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赏赐】

  

  这场雨下的很大,古老的西方建筑屹立在此,黑夜里古堡灯火通明。蜡烛的火光飘忽不定,红色的玫瑰在古堡中随处可见。

  古堡的大厅里站着一个人,银白色卷发,血色的双眸衬着惨白的皮肤,身着着金边高贵的贵族宫廷服,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很显然,他便是这座诡异古堡的主人。

  “公爵,‘玫瑰’到了。”旁边一位身着黑色制服执事装的男人说道。

  加德罗听到后起初没有什么动作,随后不动声地缓缓走到华贵的座椅旁,随即坐下,一只手勾起了一旁的高脚杯,发出了沉闷的鼻音:“嗯?”眉毛不禁一皱。

  高脚杯里殷红的液体反照着烛光。

  执事单膝跪地,右手放在了左肩,眼里闪烁着痴迷的目光:“主人,‘玫瑰’到了。”听到此处的加德罗,嘴角勾了勾,又凭添了几分魅力。

  “好孩子。”加德罗似乎心情大好,难得夸讲了一句。慵懒地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整个大厅只听见稀稀落落雨滴拍打的声音。加德罗将金边镶嵌的手套随意拉扯,随后扔到了大厅上。

  远处的闪电不时透过这座古堡的玻璃光芒进入大厅,而此时加德罗惨白的皮肤和嘴角不明的微笑,衬得有些让人毛骨悚然。洁白的手套掉在红地毯上,十分的引人注目。

  坐在贵椅上的傲慢公爵指了指地上的手套,随后开口道:“好孩子,裴,这是赏赐你的。”亲切的语气,似乎在奖赏什么听话的孩子。然而那人的目光却从未停在跪在大厅中央的执事。

  听到加德罗在叫他,单膝跪地的裴眼光一亮,身体竟开始微微颤抖。

  加德罗看着高脚杯中殷红的液体,杯旁细腻的红唇,似乎使液体失去了魅人的颜色。

  “裴,别客气那是主人奖赏你的。”加德罗没有看向裴,但却像是罪恶的恶魔,引诱着人犯罪。不,他不屑于引诱,他是一个高贵而又傲慢的恶魔。

  裴听到加德罗在呼唤自己的名字,身体颤抖的幅度开始变的更大,远处看向这位黑衣执事似乎在哭泣,但只要走近就会听见那位执事发出诡异的‘咯咯’笑声。

  随着颤抖,跪在地上的裴的嘴角僵硬的扯开,夸大的上翘,使那个一丝不苟完美的执事脸显得十分狰狞。‘咯咯’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度。加德罗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眉毛微微皱起,轻声道一句:“好吵。”

  ……笑声戛然而止……

  加德罗的声音并不是很高,和裴古怪的笑声夹杂在一起,并不容易被人注意,但裴显然很在意自己主人的心情,迅速收回了诡异的笑容,颤抖地爬向了金边手套。裴的动作十分缓慢,黑色制服摩擦着红毯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似乎十分害怕惊扰到加德罗,呼吸也变得极小心。

  刚刚吵闹的诡笑又变得安静,使大厅里雨点的拍打声再次被人听见。终于裴到达手套面前,此时的他像一只贪婪的野兽,双眸透出了危险痴迷的目光。他轻轻将手套捧起,裴像是看着什么世界上最珍贵的事物,仿佛下一秒便会在这场暴风雨中消失。

  裴兴奋地用脸颊触碰那只手套,触感阵阵从皮肤传来,而只停留在单单触感的裴并不满足,鼻子开始不自觉嗅取那只的芳香。

  如果不是碍于加德罗在场,裴一定会舔吻这只手套,又一次沉浸在这只手套的美妙中。此时裴的鼻子里充满了淡微的玫瑰味。

  加德罗皱了皱眉,将手中的高脚杯放在桌子上,发出了响声。

  裴一晃神,随后收回了炽热的目光,小心地将加德罗的手套收起,随后起了身。刹那间,站在大厅中央的还是那位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的黑衣执事——裴。仿佛刚才那个诡异的人从来不是他。

  大厅里传了加德罗不明意味讽刺的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