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末世 末世七

  穆擎苍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抓住了苏倦拿着巧克力的手。“没关系,不要浪费巧克力。”

  苏倦点头,把巧克力收起来,认真的把锅子里的药渣捞出来,留下一锅黑乎乎的药汤。

  即使知道这是好东西,穆擎苍也有点下不了口。味道又苦又呛,颜色又黑又黄,药渣还没捞干净。

  苏倦看他犹豫,温和的解释,“里面剩下的东西是要一起喝掉的。有一点酸,也不是太难喝的。这个可以滋养灵根的。”

  有一些人,天赋再好,灵根再优秀,激发不了也一点办法都没有,这跟悟性有些关系。反观苏倦,虽然没有灵根,但他能凭着自己的悟性,把只看过一眼的符咒完整刻画下来,甚至在只看书没人教导的情形下,自己摆出一个个阵法。这是苏遇这种天灵根弟子都完全办不到的。

  “其实现在的许多凡人不是没有灵根,而是激发不了。这个药就会比较温和的把灵根激发出来。唔,如果有好一点的灵药的话,也可以用灵药的药性把相对应的灵根引出来,只是现在找不到灵药。”

  苏倦努力解释了一下,虽然自己喝了很久也没能激发灵根。

  不错,他不是没有灵根,可是激发不了。这倒不是因为悟性差,而是因为血脉里有一道封印。父亲说苏家世世代代都是如此,灵根越好,就越难以激发。

  穆擎苍愣了愣,想到苏遇丢出来的冰锥子,抬起手,手心里簇的出现一个小火苗。

  “是不是这个?”

  “诶?火?”苏倦惊喜,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小火苗。

  穆擎苍控制着小火苗,也不阻止苏倦的动作。

  不烫手,小火苗轻轻的蹭了一下他的指腹,温温热热的。“那你不用喝了,给他们吧。”

  客厅里的穆潇潇坐立难安,忍不住苍蝇搓手。她是看过堂哥丢火球的,她也有一丢丢向往,毕竟她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个女超人。

  最终那一锅奇奇怪怪的药汤就进了穆潇潇跟张旭的肚子里。

  难喝是真难喝,穆潇潇忍了好久才忍住没吐出来。

  作用也是有的,他们两人喝完就睡过去了。

  穆擎苍计算着时间,跟葛大平联系了确认昨天晚上下冰雹造成的损失。

  因为苏倦的提醒,穆擎苍手底下三个小队的人并没有出去,今天也大多安然无恙。但是其他队的人有很多并不把葛大平的通知当回事,看着那么大的冰雹觉得稀奇,还有人好奇的捡了几块回去。

  那冰雹看着很漂亮,外面透亮,中间又像是包裹着一丝丝的雾气,并且放了很久都不见有融化的迹象。

  紧接着队里的人就开始接二连三的发烧,但凡是碰过冰雹的无一例外都高烧不退。

  穆擎苍知道高烧之后的结果,要么成为异能者醒来,要么直接死了。其中死法也有好几种,有的直接脑死亡,也有的会莫名其妙炸开来,还有的会自己烧成黑乎乎的焦炭。

  想到苏倦的提醒,穆擎苍问了他不让碰冰雹的原因。

  苏倦皱了皱眉,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但是那些东西给我的感觉很不好,里面的灵气非常狂乱,就像是被污染过一样。但毕竟是灵气,应该是可以激发灵根的,不过如果身体承受不住,就会被自己的灵根毁掉。就像把自己烧死的,应该会拥有火灵根。”

  灵根这种东西并不是一开始越强就越好,激发的过了头,损伤了灵根,后期就再难有所提升了。更甚至灵根会直接损毁。

  穆擎苍听了苏倦的解释,想起来前世很多人升级失败都是爆体而亡,大概明白了原因。

  前世的异能者都是用这些冰雹升级的,后来因为它几乎不会融化,又把它称为冰晶,成了日常用来交易的物品。如果这东西从一开始就存在问题,那后面异能者的灭亡就是注定的了。

  苏倦看了那些冰雹,指了指中间飘散的雾气。“问题应该在那些雾气里面。”想了想,他又抓住了穆擎苍的手:“你不准用那些东西修炼。”

  “好,都听少主的。”穆擎苍本来就狗腿,何况苏倦是为了他好,他自然满口答应,甚至还在心里暗暗琢磨着成亲的事。就算别的不行,在末世到来之前先去领个证吧?

  苏倦不知道穆擎苍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拉着他回了房间,然后从须弥戒中翻找出许多火系功法,又找出试灵石递给他,让他先测一下灵根资质。

  跟一般人所以为的不同,决定灵根好坏的并非种类多少,而是品阶。灵根分天地凡三阶,每一阶又分有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等级。就像苏遇的单属性冰灵根,就是极品天灵根,苏灵相对差一点点,是单属性金灵根,中品天灵根。之所以许多修者认为多属性灵根比不上单属性灵根,并不是因为品阶高低,而是因为多属性灵根的修者每到进阶时都会被自己比较差的那个灵根拖累罢了。

  如果多属性灵根的每一种都是极品天灵根——这样的人大概还没出生吧。

  试灵石有拳头大小,整个石头呈乳白色,在输入灵力之后会一点点变得透明,灵根的品级就是按它的透明程度来分。此外石头会根据灵根的不同,表现出不同的颜色。

  苏倦跟穆擎苍解释了试灵石的用法,把试灵石塞进了他手里。“把灵力输进去就行了。”

  穆擎苍把苏倦所说的灵力跟异能划上等号,认真输入异能。

  就按他前世的异能等级来看,天赋应该不会太差吧。

  穆擎苍信心满满的看着那块石头,然而——那块石头几乎没有变化。

  穆擎苍:“???”我难道不是天之骄子吗?重生了就变成了菜鸡?

  穆擎苍又努力了一下,石头微微透出一点点红光,仍旧是乳白色几乎完全不透光。

  穆擎苍咬牙,紧紧捏住那块石头,正打算再做点什么,手腕却被苏倦温柔的握住了。

  “好了,你再捏也没用的。”苏倦无情的下了结论,“火灵根,凡,下品。”

  凡,还是下品。想到苏倦之前说的话,穆擎苍内心凄凉。他这种灵根应该就是最差的那种,没有之一。

  苏倦看他整个人都有点蔫哒哒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于是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揽住他的肩拍了拍。

  穆擎苍:并没有被安慰到。

  可是他仍然无耻的赖在了苏倦怀里。

  苏倦一手揽着他,一手把之前翻出来的功法全都塞了回去。那些功法最差也是地极的,这么差的灵根,还是不要勉强穆哥学了。

  穆擎苍更丧了。以后他难道还要靠夫人来保护吗?

  这种沮丧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下午,穆潇潇跟张旭醒来。

  穆潇潇,雷,地,极品,火,地,上品。

  张旭,水,地,下品,木,天,下品。

  穆擎苍生无可恋,一个人默默的回到苏倦的房里锁上了门。

  穆潇潇:“堂哥怎么这么丧?”

  苏倦无措地收回试灵石,道:“我不知道。他测完了灵根就不高兴了。”

  穆潇潇秒懂。这是测出来结果不理想,在心上人面前丢了面子。

  苏倦不会安慰人,转而向苏遇求助。苏遇也没有安慰过别人,每次苏灵跟他发脾气,两人都是打一架完事的。而且想想穆擎苍之前那大狼狗的样子,他应该不会真的不搭理少主。

  于是想了个馊主意的苏遇果断去敲了门。“蠢木头,你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长蘑菇吗?是不是灵根太差,自卑到不想跟少主结契了?”

  话音刚落,“哐当!”苏遇的鼻子差点被门砸到。

  “什么时候结契?”

  抱歉,苏遇觉得这种人完全不需要安慰。

  苏遇翻了个白眼,从自己的储物戒里拿出宗主写好的结契书,还有一个白玉小盒子。

  结契书上面工整地写了很多字,可惜穆擎苍能认得的没多少。即便剩余那些字,单个他还认识,组合在一起却完全不懂。

  但是!只要能跟苏倦结契!谁管它上面写的是什么鬼画符!穆擎苍毅然决然的准备找笔签字。

  苏倦看他傻乎乎的样子忍不住想笑,一手拉过穆擎苍盘腿坐下,一手取出一把匕首,在他的手心里划了一刀,又迅速在自己手心也划了一刀。

  之后,苏倦低声念出两人的生辰八字,等两人手心里的血珠飞起来之后,迅速念出一段誓词。

  “羣祥既集,赤绳系定,一堂缔约,匹配同称,瓜瓞绵绵,尔昌尔炽,情敦鹣鲽,同心永谐。”

  两团血珠逐渐凝聚到一起,融成一团,之后迅速分成三滴,两滴以极快的速度分别飞入苏倦跟穆擎苍的眉心,余下一滴落在结契书上面,飞快的消失了。

  结契书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而后凌空飞起,从一角开始烧起来。

  不过片刻,苏倦与穆擎苍的眉心均出现一个红色的印记,又立刻消失。结契书也烧了个干净,没有留下一丁点灰烬。

  苏遇见结契成了,适时打开手里的白玉盒子。盒子里飞出一条红绳,两头分别缠住苏倦跟穆擎苍靠在一起的手腕,然后再从中间开始飞快的消失。

  至此,他们两个就算是结契了。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