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 梧村隐事 第六章  夜探地下世界(一)

  贺慕白回家整顿一番,背上作案工具,带上目前唯一的“生物法器”——诡冥蝶出发了。

  开局一人一虫,装备全靠捡,他觉得自己作为修行者的日子相比同行过得也忒艰辛了些。

  夜风哗哗,少量轿车在马路上穿驰而过,虽不似白天那般繁荣拥挤,但暮夜的烨市还是拿出了大城市该有的昌盛,长明灯起,夜市如星。

  贺慕白扫了一辆小黄车,戴上耳机,煞有其事的打开导航,输入地址。

  伴随机械女声:“导航开始”的响起,他卖力的蹬起踏板,为此时略显潦倒的境地感到有些许遗憾。

  一抹黄色靓影带着车主落魄的身影疾驰而去。

  到达城南菜市场外围,贺慕白停下小黄车,规规矩矩上锁。他现在位于白天菜农摆摊的方位,这个地方距离案发现场有不短的距离,又是菜市场出口,平日人来人往,条子蹲哪都不会蹲这来。

  由于在偏远郊区,菜市场未安装多少监控摄像设施,但贺慕白还是谨慎的动用部分灵源结出一处隐蔽自身的小型结界。

  他体内的灵源自周身流露发散开,纯澈之至,附在金界之下,形成无数蝌蚪大小不知名的文字,隐没于水润的界壁,细细看来金丝漫布,古朴大气,浩然林立。

  结界薄如蝉翼却水润光泽,透出柔弱的金光,朦朦胧胧的把贺慕白身形隐藏其中,不让人窥看。

  若是有同行在此见他施术,怕是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般妙术涉及晦涩难懂的符箓之道,此符箓之道并非是凡世间相传的黄纸符箓。而是施术者运行自身灵源撰写符咒,连接大道轨迹,携天地之气,非修为压制或先天灵物不能破。

  “万踪灭”虽只是灵符遁法中的流传最广难度中阶的一项,但贺慕白年纪轻轻便习得此术,随意施展,已经能让大部分修道人艳羡了。

  掌握此术者,在芸芸万物之间如同隐形,是贺慕白从容行走于世间的底牌之一。那些蝌蚪大小的文字,包含大道之力。

  位置、形状、连接轨道必须记得分毫不差,才能施展开来。据说灵符遁法的最高秘术,能使修行此道的生灵瞒过天道轮回,摘得长生秘果!

  贺慕白脱下背包拿出准备好的撬棍,前端卡进井盖与地面的缝隙中,手握棍身卖力一压,伴随沉闷的摩擦声,街面露出幽暗的井口。

  他端起井盖一鼓作气翻过去,于此同时,一股浓烈的生活垃圾腐烂的味道扑面而来,比十辆垃圾车驶过还销魂。

  贺慕白无法控制的别过头去干呕,只觉得眼前发黑,脑袋胀痛,胃部痉挛,雀儿八十遭不住,当即就有了逃离这是非之地的想法。

  拯救苍生、维护世界秩序的任务就交给别人了,自己只是一只弱小无助还未成年的小猫咪。

  正当他起身,准备物归原位,打哪来就回去的时候,一道劲风呼啸而来,重重的压在他身上。

  贺慕白始料未及,来不及反应是何方神圣百忙之中抽空来打他一个小透明的脸,情急之下侧身想摆脱黑影,却刚好一脚踩空,半个身子掉进井里,只有一条腿跨在井沿苦苦支撑。

  他双手下意识抱住偷袭他的东西,黑影却没有带来任何支撑力,反而顺势和他一同双双坠入井道。

  “啊!!”黑暗中一个自由落体,贺慕白结结实实的砸在泥泞的污水中,水花四溅,打湿了二者的衣物。

  被惊动的原住民们慌乱四蹿,只留下他满脸的惊骇,摔得发懵一时没想起反击。

   黑影因为下落姿势的缘故,刚好压在他身上,贺慕白自觉呼吸都要停止了,幸亏井地有厚厚的垃圾垫着,不然他当场英年早逝。

  黑影对这一变故也有些愕然,没想到会这么容易的偷袭成功,对方几乎没有反抗的被他擒住,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滋味格外不好受,力道一时没收住,还真被这个嫌疑人带了下去。

  从触摸到的衣物和体温,还有自己脸牢牢紧贴的腹肌能判定是个活人,贺慕白松了口气,是个人类就还好,情况还在可控范围以内。

  紧接着一阵撕裂样的疼痛从大腿根部传来,一下一下地挑动他的神经。贺慕白面色发青,当即冷汗就下来了,他想起在下落之前支撑在井沿的腿,掉下去的时候,似乎在空中劈了个叉?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腾起的痛觉瞬间占领高地,他气的抖抖,这起码是个一级韧带损伤,还没战斗他人就先废了一半了。

  外面的世界果真是藏龙卧虎,太危险了,贺慕白咬牙切齿,抵御住痛意,分出一丝心神勾勾灵鸢尾,管这个人什么来头,先废他一只手报仇雪恨再说!

  不等他的反击,黑影率先起身,一个擒拿术,又将他控制在身下,糊了他满脸恶臭的泥污。

  贺慕白简直要疯了,他招谁惹谁了啊!?

  他气的拳头都捏紧了,浑身灵源聚集,喷涌而出,大量光斑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将黑影与他笼罩,淡金色的光斑飘零在黑暗中,星光点点,如同金色的星空一般。

  淡金色光斑散布完成,定住不动,各自形成不同样式的神秘字符,相互勾连在一起。神秘符阵尚未完全形成,便弥漫出毁灭的气息,贺慕白的眼睛被映衬的耀耀生辉,恶狠狠的瞪着身着黑色战斗服的男人。

  下水道中生活的老鼠、昆虫感应到危险,争先恐后的爬向远方,给二人让出一大片空间,比什么杀虫剂,老鼠药都管用,符阵的威力,由此可见。

  然而贺慕白还没帅过三秒,就眼见一根银白色的管子直直地抵在他的额头上,管道周身光泽滋润,看得出平日里,主人很注意保养。金属制品的管子让他瞬间冷静下来,一切怨气都烟消云散,符阵也暂停了运作,浮在这处小天地,充当照明的小灯泡。

  “你是谁?”贺慕白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贺慕白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傻之逼,才会深更半夜的跟踪他,一路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井口,还能的避开他的灵识,看破他的灵符遁法。

  生死之战一触即发,虽然他没有把握能全身而退,但至少有八成把握能带着男子一同下地狱。

  不对是男子下地狱,他自己上天堂。

  下水道里,少年满脸泥污看不清表情,一个面容俊俏的成年男子压在他身上,一把枪柄勾勒有妖异玫瑰花的枪对准少年,二人身旁散逸着星点,气氛一时诡异极了。

  此时的成年男子动了,率先打破剑拔弩张的局面,只见他骨节分明的手甩了个漂亮的花枪,反转收回了银色玫瑰枪。

  在贺慕白诧异目光中面无表情的解释道:“抱歉,我以为你是凶手。”随后起身,伸出手意做搀扶。

  自贺慕白爆发出灵源开始他就知道凶手一定另有其人。这么纯净的灵源,不是肮脏的邪恶之辈能修练出来的,只是他见贺慕白情绪激动,搞不好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才会举枪威胁。

  等贺慕白冷静下来,当然诚恳的表达道歉。

  诚不诚恳贺慕白不知道,不过他确实是被这一套骚操作给唬住了,先不问是非劈头盖脸打一顿再用最凶狠的表情道歉???

  怎么想都是阴间人的套路,贺慕白觉得的这个男人不仅打了他一顿,还想再变本加厉侮辱他的智商。

  躲在一旁的灵鸢尾扇扇翅膀,感受到爸爸的召唤,有起飞融化坏人的意动。

  正当此时,一阵水面滑动的声音远远传来,下水道另一头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大型的东西,正在向他们爬来。

                            【未完待续】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