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十八章

  

  

  但黑暗笼罩着他,清醒过来的柏长溪茫然失措中察觉有人压着他亲他,一片温软贴上柏长溪的唇,苦涩的药汁一点点渡进柏长溪的口腔。

  淡淡的檀香在鼻尖萦绕,这是姚韶身上常有的熏香,柏长溪心一乱有些羞怒的推开压着自己的人。

  那人被柏长溪轻轻一推也没继续压着柏长溪了,房间依旧是静悄悄的,柏长溪察觉到他还在,只是静静的不说话。

  柏长溪又想陛下会不会是生气了,他眼前一片黑暗伸手去摸自己的眼睛,摸到柔软的布条,原来是被布条蒙住眼睛了,柏长溪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自己瞎了。

  于是他将蒙在眼睛上的布条扯开,似乎他的动作惊到了面前的人,那人握住柏长溪扯下布条的手,没等那人说话,柏长溪一顿面色微茫眨了眨眼:“陛下,臣怎么看不清您了……”

  他眼睛看不清东西了,眼前的景象像是笼着一层浓浓的白雾模模糊糊的,只有事物的形状和颜色依稀可辨。

  柏长溪只看见旁边的人身上穿着深红色的帝王衮服,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

  那人安静了一会儿才执起柏长溪的手,在柏长溪手心里用指腹一笔一划的写字。

  他写得很慢,怕柏长溪体会不到意思。

  柏长溪皱眉:“太医说臣是暴盲?”暴盲是柏长溪久处黑暗中后突然见光导致的一种视力急退现象。

  他又写道:“我也受了伤,但并无大恙,只是暂时不能说话。”

  他写完又去用指腹摸柏长溪手腕,那里的伤口被包裹得严严实实。

  柏长溪刚刚清醒过来身体有些不适,大抵是失血过多,见姚韶去摸自己手腕他不自在地将手缩回绣被里。

  他又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抵触陛下有些不对,于是脸微微泛红很是别扭,又将手伸出绣被,柔软如同花枝般的手搭在锦绣被褥上看起来柔若无骨。

  柏长溪的手生得好看比女子的手还招人,这手看着细长白净,皮骨精致,但只要有人摸上去才会发现原来这样好看的手,掌心里也会有薄茧。

  因为柏长溪年少就学击剑,控弦,诗书。

  将手探出绣被这样平平常常的动作,因为柏长溪有些害羞而显得安静柔顺的神情勾得旁人心生荡漾。

  那人呼吸一下子错乱,然后欺身而上有些粗暴压着柏长溪,细细舔吻柏长溪的唇。

  猝不及防被推倒的柏长溪惊慌不已差点惊叫出声,却被檀香味的吻堵上。

  被亲得喘不过气的柏长溪双手攥着那人胸前的衣襟神智都迷迷糊糊的,也不敢再推开陛下。

  却没想到姚韶行止愈发过分,亲得柏长溪软成一摊水也不肯放过,转而去剥柏长溪单薄的亵衣。

  这下可把柏长溪惹到了,柏长溪使力推开姚韶,拥紧绣被有些恼怒道:“陛下,我累了需要休息。”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柏长溪又是忐忑不安又是羞恼难堪,他总觉得陛下很不对劲,行止太过孟浪。

  直到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柏长溪的心情才平复下来,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