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章 初恋女神竟说了那样的话

  第六章

  初寒是初家的二小姐,上面有个哥哥,是初家现在的掌权人,初家是做生物科技研究发家的,在行业内是权威。嫁给郑翼之前,兄妹俩跟郑翼经常一起玩,初寒从小喜欢郑翼,因为郑翼说了对画画的女生很有好感,她就拼命往这个专业发展,结婚以后还开了一个画廊。

  郑翼最近就在这个画廊蹲点,希望找机会见初寒,郑翼发现初寒每周只会来三次,而“冒牌货”每次都会接送初寒上下班,每次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都让郑翼很难接受,虽然之前就想到了,但是亲眼看见还是让他心如刀绞。

  终于,今天初寒自己从公司走出来。

  天色已经很晚了,城市里的夜晚是看不见星星的,只有霓虹灯簇簇缤纷,交相辉映。

  下雪了,初寒不由得伸出手来去接。

  “初寒。”郑翼看着雪中的女子,她眼里仍然是年少时光的天真模样。

  “……郑翼?”初寒不确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与自己的老公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但是又很不一样,他长得实在是过于姝丽了。

  初寒不由得后退了一步“您是……?”

  “我……”看到她的样子,郑翼不由眼眶发红,他其实不想这个时候见她的。

  纷纷扬扬的雪飘洒在两个人中间,在灯光下越发晶莹剔透,不多时,地面上铺着一层薄薄的银白色霜花,两个人踩在上面,留下一个个脚印来。双手紧握的地方热得发烫,初寒不由得抽出手来。

  “你到底是谁?”初寒站定。

  “我是郑翼。”

  “你在开玩笑嘛?恶作剧?这可不好笑。”初寒摇头。

  “我这三年来一直被秦傲控制。”郑翼抓住她的双肩,直视着她的双眼“我逃出来以后一直想见你。”

  初寒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三年?那你说这三年来,我的枕边人是谁?你不觉得你的谎言太荒谬了嘛?!”初寒不由得大笑起来“我看你是疯了,你到底有什么阴谋?!太可笑了,你根本不像郑翼你知道嘛,虽然刚见到你,我确实被吓了一跳,但是你看看你……”

  “初寒,你相信我。”郑翼抱住他,安抚得轻抚她的背“我不想你再被蒙在鼓里,我担心你受到伤害。”

  “你要我信你什么?”初寒用力的推开他。“简直天方夜谭,我的爱人,被人代替了我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目的,但是你的谎言真是太拙劣了。”

  郑翼知道,初寒那种性子,根本不可能接受这个现实,就算是被动性的不忠于爱情,她也难以接受。

  “初寒。”郑翼缓缓地表白道“你是冬日初寒里的落雪,最是干净纯粹,是我最爱的初寒。”

  他眼中的柔情,让初寒心惊,他的话更如山洪爆发一样,直击的初寒痛哭出来,那是郑翼第一次对她告白的话,年少的她抱着日记本把这句话默写了一遍又一遍,时隔七年,她仍然可以记得每一个字,包括郑翼那时候的表情,那时候的语气,那时候眼角弯弯的样子。

  她不会相信他的谎话,他感觉得到这个人绝不会是郑翼,她的心可以感受到那份羁绊,眼前这个人并没有让她感觉到那种属于他们的共鸣,但是她却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她感到不安起来,“你不是他,你不是他,你给我走!走啊!”

  “初寒。”郑翼看到她的样子,更是椎心泣血,他的心口好像被人掏空了一样“不要哭了,初寒,我错了,我骗你的,初寒,我不是他。”那声音到最后几乎淹没在风雪中。

  “你不是,你这个骗子”初寒忍不住痛哭起来,“我一点也不想听到这种恶作剧,一点也不想!你给我走!”

  郑翼一怔,良久他艰难的发出声音来“对不起。”

  “你给我走,再也不要出现。我可以感觉到,你绝不是郑翼。”初寒一字一句的说道,泪光盈盈的眸子就那样直直的撞进郑翼的心上,那眼神决绝又清醒,看得郑翼遍体生寒。

  那从来不是初寒看他的眼神。

  郑翼在雪天里走着,城市里的霓虹闪烁,他不停的走,四肢已经冷得麻木,脸颊和鼻尖都被风雪滲得通红,街上已经没有行人,渐渐地,只剩下苍茫的黑色,在黑暗里,没人看得到他的表情,他自己也看不到,只是脸上又湿又冷,视线渐渐模糊了。

  真冷啊。

  郑翼抱着自己的双臂,兀自的想着,直到回到了荣豪的地方。

  杨小九跟着秦傲走了一路,只见秦傲看着郑翼走了进去,又在门口抽了一支烟,驻足良久才离开。
  

  “郑翼!哥哥!快过来这边啊!”少女浅色的连衣裙被风吹得绽放成一朵睡莲,每一个被风吹抚过的褶皱都分外清晰。

  旁边身高腿长的少年手臂一伸,从后面用一只胳膊紧紧锁住了郑翼的脖子。

  “咳咳!”

  “哥哥~!”少女心疼的跑了过来,扒开少年的手肘。“你要勒坏郑翼了。”

  “初野,你这是想勒死我啊?”郑翼自由后一拳锤在少年身上。

  “你抗揍的很好嘛?”

  “明明你更抗揍吧,从来没打赢过我好嘛?”

  “你再说!”两人笑闹着互相推搡了起来。

  “哥哥,你们不要在这里打闹啊,很危险的。”初寒着急的跟着他们跑。

  初寒说得没错,两人差点被一个电动车撞到,郑翼的手还被剐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指尖正滴着鲜红鲜红的血。

  初寒看到立刻就哭了。初寒很爱哭,郑翼和初野经常会惹哭她。但是只有郑翼看到她哭就会立刻紧张得去哄她。

  “哥哥最坏了,总是欺负郑翼。”

  “谁欺负他了啊!”初野看到他受伤了,虽然心里很内疚,但还是一脸欠揍的说。“谁知道会有车忽然从转角冲出来啊,又不关我的事儿。”

  “都怪你跟郑翼闹,郑翼的脖子都被你勒红了。”初寒气呼呼的瞪着他。

  “有嘛?”初野一看,居然真的红了一片“嘁!你也太弱了吧,郑翼。”

  郑翼没理会他,温柔的给初寒擦干了眼泪“我没关系的,一点也不疼。”

  他后来说了什么来着,郑翼的梦醒了,他睁开眼,还是在荣豪的小屋里,眼前的一切才是真实的。这让他意识到年少的时光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刚刚的梦境再真实,也不过是虚幻的梦境罢了。

  “我没关系的,一点也不疼。”他后来说了什么来着,好像是那样,他说只要初寒在心疼他,有多疼他都不在乎的。

  “我可以感觉到,你绝不是郑翼。”

  昨天雪夜里的初寒一字一句的说道,郑翼直觉初寒已经认出自己,但是她这次没有选择自己。

  初寒决绝又清醒的目光太过清晰了,那个年少让他动心,让他觉得要永远走下去的人不要他了,更不会对他的疼痛再有感同身受的心疼。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