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作呕的血液】

  

  加德罗点头回应着苏珊。

  旁边的裴并不出声,但表情似乎在忍耐什么,将手中的物品递给了苏珊。那物品正是那天差点将苏珊杀死的匕首,似乎是心理问题,明明很干净的银色匕首,为何有股那天的红色甜腥味?

  本以为看到匕首会勾起不好回忆的苏珊,内心却毫无波澜,所有人都低估她的迷恋。苏珊不动神色地接过裴递过来的匕首,并直接忽略他有些狰狞的表情。

  此时她的全身心都被一个叫加德罗的男人所迷倒。

  看着静静立在桌子上的高脚杯,苏珊笑了笑,一只手不疑有他地在她另一个纤细的手腕上割了一个长口子,因为太用力,里面粉嫩隐隐的有些向外翻,殷红的血液成股地从苏珊白皙的皮肤流下,准确的滴在了下方的高脚杯中。

  疼痛感传来,苏珊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血液的流失小脸的血色越来越少,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实打实的享受。如果可以,她想要加德罗品尝尽她的血液,让她在他迷人的身躯下失血而亡。

  “够了。”苏珊和加德罗都并不在意她血液的流失,反而是站在一旁的裴在提醒。

  裴的提醒打破了这次听觉与视觉的盛宴,而苏珊看着这将满的高脚杯露出了失望的神情。她抽回了手,只好让上前来的裴包扎伤口。

  等包扎完毕的伤口不再流血不止时,苏珊缓缓地将盛有自己血液的高脚杯递给了加德罗。

  修长的手指握住高脚杯,加德罗轻轻地将高脚杯抵在鼻边嗅了嗅,不禁皱了皱眉,却未说些什么,脸上全无刚才的喜悦。刹那间,屋子里的三个人的表情都很诡异。加德罗又将高脚杯贴近嘴边,从双唇中探出的小舌舔食了一番,又露出了笑容,但空气里那种诡异的气氛还没有消散。

  加德罗紧盯着苏珊,微笑着将高脚杯中的液体缓缓地倒在地上。

  “为什么呢,我的天使血液没有那么甘甜了?”

  “这次和上次的味道一样,真让我作呕。”

  像是呓语,加德罗失神地自言自语完全不在意屋内的另外两人。

  “真脏。”加德罗继续说道,手抚上苏珊的面颊,像是在询问“我的天使,你的味道怎么变了?”

  “主人,许是苏珊小姐刚刚病醒吧。”裴在一旁小声回复。

  “可是上一次……”加德罗并没有将裴的话完全听进去。他又想起了上一次品尝苏珊的味道也是这样——让他作呕。

  说来也奇怪刚开始遇见苏珊品尝她主动盛上来的血液使加德罗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他是可以大体的通过少女的血液判断她的年龄的玫瑰公爵。但苏珊第一次所盛的血液甘甜的像是让他深深迷进去一般,其他的他一样察觉不出。

  就这样加德罗对苏珊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

  加德罗每天的饮血量并不多早晨起床一杯,晚上睡觉时一杯,对苏珊很感兴趣的他基本上每天喝的都是苏珊已准备好的新鲜血液。当面去饮血却只有两次,一次是加德罗取血,一次是苏珊现在自己放血。

  这件事中间的猫腻其实并不难看出,但加德罗却相信苏珊只是得病了,因为这令他作呕的鲜血中还是尝出了一丝“甘露”的味道。

  此时的苏珊神情有些激动地看着加德罗随后小心回答。

  “加德罗……我也许是病了,可能是想我亲爱的哥哥了吧……”苏珊回答道,她十分害怕加德罗会发怒,因为他和她哥哥哈尔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这是你的自由,苏珊,你可以离开古堡,如果你想的话。”加德罗对苏珊的限制不是很多,他也就是随意地答应了她的请求。

  “夜深了,公爵。”裴在一旁小心提醒。

  “晚安吧,我的天使。”加德罗看着洁白的明月,笑着退出了苏珊的房间。

  随着关门声,屋中的某处,在月光的照耀下露出了美丽少女一双琥珀色偏执阴狠的双眸。

  少女是这样说的。

  “晚安,加德罗。”

  

  



凤凰家的小透明 有话要说:连更第四天 emmmmm小天使戳我_☆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