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2

  二十三出生在一个穷困的山村,在她生下来之前,家里已经有六个姐姐了。自己自有记忆以来,一直被打骂,好东西是从来不会轮到自己的,想吃全靠偷。虽然她在家里是最小的,但是没有得到半点宠爱。实话说,这个家里就没有宠爱一说,睁眼就干活,能不能睡觉就看运气了。
二十三前面的大姐二姐都被累死了,三姐因为偷吃被发现打断一条腿扔了,四姐和五姐是被饿死的,六姐有天被父亲拉走之后再也没回来。二十三猜测和三姐一样被扔了,直到自己也被父亲拖走的时候,二十三才知道真相。
那天,二十三正在家里藏个地方发呆,顺便偷懒。她在想怀孕是什么,这个问题她只要一有空就想,好久之前她在院子里扫地,妈妈突然从屋里跑出来照着院子一顿狂吐,二十三很生气又不敢发火,自己马上就要打扫干净了,妈妈又给她弄乱了!只是后来家里人都没有注意到院子,二十三开心坏了,扔了扫帚躲回了自己的藏身地。这个藏身地是自己和六姐一起找到的,六姐被扔了之后,这个地方就只藏她一个人了,宽敞了不少。
妈妈吐了之后家里就来了个人,是奶奶带回来的,背了个长盒子,身上一股特别苦的味道,就是那人说的妈妈怀孕了,还让吃点好吃的。二十三特别开心,准备等家里有了好吃的,自己一定要偷点出来。但没想到家里这次防的特别严,自己一直没找到机会。
慢慢地妈妈肚子变大了,二十三觉得妈妈变成了怪物,能躲就躲着。就这样,那个说妈妈怀孕的人又来了一趟,二十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那人走时全家都特别高兴。这次二十三没有什么期待的,上次好吃的都没轮到自己,这次肯定又和自己没关系。
二十三自己一个人发呆,父亲送走那人后,回来就喊二十三,二十三一惊,赶紧出来,她怕不及时又得一顿打。
只是父亲没说什么,拉住她就走。二十三一慌,就要抽手,只是四岁的小娃娃,力气哪里抗得过一个大人?
二十三还是被拉走了。
“这是我家七妞,您看?”二十三的父亲一只胳膊夹着她,和一个尖嘴猴腮的人说话。二十三一阵害怕,因为她从尖嘴猴人口中听见了六姐。
“这个倒是比你家六妞标志,卖到大户人家里,不一定能伺候人家的大少爷,这月钱可是多着呢。”
二十三这才知道,六姐被眼前这人送去伺候别人的大少爷去了。这样一想,能离开那吃人的家,去伺候别人也好。
只是这个世道,永远不会让二十三这样的人有好日子过。
跟着尖嘴猴过了一阵子,在一户人家相看下人的时候,二十三被尖嘴猴提溜出来。
她听见尖嘴猴这样说:“妈妈您看这个咋样?”尖嘴猴抓着二十三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二十三头皮生疼,脸上可是狰狞。
那妈妈绕着二十三左右看了看,最后又定在二十三的脸上,满意说道;“嗯,不错不错,很是标志。这脸扭成这样都那么漂亮,我很满意。”
尖嘴猴龇牙一笑:“可不是嘛,这丫头才四岁,以后啊更标志!”
妈妈一听更满意了:“这可好,有大用处了!”
尖嘴猴一听,舔着脸笑:“既然这样,那……”
妈妈很是爽快,钱货两清后,二十三被家丁拉着跟在了妈妈身后去了一栋大房子里。
二十三就此住在了这户人家里。
这户人家不一般,给丫鬟的衣食住行,按照二十三这几天的见闻来说,那就是小姐的生活。现在二十三不叫七妞了,主人家给她取了个新名字,叫净瓶。
二十三在这里生活可是惬意,只需做完自己的活儿,剩下的时间就都是自己的了!这样也用不着二十三主动去争取什么。以前在家,二十三也是为了生存,所求的只是吃饱喝足,简单活着而已。
来了这里后,二十三还有了个好朋友,同样是伺候小少爷的丫鬟,叫朱雀。朱雀性子可好,温柔体谅人。刚到这里时二十三吃撑了,好几天下不了地,这期间她的活都是朱雀帮她做的,二十三很感动。
所以后来再看到有别的丫鬟欺负朱雀时,二十三都会上前和其他人争辩一番。后来问朱雀才知道,其他人之所以欺负朱雀,是因为她的名字:“我的名字,是小少爷亲自取的。”
朱雀晚上和二十三一起睡的时候,抱着二十三和她说话:“我当年进来时,和你一样是丫鬟里最小的。小少爷见着我高兴,就给我取了名儿。”说到这里,朱雀有些委屈,“她们就是嫉妒小少爷给我名字!”二十三不理解:“不就一个名字吗?我的名字也是老爷太太给起的啊?”
朱雀顿了一下,翻了个身:“不一样的。”
之后二十三再怎么询问,朱雀都不再说话,仅有一次的谈心就此结束。再之后,朱雀便渐渐与二十三疏远了。
两人本是一同伺候小少爷,如今却是一个收拾东头,一个收拾西头,再碰不上了。
二十三因为失去了一个朋友伤心了好几天。不过也就几天,二十三从不为这些过度难过,能吃饱就是她的底线。
这户人家姓李,除了男女主人外,还有一个小少爷,有两个小姐一个出嫁一个留洋。平日里家中只有夫人在家,老爷有公司需要管理,小少爷要上学。
之前买二十三的妈妈是夫人的奶娘,那日只买回了二十三一个,让她和朱雀一起伺候小少爷,再之后没什么动作。
这日丫鬟们聚在一起吃午饭。今天是上元节,李家给丫鬟们放了半天假,众丫鬟都在商量下午要去哪儿玩儿,连吃饭都很热闹。突然有人来说听到了夫人和奶娘的对话,众人都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只是那丫鬟看了一眼二十三便不再说话。
二十三见状,加快了速度,吃完饭拿着碗筷赶紧走了。
丫鬟们见她走了,急忙示意来和她们讲话的丫鬟,只是那丫鬟仍旧没开口又看了看朱雀。
这下丫鬟们都知道是关于少爷的事了。
朱雀被看的一脸窘迫,饭也没吃完就抱着碗筷离开,准备回到厨房再吃。只是朱雀刚出了门就和二十三迎头碰上了,吓得朱雀心都要跳出来:“死妮子,你要吓死谁?”
二十三一脸抱歉的帮朱雀顺气:“姐姐先别气,让我听听那几个烦人鸟儿要叽叽喳喳什么?”
朱雀一听,声音悄了下来:“正好,我也有此意。”
两人挪到门口,两只耳朵支楞着听话。
屋里几个丫鬟见朱雀和二十三都离开,忙打听起夫人和奶娘在说什么。
来通消息的丫鬟是金桃,在客厅伺候之前是小少爷的伺候人,后来朱雀把她顶了。
金桃一脸愤怒:“姐妹们,我可在夫人门口听说了,”说着又压了压高上去的声音:“高妈妈和夫人提议要认净瓶当干女儿呢!”
众丫鬟一听,立马炸开了锅。实在是不平,李家这些丫鬟都是夫人亲自掌眼留下的。夫人的眼睛只看脸,毕竟伺候人的本事想有就有,好看的脸蛋可不是谁都有的。可以说,在整个镇子都找不到比李家丫鬟更标志的了。
二十三才来李家多久就要上升成主子?想都不要想啊。身为李家的丫鬟,出门都要比别人高一层,如今却不如一个二十三,是个李家的丫鬟都不服!
哪想这还不是大消息,金桃接着又说:“我还听夫人说,要把朱雀提成小少爷的房里人!”
这下可不只炸锅,是把房檐也炸了。
什么?
“房里人?”
“朱雀?”
一众丫鬟惊得连饭都顾不上吃了。
“不过,这不是肯定的事儿吗?”金桃酸的不行:“小少爷屋里的丫鬟就朱雀一个,如今时候到了,提成房里人可不就是顺理成章吗?”
李家的丫鬟真真是好质量,四字成语张口就来。
“……”丫鬟们这回都哑火了。能说什么呢?金桃都能理出这个理,在座的丫鬟都是人精,都明白。
也正是因为都明白,才更难过,明明都是同一茬子的,偏偏是朱雀被小少爷提走。
当年,李家刚来这儿,李老爷事业起色稳定后,夫人就为家里物色开丫鬟了。
夫人共买了十个丫鬟,主屋里两个,大小姐两个,二小姐两个,小少爷一个,厅里三个。
小少爷当时还小,身边有一个李家在路上买来帮忙照顾人的。安家后,人便直接放在了小少爷身边,就是金桃。
要说丫鬟中最嫉妒的,无疑是金桃了。好好伺候着小少爷的自己,却被后来的把自己给顶替了。
当年因为小少爷本身有一个金桃,这次夫人就打算只给小少爷挑一个,凑齐俩。谁想到小少爷居然只要一个,便是自己看准了的朱雀,连名字都是自己给取的。
原先照顾小少爷的金桃自然而然和厅里的三个丫鬟做了伴。
“各位?咋不说话?”金桃发泄完,本想着大家能和她同仇敌忾,结果却看到大家沉默不语。
“金桃姐,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这都是主子自己的主意。”
“对啊,金桃姐。这都是夫人的意思,我们生气也毫无办法啊。”
“就是就是……”
一个丫鬟开了口,剩下的也相继说了话,都是一个意思。
金桃看着饭桌上窝窝囊囊的几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我……”
其余几人都低下头,不打算再说什么。
见指望不上几人,金桃咽了口气:“算了,本来也不指望你们什么!只是我竟不知道,你们几个连话都不敢说,我金桃真是走眼了!哼!”说完直接甩袖原路返回,连饭都不吃了,估计是被气饱了。




南抒 有话要说:无感情的周更机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