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章 这谁顶得住啊

  沈晏文早早出了门,留他一个人在偌大的、陌生的房子里闲逛。没过多久便有人陆陆续续地进门上楼——他在谭家的东西,被一样不差的都送了过来。

  谭少琛想当然觉得这是白苏珑的手笔,那女人小家子气得就恨不得把他住过的地方都生化消毒一遍。他懒得管这些,问过佣人钱放在哪里后,便牵着大金毛出去了。

  名为遛弯,实则探路。

  沈晏文的住所偏远安静,他又不会开车,想要一走了之就得先弄清楚路,要怎么才能走到有人烟、能打车的地方。断了手的青年,牵着他的爱犬,一边碎碎念着“糖糖你要记得路哦”,一边悠哉地左顾右盼。

  道路两旁修得水泥墙上有大把未谢的迎春花,在和煦阳光里像金灿灿的门帘。谭少琛看着花,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暂且搁置脑后;他无聊地伸手摘了一朵,捏着花茎在手里来回旋着看了看。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从道路转角杀了出来,直直冲向他。

  谭少琛本就站在路边,可他傻乎乎的大金毛还没反应过来。这瞬间他几乎本能地拽紧了牵引绳,像要杀狗似的硬把金毛拖了回来:“糖糖!”

  狗是拽回来了,可他也因为用力过猛而失去重心,踉跄着侧摔在地上。那辆玛莎拉蒂就这么从他眼前呼啸着开了过去,驾驶座上的女人长发飘飘,他抬头时只看得见对方的后脑勺,且很快就没影了。

  “……这么窄的路飚跑车,”谭少琛被车尾气糊了一脸,“脑子有问题……糖糖你到底是不是狗啊,怎么反应这么慢,你干脆当猪算了……”

  “嗷呜,嗷嗷……”

  他一边埋怨着一边慢慢站起来,立马察觉自己脚踝扭伤了。

  ——这就是体弱多病的下场,随便一跳手就骨折,平地一甩脚就崴伤。他只能扶着旁边的水泥墙,慢慢往回走;好在糖糖虽然蠢,但很听话,也不再跑啊闹了,就跟在他身边慢慢往回走。

  要说怨天尤人,谭少琛小时候不懂事,也怨过。

  为什么别人跑跑跳跳日子舒舒服服,只有他三天两头病得下不了地;为什么都是谭家的孩子,只有他又是被冷嘲热讽,又是被无视。但埋怨再多也不会改变任何,逐渐他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他一瘸一拐地走着,等走回沈晏文的房子时,已经闷出了一身细汗。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辆玛莎拉蒂,正嚣张地停在房子正门外。

  红颜知己?金屋藏娇?

  谭少琛心里立刻浮现出这两个词。刚才那女人要真是和沈晏文有什么不正当感情纠葛的家伙,那这剧情可就有意思了——说不定刚真是想一车撞死他。

  他正琢磨着,是不是避开这种尴尬的会面比较好;他的傻狗偏偏拉着他往门里走,还好心得嗷了两嗓子,叫佣人出来接他。

  佣人也不明情况,连忙跑出来:“太太?太太您这是怎么啦!怎么受伤啦……”

  谭少琛尴尬到脚趾抓地,却只能硬着头皮笑了笑:“我没事,家里有客人来……”“原来是你啊。”他话未说完,从门里走出一位戴着墨镜的女人,“谭家死乞白赖送到我哥手里的废人,怎么,刚才撞到你了?”

  “……”原来是妹妹,沈晏姝。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对方气势汹汹,但谭少琛还是笑:“……没,没撞到。”

  “没撞到你在这儿一瘸一拐的做样子干什么?”沈晏姝站在阶梯上,居高临下还扬着下巴,“以为我哥喜欢柔柔弱弱那一套的?”

  这真的是沈晏文的亲妹妹?!

  差太远了吧?!

  沈晏文说话那么客客气气,他妹怎么说话夹枪带棒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正室上门来打小三了。谭少琛正疑惑着,半晌没想到一句合适的话回应;沈晏姝便从他身边大摇大摆地经过,回了她的车上:“谭少琛,你可真恶心。”

  “……”

  大小姐气鼓鼓地开车走了,谭少琛“哎”地浅浅叹了口气,转头向佣人求助:“能不能扶我一下,我脚踝崴了……”

  ——

  沈晏文:「我马上到家了,你准备一下,换好衣服,直接出门。」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躺在露台上无聊望天的谭少琛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他一边在心里吐槽怎么会有人发私人短信还带句号,一边用左手慢慢敲字:“我……可能……去不了了……我脚崴了……”

  他手机上才显示出发送成功,下一秒屏幕便被“沈晏文”三个大字占据,在他手里催魂夺命似的狂震。

  谭少琛并不是真的不愿意去——至少现在为止,沈晏文对他没话说;于情于理,在他跑路之前,他都应该好好配合沈晏文,不给他添麻烦才是。可他又是断手,又是崴脚,怎么看怎么像个灾星,上门吃饭像故意给沈家触霉头。

  青年无可奈何,接通电话:“喂……”

  “怎么会崴到脚。”

  “啊这……”谭少琛顿了顿,“出门遛狗的时候,被车吓到,摔了一跤……就这样了。我绝对不是故意不想去的,我跟你说的也是实情,我身体不好,生病受伤都是家常便饭……”

  “我知道。”他能听见沈晏文翻资料的声音,能想象到对方坐在车里仍然抓紧时间工作的模样,“但今天能不能坚持一下。”

  “……其实我觉得,也不是那么必要吧。”谭少琛道,“婚礼的时候也只来了你小妈,你父亲、你妹妹,我感觉不会想和我吃饭的……”

  电话那头诡异地沉默了两秒,沈晏文的语气听上去不太高兴:“晏姝来过?”

  “呃,是。”

  “是被她的车吓到?”男人的敏锐远超他的想象,“她是不是故意吓你了。”

  “……”

  “我回来再说吧,”沈晏文柔声道,“你等我。”

  这三个字像蜻蜓点水地落在他心间,泛起微妙的涟漪后迅速消失,留下“嘟嘟”地断线声。谭少琛怔在那里,一时间忘了把已然安静的手机从耳旁拿走。比起婚礼上的亲吻,或者昨晚落在他眼睛上的亲吻,“你等我”这轻描淡写的话,不知为何竟有股异常的力量,顿时把他拽进了难以言喻的悸动中。

  ——等等!谭少琛!清醒一点!!沈晏文是男的!!

  他猛地甩了甩脑袋,把没出息的念头全甩出去。这让他更加坚定了一件事,他必须得快点离开沈家,以免自己被坏男人洗脑。

  没过五分钟,沈晏文便回来了。

  男人大约问过佣人他在哪儿,走路带风地径直到露台,出现在他面前:“脚怎么样。”

  谭少琛的脚就搭在脚踏上,脚踝红肿地裸露在外面。

  “也还好,可以走路,就是有点痛。”谭少琛讪笑起来,“体弱多病的人是这样的啦,你不用太在意,我都习惯了……”“我怎么可能不在意。”沈晏文淡淡说着,朝佣人伸出手,“药给我。”

  “诶?我擦过药了。”

  “再擦一次。”

  青年想起身拒绝,可男人动作飞快,一巴掌摁在他肩膀上,把他摁回躺椅。他就看着沈晏文在旁边坐下,揭开药罐的盖,朝他脚踝上喷了喷;紧接着,男人的手触上他的皮肤,用来翻报表文件的手指摸过他踝骨的轮廓。

  这真是要了命了!!

  谭少琛忍不住地想缩腿,但对方看似动作很轻,实则将他制得死死的。他说:“摸我的脚……不太好吧?”

  “只是给你擦药而已。”

  沈晏文说着,手掌裹上他红肿的伤处,力道刚刚好地揉起来。

  青年疼得轻声抽气,男人却不紧不慢也不放轻。没揉几下,谭少琛便能感觉到脚踝在发烫,痛也没有那么严重了。

  这种事换成医生、佣人,他都觉得没什么;那是他们的工作、他们的本分,他们收了钱的。可要说有人是单纯的关心他才做这些……那就只有他妈和眼前的沈晏文。

  谭少琛微妙地红了脸,不再拒绝,等沈晏文说“好了”,他才蚊子哼哼似的说了声“谢谢”。

  “今天必须去我父亲那边一趟,委屈你了。”沈晏文淡淡说着,直接伸手去扶他起来。

  他闻到男人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整个人傻愣愣的完全丢失自主权,就那么配合着男人站起身,半边身子在男人的怀里。

  有一点谭少琛很清楚,沈晏文绝不是想跟他亲密接触或者占便宜才这么做的——主要是他没有必要,想要男色女色,沈晏文勾勾手指就能让人列队排出一条外环线。他越是知道,越觉得男人好得无可挑剔。

  也就越觉得心慌不已。

  这谁顶得住啊。

  万一他对沈晏文心动了怎么办?!心动了之后发现对方其实是个变态、暴力狂……或者另有所图,等想要的东西到手立刻把他弃之如敝履,都不给饭吃那怎么办?!

  直觉的警告和近距离接触的悸动糅杂成一团乱麻,让青年陷入混乱。

  即便心里惊涛骇浪,谭少琛面上仍然极力维持平静。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

  而沈晏文就顶着他面无表情的脸,温柔地替他换上外套,搂着他小心翼翼地下楼,出门上了车。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