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小世界

  2017-9-1715:30

  三元:秀,我现在在长途汽车上,估计16个小时后就能到济南了。车上有一股臭脚子味,简直熏死人了。我的下铺是名20岁左右的男子,留着刺头,他打一开始就在睡觉,似乎没有要醒来的迹象,这个车上似乎只有我一个女生,哦对了,还有刚刚上来的一个蒙着头巾的女子,只是她全身都裹得死死的,只能看出来是名妇女。希望我能顺利到达济南,这样我就能见到你啦!

  三元的床铺在上面,并且是靠窗的。床上的被子和枕头也不知多久没洗过,散发着一股臭脚丫子味,三元便把它们塞到了行李包下面。她靠在被垫得高高的包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回想起自己的冲动,她没有后悔。也许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出离家出走的举动,她并不是想学大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她深知这样改变不了什么。

  她只是想去见见一直以来都默默给予她帮助的那个人。只要,能见一面就好。

  “咚咚咚。”

  下铺传来响声。三元没理会,过了一会,一张脸探了上来,那人挤弄着自己的表情,似乎想努力做出一副友好的样子来。

  “嗨!”那个男生打着招呼道。

  三元的表情有些僵硬,勉强勾了勾嘴角算是回应。那个男生摊开手心让三元看。三元眼睛一瞄,发现是块大白兔奶糖,条件反射地就伸手拿过来了。男生笑着冲她眨了眨眼睛,对此没有丝毫讶异。

  “你一个人出来的?”

  三元将那颗糖攥在手心,点了点头。她直觉这男生不是坏人。

  “胆子真大,就不怕被坏人拐走啊。”

  三元撇了撇嘴,心想,要你乌鸦嘴。

  “这班车就是去济南的,你到时还转车不?”

  三元摇了摇脑袋。

  男生抓了抓头发,道:“我也是去济南的,要不我跟你一起吧,这样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三元的眼珠子瞪了瞪,觉得这人太自来熟了,俩人才认识不到几分钟,怎么就决定要结伴而行了呢。

  男生见她没吭声,也不着急,递上来一张纸,咧嘴冲她笑了笑,这才又回到自己的床上。三元展开纸一看,上面只写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唐九。

  2017-9-1717:00

  三元:秀,我在车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自称为唐九,是个热情过剩的家伙,看在他给了我最爱的大白兔奶糖的份上,我就回答了他几个问题,但是他却要和我结伴而行,你说我该不该答应他呢。我直觉他应该不是坏人。

  三元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对方的回复,但她想到秀以前跟她说过,当你为一件事犹豫不决时,最快的处理办法就是直接行动。

  相信自己的选择,也是成长的一部分。

  三元决定迈出这一步。她拍了拍床铺,下面的人马上感知到了,很快那张脸又出现在面前。

  “怎么,你想好啦?”

  唐九似乎猜出了她要讲什么。见三元点头,唐九似乎松了口气,然后他又想到什么,问:“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面包?”

  三元摸了摸有些瘪的肚子,想到了自己最爱的紫米面包。在家里只要她想吃,随时就能吃到。只是这次出来的急,根本没想到这个。

  沉思间却见唐九变魔术般地拿出一个紫米面包在自己面前晃啊晃。

  “想不想吃?”

  三元努力压住想翻白眼的冲动,点了点头。唐九似乎也没有要玩弄她的心情,见她一点头就给了她。

  “谢谢。”

  这是三元第一次开口说话。等到出声后三元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与人交谈了呢。似乎,好久好久了吧……

  唐九微微一笑,然后便又一闪身钻回了下铺。

  三元躺在床上发呆,窗外下着小雨,她盯着玻璃上一颗颗流动的水珠,思绪回到很久以前。

  她想起了第一次遇到秀时的情景。那阵子,她正被班里人嘲笑为哑巴,母亲则因她的沉默急得想带她去看医生。

  有天晚上,她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直到枕边的手机传来滴滴声,她拿起一看,是好友申请。

  秀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秀?不认识。正想按拒绝,却被她的留言信息吸引了:我愿意当你一人的倾听者。

  对那个时候的三元来说这正是她最需要的,那些被她藏在心里的秘密,她不愿与家人或朋友说,却可以大胆地告诉一个陌生人。而那个陌生人,不会嘲笑她,不会打击她,却每次都会提供她最需要的建议。

  渐渐地,秀成为了她心中一位神圣的人。

  这次行动,她留给母亲的只有一张纸条:我去找秀,很快回来。

  她不知道母亲看到这张纸条后会是怎样的心情。只是就一次也好,她多么希望母亲能像秀一样善解人意啊。

  漫长的路程,三元觉得无事可干,便往前翻着她和秀之间的聊天记录。

  2016-12-2020:00

  三元:秀,今天学校里的小胖子又说我哑巴,我只是不想和他们交谈而已,为什么一个个的都这么说我!

  秀:三元,也许你可以尝试着和他们交流,这样他们就会发现其实你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三元:我觉得我和他们的想法都不相同,怎么可能谈得到一起呢?

  秀:三元,每个人的世界都是不同的,但这不代表着彼此间就不能交流。等你和大家相处过后就会发现,你们也是有相同点的。

  三元: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当初,爸爸妈妈就不会每天吵架了,如果真的可以相处下去,他们就不会分开了……

  三元发现,每次自己提到父母的事,秀就会陷入沉默,也许秀也经历过这些事或者正在经历。而秀的回应往往只是一句:三元,一切都会过去的。

  在她的想象中,秀是一个温婉的女子,也许她很年轻,20出头,也许她已经结婚,是个有了孩子的母亲。可不管怎样,在自己心中,她就是秀而已。

  想到很快就要见到她了,三元的心情很是激动。自己告诉秀要去找她后,秀只给了她一个地址,然后便似人间蒸发般消失了,不过没关系,秀答应见自己,就一定会来的!

  因为封闭的空间,外加汽车彻夜不停地颠簸,三元一整夜没睡好。

  直到凌晨,车子在一处休息区停下后,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然后,她竟意外地梦到了母亲,她正用棉毛巾轻轻擦拭着自己脸颊上的汗水,还用那双温暖的手抚了抚自己的头发。

  似乎好久没和母亲这样温馨的相处了。从她和父亲分开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变得沉默了。

  三元的内心突然涌上一股难言的悲伤,眼角竟不觉间盈出泪水。迷糊间,她胡乱用手背擦了擦,不小心触及到了旁边的人。旁边的人?谁在旁边?

  三元猛一睁眼,撞入眼的是唐九那张嬉笑的脸。三元心底有一瞬间的空落,但很快恢复正常。她揉了揉脑袋,疑惑道:“你站这干嘛呢。”

  “到站了,我想叫你啊!”唐九无奈地耸了耸肩,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一觉睡到了中午。

  似乎察觉到唐九在想什么,三元为自己辩解道:“我昨晚上没睡好,早上才开始睡的!”

  “行行行,赶紧下来吧,要不是有我叫你,都没人发现你还在上面,到时候被运到别地了看你怎么办!”

  三元自觉理亏,便没吭声。抓起自己的行李包默默地下了车。

  2017-9-1812:30

  三元:秀,我终于到济南了。我要好好看看这个你成长的城市,然后我就去找你,我很激动,但你是否也同样期待看到我呢?希望我不会让你失望吧。总之,现在我只想好好洗个澡,在车上待太久,我的身上都有一股臭脚丫和香烟的味道了……

  “三元,你速度太慢了!”唐九拖着行李箱,对慢吞吞跟在后面的某人表示不满。

  “喂,是你要和我一起的,要走要留随你便!”三元背起行李包就迈开腿大步往前走。

  唐九在后面哀声连连,但还是很快跟了上来,顺便打趣道:“你看你这不是能走快嘛,别怪哥不怜香惜玉,咱们出来闯的,就讲究一个词,自力更生!”

  三元好奇地探头看他,“你是出来找工作的?”

  “咱是背包客,走到哪算哪,也许今儿在这住一阵,明儿个就到了另一处地方。没钱了就在当地找份工作,等差不多了就离开,绝不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

  “为什么啊?”

  “你在一个地方待太久,便和它有了感情,不就舍不得走了吗。”

  “那就别走了呗。”

  “那不行,我立志要走遍全中国!”唐九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也不点燃,就这么叼在嘴里,充当个样子。

  “难道你不想在一个地方落地生根,有个自己的家吗?”

  三元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只是当她想到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在外四处漂泊,没有家没有亲人,那该多可怕啊。

  唐九大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摇头晃脑道:“所以,你我本就不是同类人。”

  三元突然想到秀说的,每个人的世界都是不同的,但这并不代表着你们不能交流。

  三元抬头很认真地问道:“唐九,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唐九很严肃地双手拖着下巴,上下打量了面前人一翻,然后打着哈哈道:“还能是什么样的人,不就是一个处在叛逆期的小丫头嘛。”

  三元并没有不开心,相反,内心忽地一松。原来,她也只是一个处在叛逆期的小丫头而已啊。

  在预定好的旅馆里梳洗完后。三元正打算给秀发消息,却惊喜地发现秀回复她了!

  2017-9-1815:00

  秀:三元,你的消息我看到了,我为你的勇敢点赞,要知道就连我也没勇气去坐长途汽车,最后很开心你安全到达了济南。这几天我在为接待你的事做准备,所以没有及时回复你,明天中午12点我们就在约定的地方见吧,我会穿一条卡其色的长裙,我相信,你可以一眼就认出我。

  三元兴奋地在床上蹦跶,她真是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啦!第二天,她早早起来整理东西。好不容易盼到了时间,一出门就见到了等候在门口的唐九。

  “我陪你去吧,我们说好了要互相照应嘛。”

  三元没多想,点头答应。到达目的地后,三元动身前往一家名为“初心”的咖啡店,秀说在这里工作。

  2017-9-1812:00

  三元:秀,我到了,你在哪里?

  秀:我就穿着一条卡其色长裙,坐在咖啡馆外面,你看到我了吗?

  三元眯着眼睛,朝咖啡馆外面看,很快,眼神定格在一位穿着卡其色长裙,留着齐腰长发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大概二十七八岁,她的手上捧着一本书,但注意力却在一旁的手机上,似乎看到了什么,她忽地抬起了头,朝三元望去,接着微微一笑,温声唤道:“三元?”

  三元愣在原地,似乎没想到秀竟然跟自己想象的一模一样,唐九见她一直僵着不动,便从后面轻轻推了推她。三元往前迈了一步后便自如地朝秀走去。

  “秀。”三元面对真人时十分不好意思。

  秀轻轻应了一声,接着便招呼俩人进去休息,一翻说明后俩人才得知,这家咖啡馆原来就是秀开的。

  她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平时没事便写写文章,经营经营咖啡馆,生活过得可谓自由自在。

  “你说要过来时,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不过,能顺利到这里就好,接下来的几天你们就好好玩吧!”秀开心地说道。

  唐九比了个“耶”,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抓桌上的蛋糕,却被秀一下拍掉了手,“洗手了没?”

  唐九一副“怕了你”的表情,苦着脸跑去洗手了。

  三元一开始还讶异这俩人熟络得速度之快,可一想到唐九那自来熟的能力,也就释然了。

  趁唐九去洗手间的功夫,秀突然笑着看向三元,道:“一开始看到你说有人要和你结伴而行,我还担心他是不是坏人呢。”

  三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只是突然想到你曾跟我说的,要相信自己的感觉。我就尝试了一下……”

  “怎么样,感觉还不赖吧?”秀笑道。

  “恩?”

  “与人交流的感觉。”

  三元笑着点了点头,也许是第一次离开家,失去了家人的庇护,孤独的自己才会轻易接受让他人进入自己的世界。然后她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可怕。与人交流,也并没有那么难。

  秀轻声喃喃道:“那小子也算做了件好事啊……”

  三元奇怪地眨了眨眼睛,怎么感觉秀的语气像是和唐九认识了很久一样。

  秀说要下厨给俩人做饭,而唐九则被招呼着去买水果。三元只能趴在窗户边,无聊地看着外面来去匆匆的路人。

  突然,她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在汽车上看到的那个全身裹起来的妇女,话说这大热天的不会中暑吗?

  晚上,秀将做好的饭菜一一摆在桌上,红烧茄子,糖醋鱼,番茄炒蛋……无一不是自己爱吃的菜。

  “秀……我应该没说过自己喜欢吃的菜吧?”三元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哇,太不公平了,我也是难得来……”唐九的话还没出口就被秀一把堵住了嘴。

  唐九连忙把话咽回了肚子,拿起筷子开始安静地夹菜。三元则是沉默地看着俩人。也许,她心底的猜测是正确的。

  “秀,你和唐九认识吧。”俩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三元继续道,“然后……我妈妈也在这里吧。”

  秀的眼睛瞬间睁大,唐九也是一副吞了鸡蛋的模样,“你……怎么知道的?”秀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唐九一眼,这家伙怎么就守不住嘴呢!

  “你们不用骗我,我已经知道了。”

  当她透过窗看到了汽车上那个蒙面女子时,也许还没什么感觉,但当她发现那名女子的围巾是自己曾送给母亲的那条时,她的内心开始感到奇怪。

  然后她突然发现,自离开家后母亲一条短信一个电话也没有发来,这放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母亲知道自己现在安全,但她又怎么会知道呢?

  于是,三元拨通了手机,当那串熟悉的铃声响起,她发现窗外的女子停下了脚步,接着拿出手机,盯着屏幕发起了呆,片刻才接起电话,而自己的耳边则传来母亲熟悉的声音:“元元?”

  “妈。”三元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归于平静,“你现在在干嘛呢。”

  窗外的女子露出笑容,耳边的声音也不自觉放柔再放柔,“我在做饭呢,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回来啊。”

  “诶,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们也不瞒着你了。”秀投降道,“其实我叫唐七,是唐九的姐姐,这一切都是你母亲安排的,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她想让你能对他人打开心扉,但又对你的沉默无能为力,所以才会想通过另一个身份去接触你的心理,你所崇拜的秀,一直都是你的母亲……”

  2017-9-1819:00

  三元:秀,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心理话了,谢谢你一直以来的鼓励和帮助,谢谢你一直试图带我走出自己的世界,谢谢你让我发现了世界的美好。秀,我要和你说再见了,不是因为讨厌你了,而是我发现了更需要我去珍惜的人。

  “嘟——嘟——”

  “喂?”

  “喂,妈,我想你了……”



安帝 有话要说: 两年前写的小短篇,希望有一点点温暖到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