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末世 末世四

    

  穆擎苍用了小半天来消化自己重生的事,之后就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寻找苏倦。

  上辈子的这个时候,他刚接了一个任务带着手下的个人出国了,苏倦也没有来找过他。可这次不一样,苏倦找来了。

  穆擎苍没有半分犹豫,立刻联系了穆老爷子。末世的消息他没再说,毕竟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都当他脑子坏了,更别说一向不信鬼神的穆老爷子。他再多说下去,指不定要被抓进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四月八日就是末世,还剩下十天,他没那么多时间浪费了。一旦错过这一次,他可能就再也见不到苏倦了。

  在末世中要想找一个人有多难?反正自己找了八年,最终只得到了他的死讯。

  穆老爷子听自己的大孙子说要找叫苏倦的一个年轻人,眉头深深的皱起,拄着拐杖重重砸了一下地。

  “壮壮,你在军区是不是染上了什么不好的风气?”

  “不是,爷爷。”穆擎苍不好解释,只能胡乱找说辞,“那是当年救过我的仙长。我这儿现在出了些乱子,这才急着向他求助。”

  穆老爷子只信科学,一点也不迷信,对仙长什么的嗤之以鼻。“有什么乱子要去求那些神棍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想想当年那人对大孙子的救命之恩,还是气哼哼的应了,“行了行了,叫什么名字?我让人找找。”

  “苏倦,字知还,苏氏少主。”

  “多大?生日有没有?身份证上叫什么名字?”

  “25岁,不知道生日,也不知道……”

  “啪!嘟嘟嘟——”

  “也不知道有没有身份证……”穆擎苍看看被爷爷挂断的电话,讷讷的说完后半句。

  算了,爷爷说找,那肯定会尽量找的。穆擎苍蹭蹭额头,去找了赵小庄让他偷偷黑进附近的监控录像中,开始一条路一条路排查。

  苏倦不知道穆擎苍正在发了疯的找他,此刻的他正在思考怎么才能赶紧找到穆擎苍。

  他是在书上看过寻人符的,但是因为自己没有灵根,也就没有学过。

  苏倦想了想,也没想到其他办法,时间上又不允许他慢慢找,于是无情的叫来了苏遇。

  冰属性天灵根,练气期三层,画个符应该,大概,没什么问题吧?

  苏遇看着面前桌案上的毛笔墨水朱砂跟白纸符纸,有点怀疑人生。

  苏倦示意他在自己对面坐下,伸手递过去一张像鬼画符似的,看不出起笔跟收笔在哪里的临摹符咒。“你先按照这个描,描熟练了我再跟你说怎么画。”

  苏遇拿起毛笔蘸饱了墨汁,抬手犹豫了一下,移动之后又犹豫了一下,尴尬的找不到下笔的位置。

  苏倦认真地看着他的笔尖,也不催促,看到悬空的毛笔笔尖有墨汁凝聚,还特地开口提醒他。

  苏遇尴尬的想捂脸。

  就这样面面相觑了足有十分钟,苏遇也不指望少主能明白如何教别人画符了,这才硬着头皮请少主指给他看。

  “你看不懂?”苏倦语气平淡,眼神里却带着不可思议。

  于是苏遇不得不放下毛笔双手捂住了脸。这种鬼画符能看懂才奇怪吧!初学者难道不是应该从最简单的避尘符、甘露符这种东西学起吗?怎么一开始就是寻人符这种中级符咒?我一个小学生看不懂初中生的作业难道很奇怪吗?

  苏遇把一堆吐槽都咽回了肚子里,狠狠揉了把脸。“看不懂,少主可否再画一遍?”

  苏倦点了下头,拿过纸笔,一蹴而就。

  苏遇:“……”我可能是个傻子吧。

  最后苏倦不得不用手指顺着符咒的纹路划过,让苏遇顺着他手指划过的地方描了一遍。

  寻人符画的磕磕绊绊,苏灵的训练倒是很顺利。

  这栋别墅占地面积不小,还有一个院子,一大块草坪。苏倦用几块小玉佩在院子里布了个阵法,在里面放了个小瀑布。苏灵就在那个瀑布下面,沿着垂直光滑的崖壁,逆着水流冲击从下往上爬。

  苏灵:我掉下去十三次了,我不觉得顺利,我很委屈,但是我不敢说。QAQ

  安排好了苏灵跟苏遇的事情,苏倦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父亲口中的大劫将至,开始为即将要发生的劫难做一些准备。

  沈溪安排了一个司机,还借给他们一辆车。

  于是苏倦捧着一把金瓜子,让司机带着他跑遍了周围的所有玉器店,以及殡葬店。

  玉佩玉镯这类的东西,苏倦一眼就能看出真假来,他挑着含灵气多的买了个遍。符纸在山下几乎没有卖,他就买了很多黄纸,还有毛笔朱砂。

  这样跑了三天,那司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出门不带包,袖子里一掏一把金瓜子,买了东西也直接往袖子里一塞,偏偏袖子是轻飘飘的几乎没什么分量的。更何况那个玉白菜,也不像是袖子里能塞下的东西啊!

  苏倦这种不分场合就往袖子里塞东西的行为很快就上了当地新闻。

  苏灵在家里煅体,苏遇在卯着劲儿画符,两人竟然都没太注意苏倦的去向。

  哪怕是带着苏倦到处跑的司机,一开始看到苏倦把一叠黄纸塞进袖子里也没反应过来有什么,只当他爱好奇特。直到他又从袖子里抓出一大把金瓜子放到人家柜台上,要跟人家换玉佩,他这才算是认识到,眼前的人真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少爷,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直接去店里用金瓜子跟人换玉佩,看到人家不同意以为是金瓜子不够,甚至掏出了金条。这样的大少爷,脑门上写满了人傻钱多速来,可不得上新闻了呗。

  军营里没什么娱乐活动,穆潇潇他们的日常就是跑圈对练,那些娱乐大众的新闻几乎不看。

  幸好最近穆擎苍卯着劲儿要找人,除了赵小庄见过真人外,他还给穆潇潇张旭几人看了苏倦的照片。他们几个忙着收集物资,也不窝在军营了,成天在外头跑。

  张旭事在面馆里吃饭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那条新闻的。

  新闻里严肃的指责现在的年轻人肆意挥霍哗众取宠,背景是苏倦带着些茫然的表情,葱白修长的手指合拢,指缝里露出一点点金黄的色泽。

  张旭看了看新闻标题,被一口面呛住。

  无知青年当街抛洒金瓜子所为哪般?

  这是多少年前惯用的智障标题党了?

  张旭几口吞完面条,也不管物资了,记下了新闻频道急匆匆赶回军营去。

  他敢肯定,在队长眼里物资绝对没有救命恩人重要,为了能以身相许,他连火都能喷出来。

  事实证明张旭的想法是对的,穆擎苍为了嘉奖他,差点没把自己的堂妹塞进他房间里去,吓得张旭一个劲儿保证自己对穆潇潇没有半点想法,只把她当兄弟。

  穆潇潇没在,并不知道自己的堂哥做出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赵小庄把新闻视频找出来,认真的看了两遍,把视频背景中的店铺一个个圈出来,总算是捋出了头绪。

  “队长,恩人好像是在买玉?”

  “乱叫什么恩人!我恩人跟你有什么关系!”穆擎苍呼噜了赵小庄的脑袋一把,“还有哪几个店他没去过的?我去蹲着。”

  赵小庄苦着脸圈了七八个圈。“我也不知道他去过哪儿啊,我先黑进这几家的监控看看。”

  “快黑快黑!”穆擎苍一门心思的盯着监控,连吃饭都是盯着电脑屏幕吃的,就怕错过了。

  但凡是有一丁点可能他都得抓住了,哪怕没有可能,他制造可能用尽各种手段也要把人找到了。

  “我这样子到处黑人家网,万一被抓了你记得帮我照顾好我家里那个上学的妹子……”

  赵小庄还在碎碎念,穆擎苍敷衍的嗯了两句,忽然想起什么暂停了画面。

  “小庄,你问问大平还有张旭,家里有没有特别重要的亲人,接过来住几天。”

  “不了吧,我妹子上学呢。”

  “请一周假,接过来。”穆擎苍认真地看着赵小庄,呼噜了一把他头上的杂毛,“都是兄弟,我是真怕出事。就请一周假,一周后要是没事,大家该回哪儿回哪儿,就当过来玩了一趟,行不?来回的费用都从我这儿出。”

  “队长,你别这样说啊,那我叫我妹子过来就是了,我也就这个妹子了。”赵小庄挠挠头,“那个,你真没烧坏吧?”

  穆擎苍气的按住赵小庄的鸡窝头,把他按在桌上。“没烧坏!快去!还有葛大平张旭!让他们也把家人接来!”

  “那家属出入证?”

  “我开我开我开!快去!”

  鸡窝头赵小庄的屁股再次被队长赏了一脚。

  赵小庄拍拍屁股,想到自己已经快有两年没见到妹子了,又高兴起来。

  妹妹比他小了六岁,才十四,今年就要中考了。五年前兄妹俩的父母出了车祸,医院都没能送到就没了,虽然拿到一笔赔偿金,可父母丧事要办,亲戚虎视眈眈,兄妹俩一度被逼入绝境。

  好在那时候碰到队长,给妹妹找了个好学校,又把他拎进了军营里。不然就他们两个小不点,还不得给那些豺狼亲戚吃的干干净净。

  赵小庄蹦了蹦,高兴的跑去给葛大平打电话。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