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末世 末世六

  

  苏倦口中所说的成亲,与穆擎苍所以为的成亲并不是一回事。

  在修真者眼中,不管是之前的凤冠霞帔夫妻拜堂,还是后来的结婚证书结婚典礼,都是不作数的,俗世的规矩约束不了他们。修真者所认可的成亲,是结契。彼此交换本命精血,系上红绳,焚烧结契书,邀天地为证,此后休戚相关,生死与共。

  多数修真者并不会结契,尤其是跟一个修为低于自己,更甚至没有修为的人结契。因为那等同于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中。

  苏倦知道穆擎苍不知道这些,认真对他解释了好久。“那不是誓词,你若是跟我结契,我死了,你也活不成的。”

  穆擎苍低着头半天没吱声儿,等苏倦好不容易科普完了,偷偷抬头瞧他,大着胆子抓住了他的手。“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苏遇翻了个白眼,转头便走。“寻人符我便不画了,反正人也已经找到这儿了。我去找沈溪购买一些物资,衣食总是要备一些的。”

  宗主说这回是几乎灭世的浩劫,谁都没把握能够活下来。而整个苏氏,最有价值的并不是修真者,而是苏倦。其他任何一个修真者所熟知的都只有自己的功法,唯有苏倦,是整个宗门的传承。他的须弥戒里放着整个藏书阁,而须弥戒只认苏氏血脉,如今除了苏倦没人再能打开。

  唔,其实少主塞进衣袖里的东西,都是丢进了须弥戒中,拿东西也是从须弥戒里拿的。

  苏遇想起少主往衣袖里塞东西的行为,忍不住想笑。就不能背个背包做掩饰?往袖子里塞,亏他想的出来。

  没人理会的苏灵爬了会儿瀑布,实在无聊偷溜出来,就看到少主跟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面对面坐着,对面那个男人傻不愣登的,整个人又蠢又丑。

  该说不愧是亲兄妹吗?苏灵跟苏遇一样被丑到了,转过头嫌弃的说了一句辣眼睛。

  其实穆擎苍长得并不辣眼睛,明晃晃就是属于硬汉的那种帅气。可那兄妹俩看惯了苏倦精致的模样,对于任何不修边幅的人都充满了嫌弃。

  苏灵的声音很小,但是面对面坐着的两人都一言不发,整个客厅落针可闻。在这种情况下,穆擎苍很尴尬的听清楚了。

  我哪里辣眼睛了?我已经是整个穆家最帅的了!穆擎苍在心里呐喊,可又不想破坏自己在苏倦心中的形象,并不能呛回去,只要无措的扯了扯头发。

  苏倦显然也听到了。他认真看了看穆擎苍,拉住他的手站起身。“去睡觉吧。”

  穆擎苍:“……”

  穆擎苍瞬间想歪,尴尬的夹紧了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掩饰。虽然他之前,拿着苏倦的小像,偷偷地做过些什么。但是!怎么可以当着苏倦的面敬礼!

  还能不能争气一点了!穆擎苍有些绝望地背对着苏灵,走起路来双腿僵硬得像是拖着两根木头桩子,上楼的时候甚至一脚踢在了台阶上,把台阶给踢出一个小坑来。

  更尴尬了,甚至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苏倦倒并不在意,直接把穆擎苍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后一脸疑惑地看向他的下腹。

  穆擎苍:别看了,刚憋回去,再看又要起立了。

  好在只是一眼扫过,穆擎苍松了口气,主动申请先去洗个澡。

  苏倦点头,指了指浴室的位置,张口刚想说什么,就看到某个人影飞速窜了进去。“穆哥,你没有换洗的衣服。”

  眼见穆擎苍并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苏倦拿出了一件白色袍子放在床边。

  反正要成亲了,穆哥应该不会嫌弃自己的衣服吧?

  此刻的穆擎苍觉得,自己可能要活不下去了。末世还没来他就要被生生憋死了。干什么不好偏要洗澡?浴室里全都是苏倦用过的东西,看到牙刷就能想到他浅色的唇,看到沐浴露就能想到——不能想了!

  穆擎苍捏住鼻子,什么都不敢碰,急匆匆的用冷水冲了一把,伸手扯过浴巾刚擦了一下,猛地顿住。

  这是苏倦用过的浴巾。

  穆·变态·擎苍的鼻血彻底控制不住了。

  苏倦本来安静的坐在书桌旁,一边看书一边等穆擎苍出来。直到水声停了,过了二十多分钟都没有任何动静。他犹豫了一下,拿起袍子敲了敲门。

  “穆哥,衣服给你。”

  穆擎苍看看浴巾上的鼻血,内心充满绝望。

  最终还是穆擎苍自己把自己折腾到心力交瘁,完全没力气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一脑门栽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自从重生醒来到现在他都没合过眼,肉体凡胎的,身体当然受不住。好在及时找到了苏倦,否则他那几个队友都担心他猝死。

  找来别墅的穆潇潇跟张旭见状没有打扰睡死过去的队长,苏灵看着完全一副御姐范儿的穆潇潇,笑嘻嘻的凑到她旁边,十分自来熟的抱住她的胳膊。

  “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穆潇潇捏她脸:“那是。你也很可爱啊。”

  张旭:“……??”你们仙山上下来的小姑娘怎么是这个画风的?我独自坐在这里发霉不尴尬吗?能不能给我倒杯水?

  可怜的张旭直到穆潇潇跟苏灵两个妹子说到口渴了才喝上一杯水,还是苏灵给“潇潇姐姐”倒水的时候顺便给他倒的。

  毫无存在感的张旭在一边当壁画。

  当夜,外面下起了冰雹。

  四月初的天气,就算冷空气回流也不至于冷到下冰雹。气温瞬间降到零度以下,鸡蛋大小的冰雹砸的建筑物损毁严重。

  当晚穆潇潇跟张旭并没有回军营,住在了这边。

  半夜接到葛大平电话的张旭有些难以置信,他睡着根本一点声音都没听到。但是听到电话里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对比自己这边的安静,他还是走了出去。

  “别出去。”张旭拿着电话走到门口,正打算开门,一道声音温和的从楼上传来,“那些东西不干净,不要碰。”

  电话另一头的葛大平也听到了。犹豫了一下,他拉住了想出去看个究竟的父母,转而通知了整个军营。

  张旭挂掉电话点头应了,仍然忍不住走到窗口朝外看了看。

  这栋别墅仿佛被无形的屏障保护起来,外面的冰雹砸到某个地方,又接二连三的被弹开,落在地上。

  因为天黑,张旭只能隐约看到一点反光,房子里却一点被砸到的声音都没有。

  “不用担心。”苏倦安慰了一句,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转头就回了房间。反正,不会吵到穆哥睡觉就好了。

  张旭并不知道苏倦担心的只是吵闹,他看着外面的冰雹,彻底睡不着了。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队长之前说的也许是真的,灾难即将到来。

  与此同时,更多的人只是在咒骂这恐怖的天气。

  穆擎苍一觉睡到中午,整个人都神清气爽,想起之前发生的事都想给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做梦。起床的时候一脸傻笑,刷牙的时候还在笑,走出房门的时候笑得脸都快僵硬了。

  苏遇碰巧看到他那傻笑的样子,实在是觉得他配不上少主。

  这会儿的苏倦正在厨房认真的煮着一锅药。

  明明是一锅黑乎乎的药,可在客厅里坐着的几人闻着味道只觉得精神了不少。

  “知还。”穆擎苍就像一条大狼狗一下楼就直奔厨房,根本没看到自己的堂妹跟队友。

  穆潇潇瞪眼。“那是我哥?他是不是瞎了所以看不到我了?”

  “噗——”苏灵笑喷,看看这熟悉的画风。

  穆擎苍当初被少主捡上山之后,都是苏遇给他治的伤。可他还没等伤好,就天天跑到藏书阁外面蹲着要报恩,完全不搭理苏遇。

  苏氏跟苏倦同龄的弟子本就不多,再加上他们都有灵根,自然都忙着修炼,只有苏倦每天呆在藏书阁,也没个玩伴。就那会儿,穆擎苍跟一条尾巴似的,天天就跟着苏倦。

  那时宗主也动过心思,想着要不要给穆擎苍测一测灵根,有修炼天赋的话就招进苏氏做个弟子。只是后来卜了一卦,这事便没有再提,更是等他伤好之后就让人送他下了山。

  修真者虽然是与天争命,但凡事也不能逆着天道乱来,不然自己能有几条命去跟天道硬拼呢?

  苏灵想起以前那个小狼狗一样的穆擎苍,又看看眼前这个大狼狗,无语的同时又觉得好笑。

  几人搞不清苏倦煮的是什么药,可苏灵苏遇以及穆擎苍都无比肯定那是好东西。剩下的只有穆潇潇跟张旭,他们闻着味道虽然又苦又呛,但那种让人神清目明的感觉也十分明显,心里也隐隐有些期待。

  当兵的,什么难吃的东西没吃过?干咽那种没味道噎死人的饼干,脸色都不带变一下的。

  苏倦看看穆擎苍,又看看即将煮好的药,有一点点纠结。这些味道奇特的药自己是喝惯了的,可穆擎苍不知道能不能喝的下去?

  想了想,苏倦把选择权交给了穆擎苍。“穆哥,你要不要在里面加点巧克力?可能会好喝一点。”

  门外听着的苏遇:“……”

  中药加巧克力,怕是要中毒吧?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