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末世 末世五

  

  穆擎苍盯着赵小庄黑过来的几个玉器店的监控,看的几乎要变成斗鸡眼。只是每当监控里出现苏倦的时候,他还是会眼睛发亮脸颊发烫,一瞬不瞬的盯着苏倦看,活脱脱像个变态。

  苏倦不谙世事,从袖子里拿金瓜子时丝毫不懂得掩饰,却被新闻强安了个哗众取宠的名头,解释说是他事先把东西藏在了衣袖里。直到那个玉白菜也被塞进衣袖,新闻又改口说他那是魔术。

  苏遇画毁了第一百三十张符,吐出一口浊气,这才发现已经许久没看到自家少主了,正打算出门找人,手机弹出一条推送消息,于是他也幸运地看到了那条新闻。

  苏灵爬完瀑布,正在客厅开开心心看动画片,忽然看到推送的新闻,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正要出门的苏遇回头看着苏灵,坐在沙发上的苏灵抬头看向苏遇,兄妹俩对视良久,终于一个忍笑扶额,一个锤着沙发狂笑。

  一个没看好就能闹出那么大动静来,不愧是他们的少主。

  苏灵一边笑一边跳起来飞扑倒苏遇背上。“哈哈哈哥我跟你一起去找少主哈哈哈哈……”

  苏遇被扑的一个趔趄,好不容易才稳住,皱眉敲了一下苏灵的头。“你在家呆着,我去找少主回来。”

  苏灵向来不听哥哥的话,穿好鞋风风火火的往外跑。

  苏遇摇头,想了想还是给沈溪打了个电话询问。

  沈溪知道了这件事,也哭笑不得。好在那个司机是他雇佣的,联系方式都能找到,很快就确定了苏倦的具体位置。

  司机想到这两天的事不禁头疼。不止头疼,还有价值观被打破的茫然。接了雇主的电话之后,他本想劝苏倦先回去,哪曾想一回头他又进了一家丧葬用品店。

  司机认命,只好跟过去。

  苏倦这回进店却不是想买黄纸。他在门口看到了店里有个中间镂空的小圆盘,玉制的,手掌大小。他自幼喜欢这些东西,再加上这个小圆盘灵力浓郁,于是不由自主的就走过去了。

  “掌柜的,这个怎么卖?”

  “不卖!”

  苏倦疑惑的看着柜台后面抽旱烟的老者,歪了歪头,故技重施,抓出一把金瓜子放在他面前。

  老者不为所动。

  于是苏倦又从袖子里抓了一下,只抓出来两颗,没有金瓜子了。

  跟着的司机觉得自己脑袋要炸了,这祖宗终于把金瓜子造完了。

  苏倦掏了掏袖子,抓出两张符来。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把符塞了回去。自己没有灵根,画不了符,这些符用一张少一张,还是不要拿来换东西了。

  老者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苏倦袖子里的符,烟杆啪的一声磕在柜台上,都让人害怕他把玻璃磕碎。“你手里那个,五张,换给你。”

  苏遇赶到时正逢老者狮子大开口,当即挡在了苏倦面前。“不换。”

  “你知道那些符什么价吗?开口就五张?”苏灵跟上,翻了个白眼,“给你五张桃花符你要不要?”

  “小丫头,猖狂。”老者用烟杆点点苏灵,“老头子这玉可是块灵玉。”

  “现在哪还有灵玉?你骗人也不看看人。”

  眼见着苏灵就要跟人吵起来,苏倦抿了抿嘴,叫住了她。“灵儿,是我想买的,没人骗我。”

  苏灵哽住。这样她还怎么跟人吵架?

  苏倦看苏灵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想了想,再次把那个很大的玉白菜从袖子里掏了出来,“灵儿,送给你。”

  苏灵:“……”不,我并不想要一颗玉白菜。

  可是苏灵只能乖乖闭嘴,并且接过玉白菜抱在怀里。好吧,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少主送她的。

  最后,在苏遇的讨价还价之下,苏倦顺利用三张平安符换下了那块玉。

  嗯,因为他手里的平安符最多。

  沈溪本来就忙得很,见识过苏灵的能力之后,就默默掐灭了自己对苏遇的那些想法,因此也不再献殷勤了。

  然而他并不会想到,他现在忙到飞起赚来的那些钱,再过一周就只能当废纸拿来烧火了。

  苏倦买够了各种玉,最主要的是他的金瓜子金条都用完了,终于消停下来,安安稳稳的回到别墅呆着了。

  除了每天逼迫苏遇画寻人符,他还很认真的做出了巧克力味的辟谷丹。

  穆哥如果不喜欢吃辟谷丹,那可以给他吃巧克力味的。

  穆擎苍那边,因为苏倦出现在了新闻上,倒方便了他找人。看过监控,找到了他坐的那辆车的车牌,顺着车牌找出行车路线,虽然繁琐,可总比全无头绪要好得多。

  只花了一天时间,赵小庄的妹妹,葛大平的父母,张旭的侄子就都被接到了军营里,穆擎苍也找到了苏倦所在的别墅,一个人开着车愣头青似的冲了过去。

  穆擎苍冲到别墅的时候,苏灵仍然在爬瀑布,苏遇画符依旧失败,苏倦认认真真的在给辟谷丹裹巧克力外壳,听到有人敲门,还把裹好了巧克力的辟谷丹一颗一颗放进单独的玉瓶里才去开门。

  门外的穆擎苍眼睛通红,胡子拉碴的,苏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抱住了。

  苏倦愣了愣,无措地站着,双臂被穆擎苍环住动弹不得,只得抓住自己的衣摆。

  “知还。”穆擎苍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狠地抱住眼前的人。

  对苏倦而言,他们之前的分离不过数载,可对他而言,却已经隔了个来生。

  苏倦不明所以,可见到穆擎苍,他是高兴的。等穆擎苍放开他,他眉眼微弯,露出一个懵懂的笑来。

  穆擎苍闭了闭眼,使劲儿憋回自己汹涌的情绪。

  他反复告诫自己,不能吓着知还。

  苏倦并不在意穆擎苍这副邋遢的模样,拉着他进了门,努力思考了一下待客之道,请他坐在沙发上,然后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蛋糕递给他,而后又去浴室拿了块湿毛巾。

  穆擎苍左手拿着小蛋糕,右手拿着湿毛巾,并没能理解苏倦的意思。

  苏倦指指毛巾,道:“你要不要擦个脸?”

  “……”好吧,是自己丑到救命恩人了。穆擎苍认命的用毛巾狠狠搓了搓自己的厚脸皮,直把脸皮搓红了才停下。

  苏倦指指小蛋糕,道:“你要不要吃?草莓味的。”

  穆擎苍毫不犹豫地把整块蛋糕一口塞进了嘴里,噎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嗤,蠢死了。”苏遇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双手环胸,站在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穆擎苍,“现在才找来,少主都打算放弃你了。”

  穆擎苍噎得慌,没空还嘴。

  苏倦见状凑上前拍了拍他的后背,又拿出一个玻璃瓶,瓶子里装满了浅蓝色的液体。“你要不要喝一口?”

  穆擎苍瞬间忘了苏遇,也忘了自己刚刚的窘态,拿过玻璃瓶就想灌。

  “就喝一口!”好在苏倦及时抢过瓶子,才避免了穆擎苍惨死的厄运。

  “出息点成吗?怎么比以前更蠢了。”苏遇一边嘲讽他一边走过去,看着他的模样皱了皱眉,“就你这蠢样怎么跟着少主?”

  穆擎苍吸了口气,想到上辈子那个被做成尸傀,不会哭不会笑,只是一个杀人工具的苏遇,忍不住对他笑了笑。

  苏遇被他的笑丑到了,辣眼睛的撇开头。

  这样精神好像有点不太正常的穆擎苍,真的能是少主的一线生机?他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苏倦并没有想到这些,只拿出了刚刚装好的一瓶巧克力辟谷丹,含笑递给穆擎苍。“穆哥,这个你收好。”

  穆擎苍接过玉瓶,在身上摸索了一下,把瓶子放在了胸口的口袋里,胸口鼓起一个包的样子看着特别奇怪。

  苏遇嫌弃的丢了个背包给他。“这东西能救命,收好了。”

  “不用你说。”坐了那么一会儿,穆擎苍总算从之前的情绪中缓了过来。“你们来找我是出了什么事吗?”

  说到正事,苏倦也收敛了笑意。“父亲卜了一卦,说大劫将至,便让我下山来找你了。”

  “不止如此。”苏遇补充道,“宗主算到了少主的死劫,此次是为了寻找一线生机。”

  “死劫?”穆擎苍握紧了拳,手有些抖,“生机在哪里?我拼死都要替你夺来。”

  苏倦摇了摇头,神情困惑。“父亲说,你是我的一线生机,他让我与你成亲。”

  穆擎苍呼吸一滞,猛地抬头看向苏倦。“宗主,宗主让你,跟谁成亲?”

  “与你成亲。”苏倦重复了一遍,又道,“你如果不同意的话——”

  “我同意!”穆擎苍此刻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听不到其他的话了,“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原来是要以身相许的吗?”苏倦恍然大悟,转向苏遇,“你看,我们不必去找楚怀。”

  “……少主说的是。”看来少主还介意之前楚家提出联姻的事,尤其是宗主拒绝后楚家的所作所为。

  苏倦垂下眼睑,瞧了瞧茶几上的花,想到楚怀给他下药失败的事,不再开口说话。

  苏遇知道少主讨厌楚怀,连带着也讨厌整个楚家,不再多说什么。楚家虽然有一点本事,但却没资格勉强苏氏,苏氏的少主即使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也受不得一点委屈。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