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 吃饭还是打仗

  沈老爷子住的地方,比沈晏文的房子还朴素。

  郊区十几二十年前的别墅群,独栋两层,甚至前后只有小院,和周边邻居浇花时估计还能问声早那种。但没人会小看住在这里的人——这里建造之初,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谭少琛曾经也从白苏珑那群来家里打麻将的阔太们嘴里略有耳闻。

  圈子里都管这儿叫“富豪养老院”,这附近出门遛弯的老头老太太,说不准会是哪家五百强公司的掌权人。

  车在门口停下,还没等谭少琛动作,男人已经飞快地下了车,绕过来替他开车门。这种待遇让谭少琛惶恐,瞪大了他无辜的眼:“你亲自给我开门啊……”

  “你腿不方便。”沈晏文非常自然地朝他伸出手。

  “不至于,真的不至于,”青年拨浪鼓似的摇头,畏畏缩缩道,“好多了,你手法很专业,都不疼了。”

  他一边说,一边扶着车门要下去,就是没有碰沈晏文的手。

  对方也不勉强,收回手道:“千万不要逞强。”

  “我知道……”

  司机——谭少琛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就且称他为小张好了——小张见他们下车,调转方向便把车开进了车库,转头又打开后备箱,大包小包地提了好些东西出来,跟在他们俩身后。

  沈晏文这才道:“一会儿不管我家人说什么、问什么,你都照实说就好;没什么好顾忌的,就是对我奶奶,要尊重。”

  “尊重老人是吗,我超尊重的……”谭少琛尬笑着,手心开始冒汗了。

  ——从小到大他就没见过几次客人,通常有人来拜访谭品宏,他都会被勒令在房间里不准离开半步。而现在要见,就要见这种“贵人”,谭少琛紧张得头皮都绷住了。

  男人按了按门铃,很快佣人便穿着围裙出来开门:“少爷。”

  沈晏文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自顾自进了门。他只能跟在后面,忍着脚踝上的痛,看起来有些怕生地换鞋入内。有一点谭少琛倒是没说谎,被沈晏文揉过之后,崴伤的地方真没那么痛了,至少走路能看起来很正常。

  木质的家具,木质的地板,玄关还放着木雕的摆件,处处都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木香。他跟在男人身后,很快便看见另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迎了出来:“晏文,回来了?”

  他不由自主地往声源处看,目光从沈晏文身侧过去,看见的是一张朴素的脸。

  对,就是朴素。

  看起来三十多,不施粉黛的脸。但这女人可比白苏珑长得漂亮多了,五官精致得像艺术家精雕细琢出来的,眼尾略略有些细纹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成熟的、很温润的美。

  这应该就是沈老爷子的情人,勉强能算沈晏文小妈的女人,姓颜,叫颜惜,婚礼上跟谭少琛有寒暄过两句。

  “少琛,”颜惜看向他,莞尔道,“在晏文那里还习惯么。”

  “习惯,习惯……”

  沈晏文那么事无巨细百依百顺,他还能有什么不习惯的。谭少琛觉着自己可能是这么多年被人冷嘲热讽惯了,不挨嘲讽反而感觉怪怪的——早上沈晏姝那样嚣张傲慢,他完全OK;沈晏文和颜惜这么客气温柔,他浑身不自在。

  “再过一会儿就能吃饭了,在屋里随便坐坐;”颜惜说着,又将目光挪回沈晏文身上,“你爸还在生气,知道你这个时候回来,去院子里喂鱼了,你去好好跟他说说。”

  沈晏文刚想答应,又忽地往后看了眼。

  “啊我没关系的,我没关系的沈……”谭少琛连忙摆手,“晏文你去忙吧,我参观参观?”

  “好,你随便看看,我很快回来。”

  ——呼。

  他在心里长叹一口气,看着沈晏文往后院去了。颜惜确实是个看起来很好相处的“婆婆”,招呼佣人给他上了茶,客客气气说“就当自己家一样的”,转头进了厨房继续准备晚饭。

  虽然没人搭理他是省掉了很多麻烦,可沈晏文不在,他坐在这个古朴风格的客厅里,多少有些多余感。

  沏上来的是口感醇厚的中国茶,具体是什么种类他反正分不清;他就那么端着茶杯,一边喝一边往后院看,能看见沈晏文半个背影。

  从这家人的态度里,谭少琛不难看出来——沈晏文要强娶他的事,是“自作主张”,恐怕今天这顿饭可不是见公婆这么简单。说不准是一场硬仗。

  他正想着,忽地从右手边的房间里冒出东西落地的声响。

  难不成,沈家养了猫?

  这念头一冒出来,谭少琛就来了神,放下茶杯起身往声源那边走。那是走廊尽头的一间房,敞着门,却没透出什么光来。

  哪有人在屋里不开灯的,肯定是猫!

  这点好,他就喜欢小动物。

  谭少琛想着,轻手轻脚地踏进门,左顾右盼找着猫咪的踪影。可他很快就发现了,房间里没有猫,只有佛龛,和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站在塞满经书的书橱边上,脚边有本《新华字典》那么厚的经书,手里还拿着一瓶……可乐。正偷喝。

  “……”

  这瞬间气氛几乎凝固了,谭少琛困惑到眉头拧成麻花,不知自己是该如无其事地打个招呼,还是假装没发生过地迅速离开。

  不用说,这肯定是沈晏文的奶奶。

  在他犹豫的时候,老太太将可乐盖拧回去,伸着手要把它放回书橱最上层。可老太太压根够不着,难怪刚才把书都碰掉了。谭少琛迅速走过去,沉默着拿过她手里的可乐,塞进了上层两本书的缝隙里。

  “奶奶,老年人喝可乐,对身体不好的……”谭少琛一看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弯腰捡起书替老太太把罪证藏得完美无瑕。

  “咳,咳,”老太太不看他,自顾自走回佛龛面前,过了几秒才说,“我没有喝啊,你不要乱说话。”

  “好,没喝,”谭少琛道。

  “你怎么能在菩萨面前说假话,”老太太说,“快过来跪着,求菩萨原谅你。”

  “……”这么大年纪了还玩***呢?

  谭少琛实在不懂这是什么路数,只能抱着满心的困惑,到老太太身边的蒲团上乖乖跪下。可他的脚踝还伤着,走路的时候还好,跪下来疼得不要不要的。

  他悄悄调整着位置,用余光去看老太太在做什么。

  就和沈晏文差不多,老太太面无表情,手里拿着一串菩提子,慢慢数着,嘴里默念着什么。

  这家人,他真是一个都看不懂。

  过了约莫一刻钟,谭少琛疼得咬紧了后槽牙,老太太才忽地说:“你,是文文的媳妇儿?”

  “……嗯。”他艰难地应了声。

  “文文媳妇儿怎么傻乎乎……”

  “……”

  话题到这儿叫停,又是一刻钟过去了。

  青年悔不当初,上人家家里来就不应该瞎跑,看什么猫?现在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在菩萨面前罚跪。

  就在他快跪残废了的时候,颜惜的声音宛如天籁:“老太太,该吃饭了老太太。……少琛啊,你怎么在这里?”

  “菩萨面前别嚷嚷,也不怕冒犯,”老太太不高兴道,“文文媳妇儿陪我老太婆怎么啦,不行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该吃饭了老太太,快出来吧。”

  老太太这才慢悠悠地站起来,谭少琛如获大赦,跟着起身;老太太又朝他伸出手,他会意地递上自己的左手,供老太太扶着。颜惜见他们要出来,便转身回了客厅那边,老太太低声问:“老太婆喝可乐了没有呀。”

  谭少琛抿抿嘴,忍着脚踝钻心的痛,挤出一个笑容来:“在菩萨面前喝了,不在菩萨面前就没喝。”

  老太太又问:“文文媳妇儿手怎么坏了?”

  “不小心摔伤的,快好了,快好了……”

  他刚扶着老太太到了厅里,就看见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坐着的沈晏姝,以及刚从院外进来的沈氏父子。老太太喜滋滋地喊着“文文”,松开他就往沈晏文那边去了。

  谭少琛刚想缓口气,却和沈晏姝对上视线。

  杀气,赤裸裸的杀气——真正的难搞,现在才开始。

  沈氏一家,加上谭少琛一个外人坐上了餐桌,满桌子的菜卖相一流,就跟大酒店里做的似的,一点不像家常菜。

  沈父先动了筷子,颜惜才招呼着他们吃;谭少琛右手边是沈晏文,左手边是沈晏姝,气氛尴尬到他一动不敢动。他右手还残废着,根本无法用筷子,沈晏文的第一口菜便夹到了他的碗里。

  他感激地看向对方,却只看见对方漠然的侧脸。

  算了,专心吃,快点吃完快点走人。谭少琛这么想着,舀起碗里的菜刚准备送到嘴边,沈父忽然沉声道:“小谭。”

  这一声吓得他手一哆嗦,菜又掉回了碗里:“哎,沈伯父。”

  “我听说,”沈父道,“你父亲给你的陪嫁,就只有一条狗;这是不重视晏文,还是不重视我们家?”

  “……这应该……”谭少琛笑得极其难看,一瞬间脑袋运转速度快要突破极限,“是不重视我。”

  “一千万的儿子都不重视,”沈父道,“谭家是个大户人家。”

  “呵,呵呵……”

  “谁知道谭品宏是不是阴阳怪气地骂人呢。”沈晏姝冷不丁地接上一句,“谁家结婚陪嫁狗的?这不是侮辱人?”

  沈晏文就在这时开口了,语气冷得骇人:“不该说的话少说。”

  “哥,我说的是实话——”

  “去给奶奶盛汤。”沈晏文又道。

  看样子,这个妹妹虽然跋扈,但很听沈晏文的话。谭少琛就看见她忿忿地站起身,下一秒表情又松缓了下来,去拿老太太的碗:“奶奶我给你舀汤……”老太太什么都没说,正伸着筷子去夹拔丝地瓜。

  沈父连忙拦住她:“妈,这个你不能吃。”

  “我就吃一小块,那块最小的……”

  “医生叮嘱过,尽量少吃糖。”颜惜道,“您就忍忍,喝点汤。”

  老太太顿时拉下脸,沈晏姝的汤放到她面前,她也没有要喝的意思。这一幕看得谭少琛想笑——难怪躲在佛室里喝可乐,原来是家里人都不让吃糖。他正想着,沈晏姝忽然对他说:“我也帮你舀一碗。”

  “谢谢……”出于礼貌,谭少琛拿着他的碗站起身,递到了汤盅旁。

  他看着沈晏姝手里的汤勺提起来,带着浓白飘香的蹄花汤靠近他的碗……准确的说,是靠近他的手。下一秒沈晏姝就要转手腕,好像全然不知自己位置弄岔了,这么下去会全洒在谭少琛手上。

  可他谭少琛,怕死怕痛怕受伤,条件反射拦都拦不住。

  只见他手一缩,没拿住碗,直接砸进了旁边一碗红油口水鸡里。溅起的红油溅到了沈晏姝脸上、眼睛里;女孩慌了神,汤勺往下落地砸进汤盅,砸得汤汁炸开。

  “我的眼睛,弄到我眼睛了……”沈晏姝捂着眼喊,语带哭腔,“谭少琛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怎么这样?!我好心好意……”

  “赶紧去冲一冲,”颜惜招呼着佣人扶她去洗手间,又转头问谭少琛,“你没事吧少琛……”

  一顿饭才刚开席,场面就鸡飞狗跳成这样;沈父猛得一摔筷子,冷哼一声:“吃顿饭都吃不安生!”

  谭少琛尴尬地站在那儿,恨不得自己能再柔弱点,直接昏过去都好过现在这情况。

  这哪是叫他来吃饭的,是叫他来打仗的吧?

  “坐下吧。”沈晏文忽地握住他的手肘,力道不大却强硬地把他带了下来;接着沈晏文便起身,自顾自地舀了一碗汤放在他面前,“来,喝汤,颜阿姨手艺很好。”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