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你凭什么取消了我的留学申请?”身穿一件藏青色连帽衫的男人对着一个有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质问道。

  “高澹!我这是为你好!”痛心疾首的孙泽鹏将手里的咖啡杯重重的放在托盘内,发出“叮!”的声音。

  “为我好?”高澹伸手在自己的头发上胡乱的揉了揉,压抑住自己的怒火,愤愤的继续说道:“那我高考的时候怎么没见您这么上心啊?十多年了您什么时候问过我,管过我?”

  孙泽鹏十指交叉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陌生的儿子,无奈的回道:“我知道,以前是我工作太忙忽略了你···”

  “合着我还没有工作重要?有时间了才想到来管我,早干嘛去了?”说着转身准备上楼。

  “你干什么去?”孙泽鹏急切的问道,从身边拿起拐棍,颤颤巍巍的想要站起来。

  高澹用余光看了一眼,站在楼梯中央,有些讥讽的言道:“别,我可受不起。您还是老实坐着吧,我收拾收拾行李。”

  “收拾行李做什么?不是说好了不去留学了吗?”

  高澹轻蔑的嗤笑了一声,回头言道:“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孙泽鹏一时语塞,过了一会儿眼看高澹就要上楼了,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你今天要是敢走,以后就别回来!”

  高澹听了只是上楼的身影晃了一下,轻飘飘的回了一句:“随你。”

  半个小时后,孙泽鹏坐在沙发上眼看着高澹毫无留恋的关上了大门,从桌上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有件事想请您帮忙。”孙泽鹏的语气虽然像是平日里老友间的闲谈,但却带着略微的恭敬。“我儿子离家出走了,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钱,有没有地方住,还麻烦您帮忙照应一下。”

  “嗯?知道了。”电话那头的人回答后,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着亮起来的屏幕,复又放回耳边,问道:“怎么?还有事?”

  电话另外一端的孙泽鹏老脸一红,硬着头皮开口继续说道:“我把我儿子调到妖怪管理处第三分区了。”

  “嗯。”

  “但是他还不知道。”

  “哦。”

  孙泽鹏身上已经有了一层薄汗,犹豫了半天才说道:“那麻烦您了。”另外一头就挂断了电话。

  “果子里。”一个穿着明显大了一套的半袖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煲剧的男青年,摘掉了自己的眼镜,喊了一声。

  霎时间,一个西装打扮的精英人士的男人就出现在了客厅了。“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叫我钟鱼。”钟鱼起身伸了个懒腰,挎着一双大长腿走到冰箱前,开门拿出来一听果汁。“孙副局长的儿子离家出走了,他不放心,你找个地方安排一下。”

  “请问,那位同学叫什么名字?”果子里记得孙泽鹏的儿子好像刚毕业,叫学生应该没问题吧?

  钟鱼拉易拉罐的手指略微的一僵硬,回道:“记得是个鸽子精就好了,还是没通过飞行测试的。”孙泽鹏是个鸽子,他儿子应该也是吧。

  “好的。”没通过飞行测试的在编人员确实很少,果子里轻松愉快的离开了钟鱼的家。

  钟鱼看着果子里离开,复回到沙发上,不知为何电视里的《动物世界》没那么有趣了,将果汁一饮而尽,颓废的走进卧室躺在了床上。

  高澹拉着行李箱走在路上,左手因为刚刚自己在屋子里发脾气而不小心划伤了,这会儿有些微微的渗出血来。“晦气!”高澹现在有些后悔了,银行卡肯定是不能用了,砸了存钱罐也不过几千块而已,他对他的存款还是太自信了些。

  一阵妖风吹过,一则租房启示被吹在了脸上。只见那上头写着‘高端小区精致装修森林绿化安全性高’顿时热血上头,还有这种优质房源?继续往下看去,‘房租减半水电全免高速WIFI 超大阳台’看完后的高澹眼里只有四个字:房!租!减!半!鬼使神差的打通了下方的租房电话。

  “喂,您好,请问您是有房出租吗?”

  “是的,先生,您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可以看房。”果子里站在高澹面前的大楼楼顶看着高澹回着电话。

  高澹心中警铃大作,果子里时刻紧盯,机灵的小眼睛一转,赶紧说道:“因为我要出国一阵子,自己的房子空着太可惜了。”

  高澹听着电话里的话,按捺着心中的不忿,凭什么他能出国留学,嘴上说道:“那现在吧,是这个地址吧?”

  “对的。林荫路XX小区14号楼三单元802。”果子里看着高澹的样子心道,搞定,小年轻真是好骗啊。

  睡梦中的钟鱼,突然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这栋楼的隔音着实不太好。翻了个身,将被子蒙在头上准备睡过去,结果隔壁传来了更大的声音,“咚”的一声响彻天地。

  钟鱼伸手咬着牙的敲了敲墙,破天荒的骂了一句:“小孩儿,轻点。不然爷爷我要打你屁股了!”说完摸了颗漱口水,漱口后又躺在了床上。

  钟鱼刚刚签订了这间一室一厅的租房合同,这间房子的布置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刚收拾完屋子不小心摔了一跤,就听到隔壁一个温润的声音说道:“小孩儿~”后边的话他没听清楚,但这个点了多半是打扰了人家休息,连忙收拾收拾就进了被窝,一夜无梦。

  另一间的钟鱼则是在吵醒后再也没有睡着,支愣着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寂静了几个小时后,钟鱼刚有些睡意,隔壁的人就开始了运动,支愣着耳朵的钟鱼听着隔壁的喘息声彻底的狂暴了,拿起了电话:“把人给我弄走!”

  “钟鱼,实在是没有地方了。”果子里正坐在精致的餐厅享受着优质的早餐,钟鱼的这一通电话让他彻底失去了胃口。

  “我房都租出去了?”钟鱼现在的样子有些呆,被蹂躏了一晚的头发随心所欲的呆在脑袋上,松松垮垮的半袖垂下来,纯棉的睡裤甚至没有系腰带。

  “是的。183套全都租出去了。”果子里汇报工作一样的汇报着,“光是妖怪管理局的保障性住房就去了64套。”

  “那让这小孩儿安静些。”说完钟鱼就挂断了电话。大早上的,晨间运动不要太激烈。

  高澹接到“房东”果子里的电话,心想难道这家伙安装了摄像头?又是翻箱倒柜的找了一通,气的隔壁的钟鱼再一次打破常规,同样的手法。“小孩儿~安静点。”高澹也是懵了。对于隔壁这位超强的耳力感到折服,难道自己是因为被他举报到居委会,房东才会晓得?高澹不禁心里骂了一句“事儿逼”嘴上回道:“打扰您休息了,不好意思。”连忙准备好出了门。

  钟鱼终于能安静的睡个觉,屋子里的窗帘没有拉,阳光撒在钟鱼的床上,伴着晨光和钟鱼平静的呼吸,阳台上一颗不知名的种子悄然发了芽。

  “呦!来了啊~”封闭的空间里,满满的都是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汗臭味,高澹走进了这家位于地下三层的格斗场,自从上了大学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高澹就喜欢来这打一场,当然收入可观。

  “钟哥。”高澹看了看场地,虽说已经是白天但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和黑夜没什么分别,狂暴的观众,血腥的场地,有时候高澹都在怀疑这样的地方竟然没出过人命,“最近有什么好赚钱的吗?现金那种。”

  “现金?怎么你小子还有缺钱的时候?”

  “我家老头把我卡停了。”

  “你也有今天。正好我这儿有个肥差,很适合你这样的人。”钟哥话里有话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高澹,高澹下意识的转了手上的戒指。“五险一金,有住房补助。”说着钟哥居然给了他一张打印好的聘书。

  “妖怪管理局第三分区稳定员?高澹?”高澹看着这份聘书,笑了一下,对着钟哥说道:“谢了。”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钟哥,自顾自的摇摇头,继续说道:“以后我就不来了。”钟哥示意知道了,动了动手指头。

  “老孙,你儿子我安排好了,钱得到账啊。”高澹前脚刚走,后脚钟哥就给孙泽鹏打去了电话,“从今往后啊,你儿子改邪归正了。”说完就挂了电话,这什么事儿啊,老子花钱护着儿子还安排工作,人比人气死人。得,这朋友算是没了。

  高澹看着手里的这份聘书,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运动器材店,报复性的买了一堆运动器材,榨干了自己的钱包。老头?妖怪管理局?接你的班,你看我不搞垮了他。

  第二日,高澹来到了妖怪管理局三分局报道,果子里摇身一变,站在门口迎接了他。

  “稳定员高澹前来报到。”高澹看着果子里无精打采的说道。

  “欢迎新同志,这是你的工位。”顺着果子里手指的方向,高澹看到了一堆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朴素无华地方的东西。真皮沙发,红木桌子,外加一个巨大的曲面屏显示器。“就不打扰了。”说完这话,果子里就离开了。

  高澹看着眼前的一切,转了转手上的戒指,这地方着实是个摸鱼复习的好地方啊,弄垮了他还有些舍不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