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章 还好他没动心

  这种情况怎么喝得进汤啊沈总,读读空气好不好?

  谭少琛心里这么想,可面上就凝固在那里,像一尊石雕似的一动不动。老太太趁乱夹了块拔丝地瓜塞进嘴里,含糊不清道:“哎呀吃饭啦,小丫头就是金贵,溅到又怎么了,洗一洗不就好啦。”

  沈晏文这时的温柔,就像故意让他更尴尬似的:“手不方便,那我喂你。”

  “别,别,”谭少琛连忙道,“我自己来。”

  他头快埋到碗里,拿着勺机械地一勺一勺将汤送进嘴里。味道确实很好,要不在这种场面下喝,应该能更好。

  即便有老太太打圆场,沈父也没有就这么算了的意思:“我们家只有你一个儿子,你现在和他结婚,将来打算怎么办。”

  他懂了,原来进门时颜惜说的“在生气”,是在气这个。

  谭少琛简直想给沈父搭腔:对啊,沈晏文你图什么啊?

  “如果要后代,从沈家其他亲戚那里过继一个;以后晏姝的孩子过继给我也是一样的;或者领养一个;如果非要是我的孩子,”沈晏文说,“那就代孕,人工授精……方法很多,不用担心。”

  “胡闹!”

  “不管怎么说,”男人说得非常理所当然,“我和少琛已经结婚了,我也说过,这件事上我不会听取任何意见。”

  “你不要以为集团现在让你管理,我就管不了你了……”

  “我们已经结婚了。”沈晏文又重申了一遍。

  局面太混乱,青年脑子一抽,接了句:“结了还可以离嘛,而且我们……”“我不会离婚。”沈晏文倏地看向他,堵住了他差点要说出来的“没领证”。

  这时,洗完脸红着眼的沈晏姝走了出来:“哥,这就是你非要娶的人?你看看我眼睛,痛死了……”

  “晏姝,该道歉的是你。”沈晏文说,“你差点烫到他。”

  “爸——你看看,明明是谭少琛故意的!”

  啊,救命啊,菩萨,他不想再呆在这个空间里了。

  谭少琛忽然由衷感到庆幸——还好他是铁直男,不会对沈晏文动心;他们要是情投意合地结婚,光是这顿饭就能吃得他委屈到心梗。

  紧接着,沈晏文站了起来。

  这一下极其突然,在场所有的人,包括谭少琛在内,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见男人走到沙发旁,将小张刚拿进来的纸袋提起来,一袋一袋送到家人身边:“这是少琛给大家带的一点礼物。”

  做完这些,沈晏文停在了自家妹妹的面前。

  谭少琛不明所以地看向他的脸——他从认识沈晏文以来,还没见过他脸黑成这样。

  男人眉头微蹙,眼神幽深令人难以捉摸他的情绪,泪痣此刻都没办法缓和他身上那股阴沉可怕的气势。

  “晏姝,你要跟他道歉。”沈晏文道。

  沈晏姝被吓得后退了一步,仍在嘴硬:“可他什么事都没有,我眼睛现在还在痛……”

  任谁都看得出来,沈晏文真的上火了。

  “算了,别这样,我的错,”谭少琛立刻跟着起来打圆场,还拉了拉男人的袖子,“我道歉,刚才是我的错,算了吧……”

  男人倏地抓住他的手,就那么牵着,继续说:“早上你开车,差点撞到他,他现在脚还肿着;刚才到底是谁在找事,你自己知道的。晏姝,如果你不道歉,以后就再也不要去我那里住,我现在结婚了,你一个女孩,也不方便再去。”

  “沈晏文,你怎么跟你妹妹说话的……”

  沈父正要呵斥,老太太又发话了:“干什么欺负文文媳妇儿,丫头还不道歉,舀碗汤都能洒了。”

  沈晏姝咬着嘴唇,一双大眼睛红着,泪汪汪地看着男人:“……对不起……对不起行了吧,早上我又不是故意的。”

  男人突如其来的较真,让谭少琛看傻了眼。

  只是崴伤脚而已,刚才甚至他都没溅到一滴汤,真的有必要为了他去和自己亲妹妹发火吗?

  他不明白其中到底有什么纠葛,但此刻被人牢牢护在身后的感觉,好得不能再好。男人的牵着他的手,相接的掌心里仿佛有什么正源源不断地涌进他的身体里。

  “很好,希望你以后能尊重你的嫂子。”沈晏文道,“饭我也吃不下了,我就先走了。奶奶,我过几天再过来看你。”

  “好啊好啊,”老太太笑眯眯地说着,起身往谭少琛走,“文文媳妇儿,你来。”

  “呃?”

  老太太把他从沈晏文手里拉走,布满皱纹的双手握着他的手,一边往玄关走一边说:“脚痛也不说,傻乎乎的……”

  她说着,把手腕上的菩提子摘了下来,套上谭少琛的手腕:“记得保密啊,别跟文文说,文文脾气大的哦……脾气太差了,等下要跟我老太婆生气了。”

  谭少琛一个没憋住,噗嗤笑了声:“奶奶,别喝可乐了。下次我悄悄给你带糖过来……”

  老太太笑眯了眼,扬声说:“文文,过几天要来看奶奶,要带你媳妇儿来。”

  “嗯,我会的奶奶。”沈晏文道。

  ——

  这顿鸡飞狗跳的饭,最后就在老太太的话语里结束了。

  谭少琛坐上车时人还在发懵,他看看车窗外,又看看手腕上的菩提子,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心俱疲。

  而男人仍坐在他身边。看合同。

  “沈晏文……”他说,“啊我又叫错了,我还叫不惯,给我点时间吧。”

  “嗯。怎么了?”

  “你家人都这么反对,你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青年皱着眉,一双大大的桃花眼里写满了疑惑,“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我爸手上?”

  他说着,扭过头去看男人的脸。

  两人的视线就这么突兀地对上,沈晏文眼底有微妙的光,跟刚才和妹妹说话的他判若两人。谭少琛的不由自主地又去盯那颗泪痣,顺带着将对方的深邃的眼窝、长而不密的睫毛都仔细看过。

  沈晏文确实是帅,帅到他都觉得对视起来好大压力。

  男人嗓音诡异地哑了下去,声音很轻却很沉:“因为太喜欢你,很多事就……无法两全的事,只能优先你。”

  咚咚、咚咚……

  心跳声一下大得夸张,他的脸瞬间热了起来,两颊飘起诡异的红色。

  “而且,只是我妹妹不喜欢;我父亲觉得选择你不够明智;奶奶很喜欢你,我看得出来。”沈晏文边说边靠近,眼看着要蹭上他的鼻尖,大抵下一秒那张薄唇就会印上他的嘴。

  听着自己咚咚咚跃上180的心跳,谭少琛凭借自己惊人的毅力挪开了脸:“……感觉你对你妹妹,好凶……我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

  “关系是很好。”沈晏文的声音离远了,“但不代表她可以欺负你;不止是她,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

  “你刚说了离婚对吧,”男人接着道,“这句话我也不希望再听到。少琛,作为我的伴侣,我会给你所有你想要的,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欺负你。你只要待在我身边就好,我没有其他要求。”

  无论多么诚挚的告白,用嘴说都很简单——谭少琛过去是这么想的。可沈晏文几乎没有感情波动的口吻,让这话莫名多了些可信。他有那么零点几秒,真的觉得“和这种级别的男人结婚是他血赚”。

  可也就是这不受控的念头,让谭少琛更加肯定了一件事。

  他必须跑路,趁着他还没对沈晏文动不该动的心思。

  ——

  回去他当然是再补了一顿,接着便身心俱疲地泡了澡,都抽不出精力去院子里遛狗,只能躺在床上装尸体。

  沈总到底是沈总,送他到家后只喝了杯水,又被什么工作上的事紧急呼叫,让小张陪着他出去了。

  结果天色才黑下来,谭少琛就窝在床上睡着了。

  他梦到小时候和妈妈一起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飘雪,不过那实在算不上美好的记忆,那之后因为受了风,他缠绵病榻一个月,差点没死于一场普通感冒。每次他生病,妈妈就会哭哭啼啼地自责,说她不好,她身体不好才害得谭少琛也病弱。

  ——怎么会是你的错呢妈,照这个逻辑,那也得是他姥姥不好,姥姥的姥姥不好……没完没了的。

  他半睡半醒间这么想着,忽地察觉到有人在碰他的眼睛、睫毛。

  那只手极轻,生怕把他吵醒似的,反而弄得他很痒。他嗅到淡淡的香水味,便知道是沈晏文坐在他床沿;他干脆装睡,一动不动地任由男人触摸。

  对方摸过他的眼窝,指腹顺着他的鼻梁往下,在他嘴唇上蹭了蹭后终于离开。

  “啪”的一声,男人熄灭了床头的灯。

  “别关灯!”谭少琛倏地睁开眼,可眼前什么也看不见,“我怕黑……”

  男人愣了愣,又迅速打开台灯。

  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了。昏黄的光映衬得男人轮廓更加深邃,谭少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就很麻烦,你体谅一下。”

  “不关灯睡不着……”男人忽地说,“我是说我,不关灯会睡不着。”

  “嗯?”这回轮到谭少琛愣了,“这有什么关联吗?”

  沈晏文没回答,只说:“我吵醒你了么?”

  “是啊。”谭少琛道,“你那样摸我的脸,我怎么可能不醒,又不是电视剧……”

  “抱歉。”男人低声说着,“你接着睡,晚安。”

  “噢……”

  沈晏文没再说什么,出去时还贴心地替他带上了门,每个细节都仿佛在说,他真的很喜欢自己。

  说“接着睡”,可谭少琛哪里还睡得着。

  他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多了;窗外夜黑风高,是跑路的好时候。

  他当机立断——两小时后,等沈晏文睡着,他就带着钱溜之大吉。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