•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闲聊

  

  这会儿路上还有很多人,鼠妖的脸倒是吓不到人,毕竟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不过莫焱怕引起恐慌,脱了自己的外衣罩在鼠妖头上,提着它往外走。

  白絮小跑着跟在后面,已经顾不上颈侧的疼痛,只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和莫焱搭话。

  他好像又生气了。

  跟到大路上,莫焱拦了车,白絮在车旁边站了几秒,脑子一转趁着莫焱把鼠妖塞进后座的时候,拉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把车门锁死。

  莫焱闻到了血腥味儿,皱着眉也没反对,报了地址靠着椅背就睡了。

  监管局在市中心,差不多三十分钟的车程,莫焱用衣领挡住半张脸,睡得完全不在乎身边的战利品可能随时会醒过来。

  以前封景淮睡觉总是要保持一根神经清醒,一有动静立马就醒过来。今天车在路上颠簸了好几次,莫焱都没醒。到了监管局门口,白絮犹豫半天才出声叫他。

  白絮舍不得叫醒熟睡中的莫焱,可莫焱还有公务。

  莫焱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付了车钱把依旧被蒙着头的鼠妖提下车,头也不回的进了监管局。

  他一直不理自己,白絮又心慌又难过,转头看看四周陌生的环境,想了想在花台前找了个地方蹲着,等莫焱出来。

  莫焱很快就出来了,白絮才刚刚蹲下还没五分钟,莫焱就叼着根儿烟从里面出来,瞥了一眼白絮说:“你也想进去?”

  白絮赶紧摇头。

  监管局下面就是监狱,专门关押犯了错的妖类,哪只半妖想往里凑?

  “走吧?”莫焱往他侧颈处看了一眼,白色的薄毛衣已经被血浸湿了,在黑暗中透着黑色。

  “我能和你说会儿话吗?”白絮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说:“我,觉得你很熟悉。”

  “呵。”莫焱笑了一声,把烟扔在地上踩了:“你这个套路太老了,我已经答应你带你进演艺圈,不会食言的,你为什么还要跟踪我?”

  “不是!”白絮急了,伸手拉住白絮的衣袖说:“是真的。”

  “怎么?”莫焱弯腰凑到白絮眼前:“你是想靠其方法上位?”

  “嗯?”白絮又不明白了。

  “比如潜规则?”

  潜规则?

  这个词白絮听过,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无辜的看了莫焱一会儿,一脸虚心求学的样子问:“潜规则是什么啊?”

  莫焱:“……?”这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

  不管是妖还是半妖,都比人类聪明,心眼也多。莫焱认识的半妖,最好的也只能说是正直,但是白得像是一张纸的,还真没有。

  这个小半妖身上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

  “你要和我说什么话。”莫焱把衣领又拉了起来挡着脸,抬脚往前走。

  “随便聊聊。”白絮蹦着跟上莫焱,身后的尾巴不受控制的冒出一条,在身后一甩一甩的显示着主人的高兴,就连尾巴尖上犹如雀翎一般的羽毛都竖了起来。

  “没什么好聊的。”莫焱回头盯着白絮的尾巴,还是看不出他是什么物种。

  那耳朵和尾巴,和在册的所有妖类,都不一样。

  白絮有些不好意思了,摇着屁股把尾巴收起来,对着莫焱呲了呲牙。

  莫焱转回来盯着白絮看了几秒:“你父母谁是妖?”

  “是我母亲,我父亲是人,在我八岁那年为了保护我死了。”

  白絮的眼神黯淡下来,莫焱也没继续追问人家已经过世的父亲,又问了句:“你母亲是什么妖?”

  “不知道。”白絮摇头说:“我没见过她,我其实对我的父亲,记忆也不深。”

  越说越往伤感处去了,莫焱赶紧换了个话题问:“为什么想进娱乐圈?”

  “因为有你在啊。”白絮一扫几秒前的阴霾:“我喜欢你,我要是去演戏,以后就能天天和你待在一起了。”

  莫焱又无语了,感觉答什么都不太对。不过这小妖怪可爱又有意思,倒是很有趣。

  “承蒙喜欢。”莫焱挑了挑眉笑了一下:“说出来的话就不能后悔。”

  “我肯定不后悔啊!”白絮看到莫焱的笑容,整个人轻飘飘的像是要飞起来一样。

  能再看到莫焱的笑容,这么多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回去,给你处理伤口。”莫焱在路口站住,等有车过来之后拦了辆车,报了自己家的地址。

  白絮摸了摸自己的侧颈,总算是想起自己还有伤。

  “嗯!”白絮求之不得,赶紧跟着上了车。

  莫焱就住在附近不远处的一个高档小区,跃层的设计,才建了五六年,白絮已经悄悄跟着来过几次了。

  这么光明正大的跟着进门,白絮倒还有些不好意思。

  莫焱家是纯古风的装修,一进门的鞋柜都透着古色,上面放着一盆舒张枝条的梅花。

  “不用换鞋,进来吧。”莫焱把钥匙扔在鞋柜上,径直去了电视左边的一个博古架上,找了一个黑红色的匣子拿过来。

  “坐。”莫焱指了指沙发。

  木艺的沙发让白絮想起自己以前用的一个躺椅,雕花和这个很相似。

  “我喜欢你家。”白絮摸了摸沙发上的雕花:“有股我喜欢的香气。”

  “是龙涎香。”莫焱说。

  “不对,还有其他的香味儿。”

  莫焱挑了挑眉:“你居然还懂香?”

  白絮其实不懂,只是以前封景淮喜欢,屋里总是点着香,特别是后来白絮身体不好之后,安神的香更是没断过,耳读目染多少知道了一些。

  “我不懂,只是喜欢。”

  “抬头。”莫焱托着白絮的下巴露出右边脖颈,看到了五条很深的抓痕,已经开始泛黑了。

  虽然白絮把鼠妖拍飞,可是自己也付出了代价。那鼠妖爪子上带毒,如果白絮不是半妖,这会儿怕是已经陈尸大街了。

  莫焱看着那连皮带肉被抓开的伤痕,心里又是狠狠一疼,揪着肋骨和神经,像是要窒息一样。

  这只半妖,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是怎么认识我的。”莫焱一边清理伤口一边问。

  这个问题让白絮抖了一下,扭开头半天没有回答。

  这个问题被抛出来,白絮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失忆以后的封景淮早已记不得两千年前的种种,更记不得他是如何惨死。

  那是白絮这辈子犯过最大的错,白絮并不想提及。

  这两日高兴得忘乎所以,险些就忘了此前种种。

  “以前在路上……。”白絮使劲扭着头:“见过一面。”

  “哦,是吗?”莫焱不觉下手重了一些,白絮疼得吸了口气。

  这谎话,傻子才看不出来。

  不过白絮不说,莫焱可以暂且不问,以后有的是时间。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