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3

  李家饭堂后门口偷听的两人也空着脑子回了屋。
本想着吃完饭出去玩耍的,这回听着个大消息,顿时没了心情,二十三打算先消化消化。
旁边朱雀却笑开了颜,这回她也不想着和二十三之前的嫌隙了,开心地抱了抱她:“净瓶,我要发达了!你祝福我不?”刚过了年,二十三才五岁,就和之前听不懂取名一样,现在她也听不懂朱雀的发问,只回答了表面意思:“朱雀姐姐说什么?你发达我当然要祝福你啦!”
只是二十三不懂当时金桃说的话,朱雀姐姐本来不就是小少爷的房里人吗?怎么还用夫人再提一遍呢?自己也是小少爷的房里人,那自己是不是也发达了?
“那不一样。”朱雀回答她。
二十三一听这四个字顿时紧张起来,上次朱雀姐姐说完这四个字之后,就和她远了,这回……
还没等二十三问,朱雀又说:“不过,你这回也要发达却是真的了。”只是说这话时,朱雀眼中有着怜悯,二十三也没看出什么,只是开心道:“是吗?”
晃了晃双腿,二十三又道:“不过也没什么,现在的日子已经让我很开心了!”
朱雀想起二十三刚来这里吃撑下不来地的时候,“没心没肺。”说着又笑得心酸。
摸了摸二十三的头,朱雀说:“以后我就护着你。”
“好!”二人关系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二十三挺开心。和朱雀在屋里度过愉快的中午后,二十三还是出了门,她有自己的事情做。
“早些回来,按照金桃姐的说法,夫人定要在今晚叫咱们说话的,别晚了让夫人不喜。”临二十三走前,朱雀叮嘱了一嘴。
二十三十分满足现在的生活,所以尤其感谢收了她的李夫人,惹李夫人不喜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做的,保证自己肯定提前回来就赶快跑走了。
二十三五岁,虽然村里的家让她没有留恋,但深刻的记忆不是说忘就能忘的。她还记得和自己相同命运的六姐,这次出门就是去找尖嘴猴。

“什么?”二十三脑袋一轰,身子都变得轻飘飘起来。
“你若想看她最后一眼,趁着天还没黑就赶紧去吧。”看门家里也有一个闺女,见二十三一副受打击的模样,好心告诉了她六妞的裹尸地点。
“叔,她不是来当丫鬟的吗?怎,怎么还能死了呢?”好容易从尖嘴猴那里得来六姐的消息,结果六姐死了。
“这……”看门不好说,但又看这女孩儿可怜,和姐姐一起被卖了不说,还没卖到一起,现在姐姐又死了,只留一个小的,还这么貌美,简直是藏起来都招祸。遂小声提醒道:“你那姐姐……得主家喜欢,糟了嫉妒,这才被害死。”
看着二十三越睁越大的眸子,看门拉着人离开门口去了拐角:“这高门大户、商贾人家人多事情多,你姐姐这种事没有哪户人家没发生过的,你若想好好活着,可要藏好你这张脸!”说完,看门又叹口气,自己说这些有什么用?看眼前闺女的穿着就知道早已被人买走,现在说的这些还不如不说,平添了烦恼。
转头又想,自己说出来好歹吐了口气,只是可怜那闺女。奈何这世道,就连自我救赎都得抢……
天将黑,二十三回李府了。
她还是没看六妞最后一眼,虽然那是自己姐姐,但也是个死人,二十三害怕。
二十三失心落魄的回到自己屋里,呆了许久,脑子里浑浑噩噩,小脑袋里一直在想那个看门叔说的话。一路走回来,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记住大户人口多,事情多,自己的姐姐被人害死了!
人口多事情多,二十三是知道的。李府主人有五个,两个不在家,光三个人家里就有十二个丫鬟婆子,还不算不在房子里伺候的。自己每天也是从早忙到晚,事情确实多。
只是仅这样,六姐怎么就能死了呢?难不成是累死的?竟是和大姐二姐一样吗?
想到这里,二十三把自己圈起来,没想到离了那个家,居然还是一样的命运!
悲叹了半天,二十三还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她向来活在当下,即使累死也是以后的事。当然让她不再悲伤还因为她饿了,下午出门从开始的惊喜到后来的惊吓,自己都没来得及想起吃饭。
重新回到现实,二十三才发现府里的不对劲,朱雀不在屋里,其他丫鬟也都不在。虽说今天主家放了假,但因为朱雀之前对自己的叮嘱,相信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想法,现在早早回来了才是。
正下地四顾寻人,夫人的奶娘来了。
“净瓶?你怎才回来?”
“我……”二十三正欲解释,一个踉跄被奶娘揪走:“快随我走,厅里就剩你一个没到了。”
不明所以地被带到客厅,二十三才发现大家都鸵鸟一般挤着站在一起,生怕被人看见。自己这时候过来,真是太显眼了。当然,二十三年纪还小,想不清楚,她只觉得突然变得不自在了许多,大家都盯着她。
单独来了,二十三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眼皮底下,倒不好再当个鸵鸟。
客厅重新安静下来,心态平稳的二十三渐渐听到了啜泣声,从小少爷房里发出,听着正像朱雀。
悄悄环顾一周,果然少了朱雀。
这时夫人也终于发话了,二十三明显感觉到,夫人开口那一刻,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今日发生的事,”
二十三感觉周边空气又是一窒,自己也不甚舒服。
夫人继续讲话:“在开始我已经着人去查了。”搂了搂衣服上的毛领,“如今你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一切原原本本的讲给我听。”
大厅里的女孩又都提起了心,拉别人挡自己做升级版的鸵鸟。
“你!”李夫人直接指了一个丫鬟,后又看向众人:“你们所有人都要说!妄想闭嘴的,那舌头不要也罢!”
众人一惊,二十三也害怕的一哆嗦,她害怕掉舌头。
被指的丫鬟腿一软,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对侧过身坐着的李夫人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夫人!我就是厅里的,朱雀姐姐是小少爷房里人,和我一向没有交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李夫人挥挥手,奶娘让人把丫鬟扶走。
“不争气,空有其表!”李夫人对自己选的丫鬟胆气居然这么小很生气,又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深觉自己的眼光大不如前。又庆幸有奶娘在身旁,自己还算有余力。
“你们在我家都有几年了,”李夫人开口感叹:“除了刚来的净瓶。”说着分了几丝眼神给二十三。
“这几年你们各司其职,为我省了不少麻烦,我也感谢你们。”李夫人选人选脸,做起事来也靠谱,家里的事从没有让李老爷操心过。
“但若想着用自己劳心劳力几年换我今天的一回原谅甚至放纵!那你就想错了。我李赵氏可从没有让别人牵着鼻子走的心思。”
“究竟是谁做的,现在站出来我还能从轻发落,若被我揪出来,可是怎么求饶都没用了!主犯同犯一并收拾了,净我李家的风气!”
李夫人威逼了半天,终于有丫鬟撑不住说了实情:“主子饶命!我们只是恶作剧,在朱雀的门上放了水盆,可那热油却不知是谁黑了心换上的。我们万万不敢害人啊主子!”
招供的丫鬟涕泗横流,早没了之前的貌美,狼狈极了。
李夫人见事情有了起色,行动也缓了下来,让奶娘又扶走人,开始了下一攻势。
人群中的二十三也听懂了自己不在的下午发生了什么事,竟是朱雀姐姐被门上的热油浇了头!这事儿连李夫人都出了面,可见朱雀姐姐伤的不轻。
想到这里二十三有些待不住,给自己打了打气迈出步子,颤抖着声音向李夫人请求:“主子。”
李夫人见这一幕,头次露出惊讶的表情。
“净瓶和朱雀姐姐同住一屋,今天中午离府,将夜才回来,我想先去看看朱雀姐姐。”
二十三顶着一屋子人的目光,在李夫人同意后进了小少爷的房间。
小少爷马上高小毕业,再开学要去实业学堂念书,每天都很忙,一般都是老爷接放学的小少爷再一起回来。所以现在小少爷的房间里只有朱雀和确定没有嫌疑的两个丫鬟在,医生已经处理好伤口早早离开了。
当二十三进了屋,当时就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朱雀狠狠吓了一跳,可算是报了中午的仇了。
捂住忍不住想惊叫的嘴,二十三挪到了朱雀的旁边,看见朱雀满脸的痛苦,还得忍着不***出声。细碎的声音断断续续发出来,二十三眼睛想流泪。
不算太大的房间又容纳进一个人来,两个没有嫌疑的丫鬟和朱雀也没有很亲近,自然都给二十三让出了地方。
“朱雀姐……”二十三刚叫出声。
“净瓶!我的好净瓶,帮帮姐姐!”朱雀看到归来的二十三十分激动。
害怕再伤害到朱雀的二十三忙退了一步,却被眼疾手快的朱雀拉住了衣服:“净瓶,有人要害我,你快去告诉夫人,是金桃,一定是金桃!她嫉妒我马上就要成为小少爷的房里人,所以才使计毁了我的脸。”说到这里,朱雀忍不住又呜呜出来:“我惨啊,竟遇见了金桃这个黑心人!净瓶你帮帮我,定要让夫人处置了金桃为我报仇!”
二十三听见朱雀这一番言论,被骇的说不出话,噔噔噔不住地退出了小少爷的房间。





南抒 有话要说:周更机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