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上半卷:沦亡 第六章:想法

  房门一关,瞬间就寂静下来。正如小二所说,从房间的窗口恰好能够一览清澈见底的碧溪。

  柳南芩暂且没有睡意,轻轻一跨便坐在了窗棂上,两只悬空的长腿甩来甩去,轻柔的微风拂过脸颊,好不惬意。

  此刻约摸是到了宵禁,除了夜风吹动湖面,没有任何的杂音。

  夜深人静,自己的心跳也格外的清晰起来。

  柳南芩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正要摸进胸口拿出今天从那告示牌上撕下来的东西,却不料此时一股汹涌的魔气扑面而来,其中的阴寒让柳南芩生生打了一个冷噤。

  奇了怪了,此处明明是人界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令人胆寒的邪气?

  ——难不成是洛湮……?

  柳南芩皱了皱眉。

  洛湮武功如此深厚,怎么可能会这么不提防?

  脑中思考了很多可能,但这都不如亲自走出去看看。

  心下作定,柳南芩一个翻身踏在了地面上,快步走过去拉开房门,可不料却恰好与一人迎面相撞。

  “啧。”与他相撞的那人不耐烦的碰了碰薄唇,随即狠狠地一把推开他,拍了拍他俩相撞的地方,一副厌恶至极的模样。

  柳南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但还是礼貌的站到了一边。

  他没有仔细端详那个人,但那个人的视线却如同利剑一眼上上下下的扫射他了一番,最终停了下来。

  柳南芩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如此的看着他,但对方人多势众,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那男子又朝他走进了几分,不像方才那般厌恶的不想触碰他,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缓慢的抬了起来。

  柳南芩莫名其妙的抬起了脸,却在看到面前的男子时猛地紧缩了双瞳。

  青年离他咫尺之间,面容俊美异常,一双翡翠色的凤眼映出他惊讶的双眸,神色中带着不敢置信和狐疑。

  柳南芩急忙反应了过来,装出一副惊诧而又惶恐的模样,余光扫了一眼周围的人——赫然都身穿绣着大片青色莲花纹的白衣,头戴白玉莲冠,腰间别着三尺青锋。

  柳南芩顿时心中一紧,懊恼自己方才怎么没发现是这群人。

  ——四大门派之一的雪莲峰,还恰恰是天宗的人。

  想必那告示就是这群人贴的,这当感受到魔气,自然要前来查勘,他这是什么狗屎运,居然撞到了四大门派之中最不好惹的雪莲峰,以及其中最为睚眦必报的大师兄——云冬初。

  云冬初,若是不了解之人自然觉得担得起这名字的自然是一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哪会料到是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刻薄之人。

  柳南芩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说起他跟云冬初的渊源,那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提起云冬初,所有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剑术天才”这四个字。武功高强,再加上容貌俊美,即使雪莲峰主修无情道,其狂热粉也遍布整个修真界,美名不亚于剑仙张人凤。

  可就是这么个剑术英才,却在十八岁下峰历练时被昆仑山大弟子柳南芩给套路的连视为生命的本命剑都给当了出去。从此,云冬初对苍天发誓与柳南芩势不两立,见一次打一次,见两次打两次,绝不心慈手软。

  这等心照不宣的闹剧终止于柳南芩叛出昆仑山,落草乱葬岗。

  自此之后,两人之间的鸿沟不再是两个人的小打小闹,而是两个阵营的生死博弈。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不过一句人生无常,世事难料。

  “请问有事吗?这位公子。”回过神来,柳南芩笑问道,轻轻的拂开了云冬初的手。

  他看着云冬初双眼中的狐疑缓缓散去,浮现出了几分茫然不解,立马撇开了视线。

  “……没事,我们走。”云冬初闭了闭眼,转过身带着自己的师弟离开了。

  柳南芩站在原地,直到再也看不见云冬初的背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幅样子,是看到熟人了吗。”这个时候,隔壁的房门突然“吱呀”一声的被推开了,柳南芩抬眼看去,赫然是洛湮。

  只不过对方的脸色带着些柔弱的苍白,柳南芩挑了挑眉:“我可不认识,更别谈什么熟人了。对了,方才有一股猛烈的魔气,不知你有没有感受到。”他笑了笑,随后便转身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独留洛湮一人斜倚在门框,神色苍白且淡然。

  “大师兄,魔气已经消散了。”一旁的雪莲峰弟子捧着罗盘说道,云冬初走在众人之前,仿若充耳未闻。

  一旁跟在他身后的雪莲峰二师兄对着那弟子使了个眼色,那弟子心领神会,立马退至了一边。

  “大师兄心情为何如此郁闷?难道是因为方才那个男子吗?”雪莲峰二师兄柳轩言温和道。

  柳轩言话音刚落,云冬初瞬间就停下了脚步,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淡定,实在是让我有些意外。”语毕,那讥诮的神情转瞬即逝,使得柳轩言还以为自己是花了眼。

  “既然魔气消散了,那就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吧。”云冬初接着说道,其他弟子即刻领命退去,但云冬初的脚步却没有停下,径直下了二楼。

  柳轩言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直到云冬初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这才反应过来云冬初话里话外都是在嘲讽他。

  方才那个青年长得与一个人实在是太过于相像,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若不是他明了那两个双胞胎均身陨,还真的以为见到了故人。云冬初这么说,就是在讽刺他居然会认不出自己的本家表兄。

  可恶。

  柳轩言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拳头。

  修真界有以孔周三剑作为名号的三大家,其财力权力不亚于四大门派,含光柳氏就是其中之一,其更是被外界认为是三大家之首,因此门中弟子众多,柳氏子弟更是各大门派的佼佼者——其中柳家家主的双胞胎更是这一代之中的英才。

  所有人都十分艳羡的柳家,衰败于本家嫡子柳南芩叛出昆仑山,自此,天壤之别不过如此。

  柳轩言从来都不喜柳家严格的本外家之分,柳家衰落,他也是支持者之一。哪承想会因为那个青年自己一直刻意隐藏着的伤疤会被云冬初这么无情的掀起。

  柳轩言忍着内心的气愤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厢柳南芩终于得了机会能够仔细端详那张告示,既然雪莲峰这么兴师动众,那想必肯定不是小事。

  纸张泛黄,约摸是贴了有几天时间,部分字迹也显得不怎么清晰,不过通读下来倒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大意是雪莲峰十年一见的神瑛仙草半月之后现世,由此举办万剑大会,来邀请各路人才进行比拼,而这最高奖励,便是这仙草。

  雪莲峰一向避世孤僻,这般大张旗鼓的宣扬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柳南芩兴味的挑了挑眉,眼底划过一流光。

  这个修真界在柳南活着的最后十年风潮涌动——大家衰败,各路神仙出世,各大门派心中担惊受怕也是应该的,雪莲峰此举,应该也只是为了招收各路人才,壮大门派。

  柳南芩若有所思。

  但是这神瑛仙草就很有意思了,听闻其生长在雪莲峰最为险要的落风崖,十年仅仅只生长一株,最是千金难求。

  看来雪莲峰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了。

  柳南芩躺倒在床,砸吧砸吧了嘴,思绪纷飞。

  这金贵的东西被称为仙草自然是有其独特之处的:听闻在雪莲峰初立时,落风崖忽然金光乍现,雪莲峰祖师爷带领弟子去查看时,就见到万物衰败的落风崖之上生长着一株青色叶子中簇拥着绛红色的圆果的植物。众人生觉奇特,可也并未十分在意。那植物没有人照顾,倒也生长的十分茁壮。突然有一日,雪莲峰祖师爷忽而倒地不起,门下弟子寻得神医也无果。其亲传弟子想起了门派初立时落风崖的那一束金光,死马当活马医的将那株植物拔来碾碎了兑水喂进雪莲峰祖师爷的口中,却不料只过一刻钟,那被神医鉴定为死亡的雪莲峰祖师爷便清醒了过来,宛若当初。

  自此神瑛仙草就被所有人认为是能够令人起死回生的仙物。

  关于仙草的故事人尽皆知,这一版流传更广,虽然柳南芩认为这其中肯定掺水的成分较多,但也不能否认神瑛仙草的作用巨大。

  他的灵核本就脆弱无比,乱葬岗一战更是由于霸道阴邪的鬼道之术生生的震成了碎片,若是有神瑛仙草这等神级的药草,重聚灵核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只是他现在灵力尽失,更是与玄冥魔尊洛湮这号人物绑在一起,想要参加万剑大会赢得神瑛仙草难如登天。但是你若是要让他放弃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柳南芩自然也是打心底里不愿意的。

  那么为了得到仙草,第一个难题就是——应该如何让洛湮心甘情愿的带着他一同去参加万剑大会?

  【終】



森贵 有话要说:新人物一个接着一个出场了,希望大家喜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