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章 被驱策的恶鬼

  第八章

  初野,青年才俊。

  本人所经营的生物科技公司在领域内也有着极高的地位,他本人热心公益事业,无偿将手里的某些科研项目拿出来造福社会,是一个广受人民赞誉的企业家。

  不仅如此,他出众的外表和显赫的家世也让他深受圈内的美女青睐,但是这么一位砖石级的单身男士,却没有任何花边新闻,他的私生活非常干净。

  而最让人遗憾的,就是三年前,一场突发意外发生,直到现在,初野仍然躺在病房里,家人为他倾尽资源,却一直不见好转。

  初寒刚刚去医院看了哥哥,他由于长期的昏迷,整个人都苍白了很多,但是还是那样英俊,惹得女孩子喜爱,几个年轻漂亮的小护士都争着去给照顾他。

  初寒一周至少会去医院三次,但是作为少年时期最好的兄弟,后来还成了他的妹夫的郑翼却从来没有来过,这让初寒一度特别生气,不知道跟他吵了多少回。“回来了。”丈夫正在沙发上看新闻,脚边的地毯上,年幼的孩子正在搭积木,玩得不亦乐乎,小脸红润饱满,眼睛又大又圆,可爱得不得了。

  屋内的光线很充足,但是“郑翼”的位置正好在光影的交汇处,整个人在初寒眼里看起来怪异极了。她不由觉得陌生起来,没理由的,她叫佣人将孩子抱回房间去。

  “怎么了,今天很累吗?”说着,“郑翼”走过去,拉住她的手。

  初寒发现他的手冷得很,不由挣开了他,将手抽了回来。“没有,刚刚去看了哥哥。”

  “郑翼”表情如常,如常的冷漠至极。初寒越来越觉得奇怪,明明是关系那样密切地青梅竹马,但是郑翼现在为什么对哥哥的情况一点都不关心,甚至如此冷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三年前?这个人的事业越做越大,风头劲胜。

  然后初野他出事了,“郑翼”从来没去看过初野一次,就连对待初寒也变得有些疏离似的。是觉得以他的地位,不必再复核势微的初家虚与委蛇了嘛?

  还是,初寒不由想起了当街拦住她的想象力过于丰富的骗徒,难道真的像他说的,和自己生活的这个“郑翼”才是个骗子嘛。而另一边的医院里,初寒所想的骗徒,正站在初野的病床前。

  他看着初野安静的躺在那里,皮肤苍白的样子,不由笑了,这该死的祸害这三年来居然在受这样的苦嘛?

  “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就算是调查到,但是亲眼看到,还是让郑翼无法相信。“快点好起来啊,兄弟。”他有些失落的说道。

  “咦?您是哪位,现在不是探视时间。”进来为初野换药的护士看见床边的郑翼吓了一跳,越看他越可疑。“你做什么的?”

  “你觉得我是做什么的?”郑翼是偷偷潜进来,他不由有些尴尬。

  “鬼鬼祟祟的。”护士盯着他,虽然好看的有些过分就是了,但是并不代表是个好人。

  “我走错房间了,现在,现在就走。”说着,郑翼“蹴”的一下就溜了出去。

  “什么啊?”小护士被他弄得莫名其妙,还是按例去为初野换药,测体温。谁知一看,旁边连接初野生命体征的监护仪上的生理参数似乎有些变化,变得活跃起来。

  “难道,病情好转了嘛?”小护士有些开心,连忙把情况报给主治医师,组织会诊。

  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停着一辆高级黑色汽车,玻璃上贴了防窥膜,从外面看进去,黑漆漆一片。

  郑翼一开始也没注意这辆车,直到两簇刺眼的灯光照射在他的脸上,照得他眼前一黑,眼睛刺痛得厉害。

  刚想开口骂人,就被一个黑衣男按住了,拖进了车里。

  “***!”郑翼一杵子怼在他的腹部,身后的人痛得哼了一声,并没有放手,把他推进了车后座。

  郑翼一下子跌进了身后人的怀里,发现对方居然还有一个人,郑翼急了,刚要动手,就被身后的人,紧紧地拥抱在怀里,那个人还把头从后面埋在他肩颈处。

  抱住他的姿势,就像得到了什么珍宝一样。

  郑翼一下子就知道他是谁了,那个人身上一股烧着的雪松一样的味道,除了秦傲还有谁呢。

  “别再想逃走了。”秦傲抱着他,威胁的声音里传到郑翼耳朵里,细听来好像又带着一丝哀求。

  郑翼试图挣开他的束缚,有几下结结实实的打在秦傲的脸上,一时间,那张脸被打得破了相,青青紫紫的,有几分滑稽。

  秦傲痛得松开了手,但是仍然把他困在后座。

  “你放开我!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老子喜欢你,爱你,想要你!”良久的沉默,郑翼终于听见秦傲开口“我是想保护你!!你懂了嘛??!”

  郑翼听了只觉得不可理喻外加恶心,他不知道秦傲是怎么说出这样的话的。“我懂了嘛?太好笑了,我不需要你的’保护’”他嘲讽的笑着。

  “我承认是我的错。从今以后我会给你平等的爱和尊重。”秦傲的眼神好像一下子就黯淡了起来,他开口表态道。

  “我想我并不需要你的道歉。”郑翼说“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有错的话,就请离开我的生活吧。”

  “不可以。”秦傲紧紧地抓住郑翼的手腕。

  郑翼冷冷的看着他“我一定要把我的生活扳回正轨,我要救我的家人,你明白吗?而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我没有。”

  “你没有?难道这三年的囚禁都是我的幻觉。”郑翼不觉好笑。“那个冒牌货不是你安排在郑家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与你解释,总之,我没有做过,除了……囚禁你这三年这件事。”

  “如果不是你,那你为什么要娶翎儿?难道不是和那个冒牌货的诡计嘛。”郑翼冷冷地看着他“还是说,你喜欢翎儿?”

  “不是!”秦傲喊道。

  “你否定的确实很大声,但是就算这样,其实只不过是想把我关回那个地方不是嘛?”

  “你这不是很清楚吗?” 秦傲这样说着,其实秦傲有想过,就那样让他自由的,但是他做不到,只是这几天他已经无法忍受了。

  而且这个人一直在做危险的事情,他没办法放任不管,与其这样,就如自己所愿,让郑翼回到自己身边。

  郑翼冷冷得看着他,眼神像钉子一样刺到秦傲身上“要娶妹妹,还想同时跟哥哥保持那种强迫的关系。世界上有这样的事情吗?”

  “老子怎么会!”

  “既然这样,立刻取消和郑翎的婚约。”

  “……”秦傲咬着牙齿,血腥味一时间在口中蔓延开来“不行!”

  郑翼听了他的回答冷冷地笑了一下“你还真够虚伪的,还是说你只是想继续侮辱我而已。”

  “当初为什么会给你机会让你爬上来呢?竟然妄想去驱策恶鬼呢,真是愚蠢极了,你也在心里嘲笑着我的,对吧秦傲。”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秦傲被他的目光刺痛,他捂住他的眼睛,不允许他用那种充满厌恶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看向自己。

  “我还会让你感到恐惧嘛,秦傲?”手掌下的睫毛随说话的声音轻微的震动。

  忽然,郑翼迎着秦傲凑近了一点,湿润的呼吸轻轻擦着秦傲的耳边。

  “如果无法驱策恶鬼,就杀死恶鬼怎么样?”缠绵的声音冷得令人发寒。郑翼用从秦傲西服口袋里摸出来的钢笔狠狠扎进他的动脉。

  与此同时,车外的杨小九一下子闻见了浓重的血腥味,连忙跑了过去,打开车门的一瞬间措不及防的被郑翼用重物砸在太阳穴上昏迷的一瞬间,看见自家老板脖子上涌出大量的鲜血,白色的衬衫被染得通红。

  “老……板……”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