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 梧村隐事 第三章 容大连环杀人案

  寒风凌冽,万里无云,今日星光灿灿,月光如绸,洒落在这个被世人遗忘的地方,埋葬前尘往事与愁绪。

  翌日,处理完剩下的事项,贺慕白乘坐长途汽车来到烨市。这里有铭叔和他一起经营的店铺,平时全靠这个店铺打掩护,只是从此以后,这个店铺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生意要继续做,生活也要接着过。

  贺慕白从事的香烛生意,是由铭叔在两年前替他盘下的,地址在烨市一环边缘贴近二环的区域。这个方位是整个烨市一环内建设最差的地方,但是胜在人流量大,租金便宜。

  这里大多数是七层高、没有电梯的老式小区,国家补贴扶贫用的廉租房,也有人最后收购为私房。很多年前就存在了,所以中老年人偏多,是贺慕白主要的客户源。

  住在这个区域,处于这个年龄阶段的人,也许是自身文化程度受限或原生家庭的影响,多些有迷信心理。

  哪怕国家为保护环境,严禁在生活区燃烧纸钱这种祭拜方式,居委会工作人员逢年过节四处巡逻,进行违规罚款,也有不少人遮遮掩掩的购买纸钱焚烧祭奠先人。

  他的香烛店便是这个环境下诞生的产物,但贺慕白却对白事一类的禁忌一窍不通,只是铭叔嘱咐他在这里待着,他就一直乖乖经营商店,赚取生活费。

  即将春节,香烛店的生意特别好,纸元宝、纸人、纸钱、香烛一类的产品特别容易卖脱销。

  偶尔有老人去世,他还兼职起一条龙服务,联系殡仪馆和某些“大师”获得抽成,所以这两年营生,抛开吃穿用度他攒下了一笔可观的存款。

  职业犯忌讳的缘故,贺慕白没有遇见热心大爷大妈牵红线,很少有人与他攀谈,省去不少麻烦。

  他生性不爱与人交流,守着不大的店铺,过着孑然一身的生活。不知当初铭叔框他爸妈的话是真是假,命运确实使他离家越来越远。

  今天来了个奇怪的顾客,一个女生,模样大约17、8岁,穿着干净。

  黑色连衣裙打底,外面是一件红色牛角扣大衣,保暖丝袜包裹着她纤细的小腿。

  她画着精致的淡妆,却掩不住下眼睑的青黑和愁肠九回。

  这个年龄的顾客是少见的,当然他这个年龄的香烛店老板也不多见。

  女生进门看见贺慕白愣了愣,似乎有些不敢置信自己能在一家破破烂烂的香烛店看见极品大帅哥,于是她试探性的询问:“小哥哥,你家老板在吗?”

  看见这个容貌清丽的女生问出这话,贺慕白有些好笑,回答道:“我就是呀。”

  “真的?”女生微微张开樱唇,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要不我拿营业执照给你瞧瞧?”贺慕白反问。

  “好吧。”女生松了口气,认可了贺慕白的身份。

  有这么个极品大帅哥在自己面前晃,女生糟糕的心情好上了一些。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卖那种辟邪的东西?”女生环顾四周,饱含期待小心翼翼的问。

  这一出还真把贺慕白搞懵了,自打正式营业起,来这自己这不是购买香火就是办丧事的,还真没有买辟邪物件的。

  “不好意思,没有。”贺慕白诚恳致歉。

  女生瞬间失落,小脸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苦闷。

  “那有没有捉鬼的大师呢?”女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抱歉,也没有开通这个业务。”贺慕白无奈的摇摇头。

  “好的,谢谢。”女生失落的同时,还在内心谴责自己的愚蠢。

  她本着就近原则来到香火店,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随后转身准备离开,赶往最近的城隍庙。

  看着女孩孤独的背影,贺慕白闭上一只眼睛,用另一只独眼仔细观察。

  女生浑身什么都没有,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像是股阴寒的气流直通四肢百骸。

  明明用勘妄之眸看过了呀,贺慕白疑惑。

  他出生就拥有一双奇异的眼睛,是铭叔千方百计收他作为继承人的原因。

  铭叔给他的左眼命名:勘妄之眸。

  顾名思义,拥有勘破世间所有灵质的能力,简单来说他属于灵能者。

  这些都是铭叔给他灌输的,铭叔曾经用通俗易懂的话讲过。

  如果他动用勘妄之眸看见一团白色迷雾,那么请绕道走;如果看见一团黑色迷雾,可以根据颜色深浅适当管管闲事;如果是红色迷雾,那就盖上棺材盖子等死吧。

  铭叔之所以这么说是有缘故的。

  白色迷雾属于禁界一种的术法,多是行走世间的得道高人,施展于自身有意不让同道人瞧见其境界。

  所以遇上这类人群要绕道走,不能惹恼了他们给自己增添麻烦。

  黑色迷雾属于邪祟的气场,诸如山精野怪、邪灵恶鬼、僵尸诡蛊等身上都带着这道雾气。只有他这样的灵能者,或是后天修炼天眼的修行人才能看见。

  凡是被邪祟接触过的人或物,都会被动带上一丝它们身上的雾气。

  就是这丝雾气,使得它们哪怕身在在千里之外,沾染上的人都夜不能寐,厄运缠身,直至雾气自然消失。

  有时候人在炎热的夏季,突然浑身发凉,打一个哆嗦,或者莫名一段时间夜晚噩梦连连,白天萎靡不振。可能就是因为这些家伙经过,倒霉催的沾染上了黑雾。

  黑雾色泽的浓郁或寡淡,则代表它们实力的深浅。但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的,完全不需要担心,况且在这个时代,它们都是离人有多远就多远,躲都来不及。

  恶鬼怕恶人不是没有道理的,一般不是凶到成了气候的邪祟,被血气方刚的男子吼一声,一口雄浑的阳气就能让它们魂飞魄散。

  毕竟活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红雾就比前两者凶险多了。基本是存在世间上千岁月的邪物,寻常修行者几辈子都遇不见一个的邪祟霸主,神秘非凡。

  铭叔曾经跟随祖师爷碰见过一次,本是无意之举,却导致邪祟霸主的纠缠。那次战役伤亡惨重,同门师兄弟所剩无几,此后他这一脉衰败了几十年没缓过气。

  按铭叔的话来说,以贺慕白目前的修为,如果修了八辈子的晦气,今生不幸遇见这些大佬,那么就双手交叉放于胸前就地躺下。

  能死的好看一点。

  与铭叔四处历练的时候,他从未看走过眼,所以他惊奇,这个女生浑身上下明明什么都没有,干净的出奇!

  趋于对心灵感应的遵从,贺慕白叫住了即将踏出大门的女生。

  “等等。”

  女生闻言转身,神色茫然。

  贺慕白随便胡扯了个借口:“咳咳,这个世界原本没有鬼怪,大多是人心在作怪,你有这方面的烦恼,不如与我聊聊天,说不定心里能好受点。”

  也就是贺慕白仗着模样好,换个肚肥彪壮的大叔来,早就被女生赏一个白眼了。

  女生闻言欣喜道:“真的吗?”

  没找到驱邪大师,有大帅哥愿意听自己的倾诉也是好的。17、8岁的少女呀,有几个不怀春的,何况还是贺慕白这样比女生还好看的。

  “当然啦。”贺慕白故意报以一个迷人的微笑。

  他五官柔和,眼神清澈,如皓月般皎洁不掺杂质,眼尾微微上挑,有些桃花眼的味道,把“笑如朗月入怀”诠释的淋漓尽致。这样的外貌,着实难以让少女产生抗拒的心理。

  “谢谢。”少女羞赧的低下头,心神荡漾。

  “来,坐坐。”贺慕白从柜台搬出一个绿色的塑料板凳,邀请女孩入坐。

  少女坐下后率先挑起话头:“你知道去年我们烨市发生的荣大连环***吗?”

  “恩恩。”贺慕白点头。

  这么大件事,他当然知道,当时闹得沸沸扬扬,各路小道消息说的那叫一个玄乎,连他这种消息闭塞的人都听过几个不同版本。

  “她是我的室友。”少女声若蚊蝇,像是回忆起什么可怕的画面,娇小的身体止不住颤抖。

  贺慕白有些吃惊,见少女柔弱无助的样子,他起身,拿纸杯接了热水递给少女。

  安慰道:“别怕,喝点热水。”

  多喝热水这一招,贺慕白用起来非常有效,少女把纸杯握在手心里,暖暖的水隔着杯壁,带来了不少热量,她不在颤抖了,开始讲述那薄薄一纸报道背后的故事。

  荣大连环***,发生于去年10月,一举成为烨市关注焦点。

  荣大全名锦荣大学,前身是一个专科学校,几年前教资达标升为普通二本,口碑不错,是所中规中矩的大学。

  因为晋升不久,根基尚且不稳,学校不想承担太多舆论压力。所以在连环***第一次发生的时候,高层花大代价把消息压下来,间接导致凶手无所顾忌的后两起连环作案。

  第一起***的被害人是荣大就读二年纪的女生,全名何承惜。

  她成绩优异,由于各种原因落榜来到这所学校,自入学开始发愤图强,期望有机会进入她梦寐以求的学府,是学校每年三好学生榜的长住客。

  这样一个怀揣学术梦想的女生,于10月3日20点45分在宿舍发现尸首。

  当时正值国庆佳节,学生基本都回家团圆了,只有少部分人留校。何承惜家境不好,平日能省则省,自然选择在学校度过,不曾想招来杀身之祸。

  发现尸首的是女生宿舍五楼的宿管阿姨。

  那日,她常规检查留校学生情况,轮到何承惜的5022宿舍,却怎么敲门都没有回应。

  具宿管阿姨描述,当时她站在门口,闻到一股浓烈的铁锈味,当即心里一“咯噔”。学生感情受困,在学校割腕***的事件她听说过不少,但从来没有亲身遇见过。

  她慌忙的从大把钥匙串里,找到贴有“5022”字样标签的钥匙,打开门,却见到了毕生难忘的场景。

  一个看不出性别的人,浑身骨骼肌鲜血淋漓的暴露在外,她几乎虔诚跪伏在地板,埋着光秃的头颅,双手被反捆在双层床的钢制爬梯上,干涸的血迹呈黑褐色沾染遍地。

  见此幕的阿姨呼吸都要停止了,跌坐下来几乎是跪着爬出宿舍,失魂落魄不受控制的念叨着“红色,红色”。

  宿管阿姨的异常反应引来了其余留校的女学生查看。触目恸心,这些寻常家女生哪受得了,无不是尖叫后乱做一团,仅有一个较为冷静的女生,强忍恐惧,抽抽噎噎的报警。

  而后宿管阿姨因精神受到巨大的刺激,当天辞职进精神病院休养。

  警方到来,不少年轻的警官当场就吐了,带队的警长慌忙的打电话向上禀报,这么血腥的凶杀案不是他们这种民警能插手的。

  有关部门火速赶来,迅速保护现场取证。

  何承惜,女,年19岁,死于20XX年10月3日13点。

  中枢神经受损,内部脏器无损伤,致命伤为整体皮肤组织脱离,快速体液丢失,因伤势过重引发败血症。

  检验后经验丰富的女法医都有些承受不住在旁边偷偷抹眼泪。

  何承佳生前受到惨绝人寰的折磨,凶手入室后,先控制住她,用凶器破坏中枢神经,使之瘫痪。再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无法发出尖锐的声音,最后在她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活生生的剥除她的皮肤。

  凶手解剖手法娴熟,心理素质强到可怕,剥离皮肤完毕。他像艺术家对待隗宝一般,不紧不慢细致的挑除皮下组织与深筋膜还有脂肪,只留下一具完美的躯体,等待何承惜的生命流逝到尽头。

  最后他将一切痕迹和用物清理干净,带走了他的战利品。

  犯罪心理学专家推测,凶手选择割掉死者舌头,却没有破坏声带,是为了听见受害人痛苦的哀嚎,伴随对他而言天籁般的声音雕刻自己的艺术品。

  这是本案疑点之一,5022宿舍位置处于进楼右侧拐角处,离宿管办公室不远,为什么凶手杀人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听见何承惜的痛呼?

  一个从来没和谁起过争执,在同窗的印象里都是和善的少女,此时保持着惊恐扭曲的面孔,静静躺在冰冷的验尸台,述说着生前的事。

  可以想象她当时感受着自己神经末梢不断被撕裂时的绝望,论谁看见这个场景都会悲伤愤慨。

  发生这样的事,学校极力隐瞒,与死者家属私下协商赔偿,给予目击者好处封口。

  对外宣称普通仇杀案,警方已整理出头绪,凶手很快便会伏法。再买通闻风而动的记者,于谣言四起前扼杀在摇篮之中,此事就结束了。

  像这类心理素质绝佳,反侦察能力极强,手段灭绝人性的高智商罪犯,通常不会“昙花一现”就收手,他们杀人取乐,享受和警察猫捉老鼠的游戏。

  所以在只有零星线索的情况下,警方初步推定此案是同校人所为,极小可能性是校外人。

  原因很简单,没必要。

  1888年“开膛手”以残忍的手段连续杀害数名从事风尘行业的女子;1947年“黑色大丽花”横尸现场及其惨烈,与开膛手一样,由于年代久远至今未破案。

  1982“雨夜杀手”先后杀害四位独自夜归女性进行肢解;1999年“哈喽克缇藏尸案”四名罪犯将夜总会舞女折磨至死后肢解烹尸;

  2004年“掏肠恶魔”凌晨于厕所将少女小肠掏出缠绕至脖子;2009年“泳衣男孩”独居期间惨遭杀害;

  1988年“水泥***”几个未成年在夜晚试图抢劫,游荡过程中发现一个骑自行车回家的女高中生,犯下滔天罪行……

  名声赫赫的凶杀案在各个国家发生,大多数都有两个特点。

  一、作案地点隐秘或荒僻。

  二、受害者皆为弱势群体。

  而“荣大***”的作俑者反其道而行,他没有选择在深夜人迹罕至的路口伏击,也没有选择相比之下突然消失,不容易提前被发现的弱势群体。

  他处心积虑的破坏监控,于下午一点,在校内宿舍犯案,这太匪夷所思了。唯一答案就是,这个歹徒是校内人员,极大可能熟人作案。

  所以他才对受害者出行时间了如指掌,所以他才熟知地形以便及时破坏监控,所以他才能在女生宿舍门安装猫眼的情况下使受害人开门。只有这个答案才解释的通他的行为。

  可是第二个疑点出现了,何承惜出身椯州某市乡镇高中,家属及其自身都是谦虚和蔼之人,平生素未与人结怨。警方暗中调查各式各样,校内有机会作案的嫌疑人无异后,排除仇杀,案件暂时陷入僵局。

  接着另一个可能浮出水面。

  这是一起“无差别杀人”事件。

  无差别杀人,是指犯罪嫌疑人于被害人之间并无瓜葛或仇怨,完全随机性选择杀人,这类犯人多是想引起社会关注。

  于是穷途末路下,警方默认学校掩盖事实的做法,以免引起社会动荡。接着派出大量警力不动声色的潜伏进学校,时刻关注学生动向,等待凶手下次出手前抓捕归案。

  由于监控被凶手破坏没有留下任何影像,学校再蠢也有了警惕心。

  抱着将功补过的心态,学校动用大笔资金在整个校园角角落落安装摄像头,更换先进设备,聘请专人24小时守着监控室屏幕,甚至还有十多个警察陪同。

  本该是万无一失的抓捕行动,在多方组织视线交集下,第二起凶杀案毫无预兆的发生了。



九卿 有话要说:不知道能不能过审。。容大杀人案纯属虚构。那些作为案例的皆为出名的真实案件,已经把真实人名地名细节都隐藏了,不知道的,感兴趣小伙伴可以百度一下。 最后,虽然我知道我文笔很渣,写书很菜,速度还慢,但是还是想说一句。 求评论!求点赞!求收藏!和我说说话也好呀~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