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章 意料之外

  莫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关心这只毫无关系的半妖,昨晚鼠妖抓出的伤上了药之后并没有大碍,自己早已经可以不管他了。

  或许是因为昨晚的那碗面和早上的虾仁粥,又或许是因为刚刚那副无助的样子,莫焱狠不下心。

  遇上了就是命,莫焱想来想去没头绪,只好认了,把自己盒饭里的鸡腿夹给白絮,低声说:“赶紧吃,吃完去看你的戏准备的怎么样了。”

  “嗯。”白絮点点头,快度扒起了自己的饭。

  就算那人真是言怜,也无所谓,自己再也不会相信她的话,不会再被她骗。顾希和言怜哪怕就是一个人,他也丝毫不能影响自己呆在阿淮身边。

  白絮想通了之后胃口大开,没多会儿就把饭扒完,还啃了属于莫焱的一只鸡腿,舔着嘴角满足的打了个嗝。

  一早上的准备,白絮不敢说自己演得尽如人意,但是要过关应该还是可以的。

  只要用心,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好,这是阿淮说的。

  莫焱给白絮的角色是宫里的乐师,在战乱中被乱箭射死,死前还抱着自己的琴不愿意松手。

  这部剧的名字叫《执念》,战火纷飞的年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这些执念或好或坏,最终造成了人物不同的结局。

  乐师的执念就是琴,战乱爆发时,同乡已经约他一起离开京都,但是他不肯,舍不得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乐师之位,最后只能抱琴终了。

  短短几个镜头,莫焱让白絮试的是乐师刚刚进宫时,意气风发却又有些拘谨的那场戏,难度不算大。

  白絮有些不好意思,总感觉对着莫焱演戏很拘束,第一遍演完莫焱摇头的时候,心里瞬间暗了下来。

  要是不过,莫焱就不要自己了。

  “我,我再来一遍。”白絮紧张的说:“这次肯定行”

  必须要演好,不然就见不到莫焱了。

  “好好演。”莫焱换了个姿势坐着,掏出手机给白絮录像。

  白絮重新整理心情,又来了一遍。

  这一遍白絮把自己能想到的表现手法都用上了,昂着头阔步往前,但是眼睛不时往四周看一眼,小心翼翼的。

  完了以后,莫焱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勉强可以,你自己再加强,找找感觉。”

  “嗯。”白絮盯着脚尖点了点头,心总算是落了。

  下午白絮也没走,依旧坐在片场外面自己研究剧本。到了天快黑收工的时候,莫焱出来看到白絮,也没叫他,和余生一起走了。

  白絮失望的趴在腿上哼哼了两声,把剧本收好,悄无声息的又跟上了莫焱。

  莫焱的黑车一路开进了城,然后去了城里夜生活最繁华的兴荣街。

  白絮下了车跟过去,看见莫焱和余生进了一家会所。

  这儿白絮并不熟,想进去又找不到方法,只好找了个地方在外面等着。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过来,白絮从树下站起来,一直盯着那个人

  进去的只有顾希一人,戴着帽子和口罩很难认出来,但是白絮还是凭借身形和气味认出了他。

  莫焱也没想到顾希会来,他坐下的时候,莫焱瞥了一眼对面的人,皱眉说:“你和他是一伙的?”

  “诶!”颜赋摊了摊手:“可不是我叫他来的。”

  “莫焱。”顾希为难的看了莫焱一眼:“是我听会所的老板说你在这儿的。”

  “我说了后天的聚会我不去。”莫焱喝了一口酒,斜靠在沙发上连看顾希一眼都懒得,浑身都透着不情愿。

  “你说的是渤海娱乐的群星会?”颜赋问。

  莫焱点了点头,颜赋想了几秒:“今年渤海邀请了不少投资商,你不是要准备拉下一部电影的投资了吗,不去是不是不太好。”

  “我不缺投资,谁爱去谁去。”莫焱依旧低着头,抠着自己右手的指甲。

  余生看气氛挺尴尬的,也劝了句:“你从来不在人前露脸,业界对你的猜测越来越多,影响很不好。你别忘了,十二月你还要参加真人秀。”

  说起这个,莫焱本来不情愿的脸色变得有些烦躁,站起来就准备走。

  “莫焱。”顾希也跟着站了起来。

  “别烦我,你们耳朵是长着招风的吗?”莫焱瞥了顾希一眼,转身往外走。

  会所很安静,顾希跟着莫焱走出包间的时候还想劝两句,最终还是闭了嘴。

  莫焱喝了酒,不能开车,所以顾希跟到停车场莫焱都没阻止。

  总要有人开车回去。

  白絮悄悄跟在后面,看顾希上了驾驶座,莫焱拉开门上了后座,整个人立马被醋糟了心。

  他们两都转世了,还是有交集,难道真的命中注定莫焱就是要和顾希在一起?

  白絮心里难过,很不想再去看他们两人在一起的画面,可最终还是拦车跟了上去。

  车没有往莫焱家开,拐出兴荣街之后就转向了兴尧路,和莫焱家方向相反。

  莫焱坐在后座看着路边的灯火,车还没开出兴荣街,就觉得眼皮有些打架。

  车里是自己熟悉的香味,前天才刚刚熏过的龙涎香,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莫焱闻出了一股甜味儿。

  眼前越来越模糊,莫焱靠着椅背,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迷糊间只感觉车里的温度徒然上升,那股甜味越来越重。

  莫焱的车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下,白絮赶紧下了车,看着顾希绕到后面打开车门扶莫焱下来,把钥匙抛给门童扶着他进了酒店。

  白絮什么都不懂,可是看着顾希含笑扶莫焱进去,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出门的时候,莫焱明明没有醉。

  白絮想起当初喝醉的封景淮被言怜带回东宫,没多久东宫就传出言怜有孕的消息。哪怕封景淮一再解释那只是言怜的手段,两人清清白白什么也未曾发生,但和封景淮的关系自那以后便开始恶化,直到不可收场。

  不行,不能让以前的事情再一次重演。

  五星级酒店不会让人随意进入,白絮站在路边干着急,跺了好几次脚总算是想起自己还有法术。

  旁边有一家超市,白絮转身跑进去,问超市借了厕所,进了厕所之后赶紧用化形术化作一只拖着红色尾羽的鸟,从气窗飞了出去。

  莫焱的味道很熟悉,白絮闻着味儿飞到了窗边停住,偏着脑袋往里看。

  顾希不在,莫焱的外套已经被脱了,脸色发红,仰躺在床上很不安的蹭着,衬衣的衣领蹭开了两个纽扣,露出锁骨和大片胸膛。

  好在窗子开着,白絮赶紧扑腾着翅膀从只开着一条缝的窗子挤了进去,落在窗边的小桌子上。

  莫焱粗重的喘息着,白絮变回人形跑过去,坐在床边摇了摇莫焱的肩:“莫焱,你怎么了?”

  回应白絮的还是喘息。

  浴室的门响了一声,白絮吓得露出两只耳朵,赶紧转过头打了个响指,门只来得及开了一条缝。

  顾希手扶门把,整个人定在了那里,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

  “莫焱。”白絮又叫了一声:“你醒醒。”

  莫焱总算是睁开了眼睛,眯着一条缝寻着声音看向了白絮,伸手过去。

  白絮被莫焱拉住了手,瞬间不会思考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被莫焱捏在手心里,浑身呼呼的冒着热气,脸腾的红了。

  莫焱没说话,拉着白絮的手一使劲儿,把人拉到了怀里。

  “莫焱,你……。”白絮以为莫焱是要像以前一样抱自己,干脆趴在他身上不动,还蹭了蹭。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白絮低声问:“我是白絮,是你的小白絮,你还记得我吗?”

  莫焱依旧不说话,搂着白絮的背换了个方向把人压在了床上,低头封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嗯!”白絮睁圆了眼睛,浑身一紧,揪着身下的床单感觉自己的皮肤像是烧了起来。

  以前阿淮也吻过自己,可是那一触即分的吻,和现在简直是天壤之别。

  吻越来越深越来越霸道,白絮犹如在天坛,片刻之后闭上了眼睛,抬手搂住莫焱。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