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末世 末世一

  “你好,我找穆擎苍。”北十二军区的军营外,一个清俊的青年长身而立,月白色的长袍,青色的腰带,手执折扇,见到守门的士兵微微拱手。
穿着一身迷彩军服的小士兵看到这么一幅好像画中的情景,呆愣愣的摸了摸脑袋。“我,我们营没有叫穆擎苍的兵啊。”
青年疑惑的皱眉。“父亲的卦象不应当出错,阿遇,可是我们走错了方向?”
“少主,不会错的。卦象直指北十二。”不等苏遇回话,苏灵抢着答到,“这位兵哥,请问这里是北十二军区吗?”
小士兵看到这么个灵动可爱的小姑娘,红了脸懵懵的点头。军营里都是大老爷们儿,忽然见着个这样的小姑娘,心都恨不得从胸膛里蹦出来了。
“兴许不是卦象错,是其他的北十二也不一定。”苏遇拉回苏灵,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别闹腾。”
苏灵喊了一声哥,摸摸脑袋缩回了后面。
青年有些犹豫。穆哥离开时说他要去从军,因此他得了卦象才会直奔军营。若是不在这里,又会是在哪儿?往常慢慢找也无妨,可现在却没那么多时间留给他们。
“多谢。”青年道过谢,转身道,“走吧。”
军营外面不好徘徊逗留,万一被误会抓起来就更耽误时间了。
“可是——”苏灵还想说什么,又被苏遇敲了一下,撅了撅嘴乖乖噤声。
“少主,不如去找楚先生打听打听?”
“不必。”青年一口否决。楚家有意与苏氏联姻,如果被楚怀知道自己的目的,不从中作梗都是好的。
修真界没落了数千年,曾经盛极一时的天衍宗如今沦落为一个不起眼的苏氏,甚至连修士都所剩无几。可再怎么没落,也绝非楚家那等家族能随意折辱的。
苏遇知道青年的性子,便不再说这些。“家主说大劫将至,我们要不要先做些准备?”
“要的。”青年点头应了,接着又犹豫了一下,“需要准备什么?”
苏遇一愣,继而无奈的笑了笑。是了,少主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扑在藏书阁研习阵法,不通俗物才是正常的。
“衣食住行,我觉得应该是衣食重要些。我们可以先收一些放着,遇到什么事也能先躲一躲……”
青年认真的听苏遇说了一路,末了,从袖袋中摸出一颗辟谷丹递给他。
苏遇:“……”行吧,只有他注重口腹之欲,少主不用吃饭。
接过丹药吞了,想了想,苏遇还是顽强道:“辟谷丹总有吃完的时候。”
青年点头。“我们三人,也只够吃五年,再加上穆哥,那就只够吃三年半了。”
“噗——”苏灵没忍住,喷笑,“哥,三年,你准备的食物都馊了!”
苏遇向来温润的笑容都被苏灵气的扭曲了几分。
青年偏头看苏灵,似乎并不明白她在笑什么。“放在我的储物戒中,不会变质。”
苏灵对自家少主也是服气的。
住的地方由苏遇安排,据说离军区也不算远,走半个小时乘上地铁,坐一个小时的地铁之后再走一个小时就能到,在城南郊区刚落成的别墅区。
那里的别墅刚建成没多久,虽然多数都卖出去了,却还没多少人入住的,安静,安全。
苏氏好东西虽然多,却不是能随意拿出来的,无奈苏遇只好装成神棍给这一片的开发商算了命,坑蒙拐骗的借来一套。
别的暂且不说,地方是真的偏僻,反正苏灵走的想打哥。


北十二军区外,穿着加绒迷彩军服的小士兵看着三人走远,愣愣的摸摸脑袋,暗自嘀咕:“好像哪里不太对?穆擎苍?谁啊?”
“小壮!傻在这里干什么呢!今天不用训练啊!”
“啊!我知道哪里不对了!”看到侧面走过来的葛大平,小士兵恍然大悟,“这种天,他们不冷吗?”
“傻小子,怎么越来越呆了!”葛大平对着赵小庄的头打了一巴掌,“小壮,碎碎念什么呢?”
“小庄,赵小庄,不叫小壮!”赵小庄反驳,打开葛大平的手,“大平哥,刚刚有三个人过来找人,我就觉着,有点奇怪。”
“找谁?哪里奇怪了?跟哥说说。”葛大平不以为意,一把揽住赵小庄的肩膀,一幅哥俩好的样子往里走。
“他们长的也太好看了。”
葛大平嗤笑:“二傻子,好看就奇怪了?”
“不是,你别笑!”赵小庄炸毛,一把拍开肩膀上的手,“领头那个小伙子,好看的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穿长袍的那种,头发束起来的,看起来特别,特别……”赵小庄挠挠头,憋了又憋,好不容易憋出个词来,“特别儒雅,让人看了想喊公子的那种。”
“哎呀不容易,小壮还知道儒雅。”葛大平笑得不行,“现在喜欢那么打扮的小年轻多了去了,那叫Cosplay。”
“不是假装的!头发是真的!”
“你又知道人家头发是真的了?”
赵小庄气的跳起来,“他们就穿一点点,这种天气,就穿一件长袍,后面那个小姑娘开口就叫人家少主,说要找个叫穆擎苍的!”
葛大平看赵小庄这么激动,刚想继续调侃他,却忽然听到了穆擎苍的名字,立刻按住了他。“等等,你说他们找谁?”
“穆擎苍,名字听着可真有气势。”
葛大平神情严肃了些,拉住还在蹦哒的赵小庄:“你再跟我说说,他们找这个人干什么?你怎么回的?”
“我就实说,我们营里没这个人啊。”赵小庄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他们没说找人干什么。怎么了?有问题?哦,对了,他们还提到了挂?象?领头的人叫旁边的人阿遇。”
“有问题,问题大了。那几个人是来找队长的。”葛大平一扭头,又嬉皮笑脸得搂住赵小庄,“走走走,去跟队长说说,他家小媳妇千里追夫来了。”
“领头那个人是个男的!旁边的小姑娘虽然长的好看,可年纪也太小了!队长才不是那样的人!”赵小庄被拽着挣不开,“而且你别胡说八道,队长明明叫穆大壮!”


“哈哈哈穆大壮,可把你能耐坏了,神他么穆大壮!哈哈哈哈。”
刚听赵小庄说完全过程的穆擎苍揉着太阳穴,听着穆潇潇充满嘲讽的笑声,太阳穴突突的跳。
“死丫头闭嘴!还有你!没听过你队长的名字不会去查查名单吗!你就说没这个人?”
“队长,就算查名单您也叫穆大壮,哈哈哈哈哈。”穆潇潇笑得停不下来,“来部队出了家,您老不就改了法号了?我想想你当时说啥来着,‘只有他才有资格叫我的名字。’现在开心吗?哥诶,中二使你单身。”
被堂妹无情嘲讽,穆擎苍气的想打人。“那你有留他的联系方式吗?”
赵小庄一脸懵逼地摇头。
“地址呢?也没留?”
赵小庄继续摇头。
穆擎苍暴躁地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你这兵怎么当的,电话都不留一个?劳资单身都赖你!”
赵小庄表示这个锅他不背。谁能知道自己的队长竟然是这样的人呢?犹豫了一下,他小幅度扯了扯葛大平的衣角。“队长,真不叫穆大壮?”
“队长,真的,不跟我一样是大字辈。”
“哦。”迷彩服小士兵一脸绝望。“报告队长!赵小庄领罚!申请跑圈!”
“跑跑跑快去跑!”穆擎苍对着他屁股踹了一脚,“穆潇潇,去调监控,看看他往哪个方向走的。”
“收到!”穆潇潇领了命令,走到门口忍不住又笑,“真是难为人家从山旮瘩里出来找你了。”
在穆擎苍暴起打人之前,穆潇潇麻利的拎起还在看热闹的葛大平,迅速消失在门口。
穆擎苍气的又在房间里绕了好几圈,还是安静不下来,扔下外套去跟赵小庄一起跑圈。
他安静不下来,那是他这么个大老粗学了大半年画画,就为了能画出一张肖像贴身藏着的人。
只敢藏着,不敢让人知道,怕他厌恶,怕自己高攀不起,梦里想一想都怕亵渎了。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