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卷 梧村隐事 第九章  来自富婆的委托(一)

  在医院核磁共振检查后,显示韧带仅有轻微的拉伤。贺慕白只需要支具固定,再加上服用药物就行了,并不需要住院,可以回家休养。

  做完一堆治疗后,天已经蒙蒙亮了,贺慕白带着满身臭泥,在医院买了副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出医院,逢过之处,路人退避三尺,那模样凄惨极了。

  贺慕白理亏归理亏,但还是在心中骂了那个鸟人一万遍。

  头痛、胸闷、腰酸、腿疼呜呜呜,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么窝囊的伤。

  随着人潮,出到医院门口,大量计程车,缓慢经过大门,司机们目不斜视,但是车速已经把他们内心的期待展露无遗。

  贺慕白尝试着挥挥手,果然没有任何一位司机肯为他驻足,无不是极力躲避,视而不见,车速都提高了不少,那紧张的小模样,好像后面跟着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碰了一鼻子灰的贺慕白也不再自讨没趣,选择步行回家,幸好这家医院做在烨市名气挺大,他又不是什么紧急情况,120指挥系统就把他安排进了这里。

  医院距离自己家不到一公里的距离,正常步行大概十多分钟,但以贺慕白现在的条件,还是一段艰辛的路程。

  艰难的回到家后,小鸢尾在进屋的那一瞬间从衣袋飞跃出来,轻巧地停在鞋柜上,它太讨厌狭窄逼仄的地方了,但是爸爸又不允许它在外面跟着。

  贺慕白感受到小鸢尾不满的情绪,伸出手指戳了戳蓝金色的翅膀,小鸢尾不耐烦的抖抖翅膀,再次挪窝,落到一人高的冰箱上面,面朝墙壁,无视他的各种互动,显然又闹别扭了。

  贺慕白无奈,撑着拐杖蹦蹦跳跳进厨房,拿出珍藏的特级蜂蜜,挖两勺兑50ml水精确喂养,小碗中琥珀色的琼浆泛着诱人的光泽,在空气中默默散发甜蜜。

  为了避免蜂蜜水撒掉,贺慕白放下拐杖,扶着墙壁慢慢挪到冰箱面前,将碗放到小鸢尾旁边,意作讨好。

  小鸢尾装作没看见还是一动不动,但是贺慕白知道,过一会儿它会去喝,就先处理身上的污渍去了。

  ……

  贺慕白仗着年轻身体恢复快,大半个月就能蹦能跳了,最后一次复诊,取掉石膏后,他简直感动的不能自已。

  烨市没有出现新的***,大众的记忆是很短暂的,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新荣,那段灰暗的过往,逐渐消失在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中。

  既然有专业的团队插手了,贺慕白自然是完全放下了心,吃吃喝喝玩玩,开开香烛店,兼职一条龙,日子好不快活。

  当时发生的事情,他当然闭口不提,努力忘记这段黑历史,这是他此生的污点,幸而铭叔最近没什么任务需要他,不然他真的没脸了。

  正在贺慕白百无聊赖的坐在店里刷恐怖电影的时候,一辆逼格满满的汽车出现在他的余光内,粉红色的车身放浪不羁,卓越的车型霸气非凡,梦幻一般的存在与狭窄的巷道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再土包子,也是认识几个豪车车标的,目测这车应该不下三百万。

  贺慕白在心中感叹,嗨呀,这又是那个霸道总裁的小娇妻。

  粉红汽车停在他店铺正对着的马路上,驾驶位车门打开,伸出一只略微浮肿的腿,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身着正装的中年女人。

  贺慕白大所失望,难道是富婆???

  她扭着肥硕的臀部,走到后座位置,恭恭敬敬的拉开车门,西服裙晃晃悠悠都快包不住那两团肉了,贺慕白看着都不由得担忧起裙子来。

  随后后排车内钻出来一个漂亮的成熟女人,她衣着时尚,妆容精致且大方,踩着足有十厘米跟的高跟鞋,浑身的散发着优雅的气质。

  成熟女人下车后,直直的向他的方向走来,中年女人亦步亦趋,看来是随行司机。

  贺慕白左顾右盼,确定了这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顿时有些坐立难安。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白富美看上他了吧,贺慕白浮想联翩。

  女人果然是来找他的,她进入店铺,随意的找了个板凳坐下。离得近了,贺慕白才看清她的脸,比刚刚还要夺人心魄。

  不同于现在流行的网红脸,那是一张特别惊艳的脸,一种张扬的美,一种危险的信号,一种老娘天下第一好看的气势,让一眼就能记住,在心底摩挲多年。

  贺慕白的视线控制不住的集中在女人的唇部,他有个不好的习惯,容易被漂亮的事物吸引。看见好看的东西,他会下意识忽略周围的一切,一直盯着它看。 

  她的嘴唇饱满有致,丝绒质地的正红色口红涂满唇瓣,唇线干净凌厉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女人吐气如兰轻启朱唇:“帮我办件事。”命令一般的口吻,在她口中并不让人感觉生硬,而是一种理所当然,应当为她服务。

  贺慕白强制自己视线从女人的唇瓣离开,不敢直视她,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往哪看。

  但是他的脑子还是灵活的回复道:“抱歉,我只是个香烛店小老板,帮不了你什么忙。” 

  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纵使她长的再漂亮,再美若天仙,贺慕白还是保留着应有的谨慎。

  女人一副完全意料之中的模样笑了笑道:“是铭叔让我找你的,你是铭叔的徒弟吧。”

  说完女人从随身携带的小巧皮包中拿出一封书信,黄棕色的信封,龙飞凤舞的写着贺慕白启,看封面字迹,做不得假。

  贺慕白接过信封打开,信纸内容简洁意骇,就是铭叔交代自己多年前欠了漂亮女人一个人情,如今人家有麻烦找上门来,他又因为一些杂事,无法脱身,所以叫贺慕白来帮忙还人情。

  整张信纸还盖了个大大的淡色水印,这天下也就铭叔这么无聊了。

  贺慕白折好收起信纸,换了个人似的,泰然自若的看着女人,摆出一副电影里专业人士的姿态问道:“什么事?”

  女人首先展露一个没有让人有任何不舒服的微笑,开始自我介绍:“我叫林昭。”

  贺慕白同样报以微笑回应:“我叫贺慕白。”

  林昭回归正传:“我家在道上做些小营生,对修真界有一点接触,前不久,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林昭是一个标准的白富美,看了许多古玩鉴定题材的影视剧后,喜欢上了淘古玩。在两个半月前,她在常逛一家熟人的古玩店,发现了一块小物件,觉得挺有意思百来万收了。

  这是一块通体血红的玉,来自雪域高原的一种红色的玉石,是自然形成的血玉。

  先前血玉因为殷红的外表,被传的玄之又玄,什么尸体腐血沁入玉中而成,什么塞入死人口中经过千年形成……

  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实验检测血液在地底下很快就会碳化,不会像无机物一样沁入坚硬的玉体,根本形成不了血玉,谣言不攻而破。

  当年的“血玉”多是土壤中铁元素或陪葬品中的铁质物氧化分解沁入的玉体,现代的血玉,就基本上是染色大理石了。

  古玩古玩,重点就是一个玩字,喜欢就好了,千金难买我喜欢。

  于是仔细观察确定是自然血玉,不是染色大理石后,林昭放心大胆的买下了这块雕刻成平安扣的血玉。

  带回家后,林昭把玩了几天,就放到展览柜里了,恰巧被来串门的弟弟瞧见。

  弟弟林骁见这块血玉也心生喜爱,便从姐姐哪讨要了来,从此怪事频出。

   【未完待续】




九卿 有话要说:想在校园副本前面再加一个小故事,嘿嘿。 突然想到个有趣的玩法,你们如果有什么身边,或者听说过的灵异故事,可以写在评论里,很恐怖的我可以以委托的系列编进小说里哈哈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