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4

  大厅里,二十三重新站回队伍,平复好心态后,悄悄环顾四周,才发现金桃就站在自己旁边。
立刻二十三就吓得赶紧离远了金桃一步。
自以为做的不动声色,实际上大厅的人都看了出来。
二十三才五岁,哪里会隐藏?不止这一步,之前退出了小少爷的房间,是个人都知道肯定是朱雀和她说了什么,偏偏二十三还装出一副平常的样子哄骗李夫人。
众丫鬟松了一口气,李夫人这一轮的枪口有目标了。
谁知李夫人谁也没问,一挥手:“今天例外,你们都回屋吧,暂且用不着你们了。只是谁要敢心虚逃跑,这地界不敢抓平民百姓,抓几个自家的丫头还是易如反掌的。”
众丫鬟或提心或松气儿,安安静静退走了。
二十三还是回的自己和朱雀的小屋。过了一会儿,朱雀就被几个丫鬟扶回来了。二十三头皮一紧,想起朱雀的惨样子浑身起鸡皮疙瘩,一步也不敢挪。还是扶人的丫鬟喝了一声,二十三才腾开地方。
“朱雀姐姐……”待人走后,二十三小声叫唤,仍旧不敢上前。
一会儿,二十三听见炕上朱雀压抑的哭声。
“朱雀姐姐。”二十三这回终于上前了,见朱雀头上还是裹得严严实实,头顶的纱布还泛着黄水,朱雀的眼下氤湿了一片,是眼泪。
“净瓶。”朱雀呼喊着二十三的丫鬟名:“我这辈子算是毁了……”
听着朱雀的呜呜声,二十三彻底放下害怕,贴着朱雀坐在了炕沿,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自己还是一团乱麻,指望她这时候能劝说朱雀,得是猴年马月了。也幸亏朱雀不指望,仍自顾自说话,二十三只管听着就好。
小小的屋里,只有逐渐平静下来的朱雀窸窸窣窣的说话声,二十三一动不动。
因着药效的作用,朱雀喃喃着睡着了,二十三见状也悄声躺下,战战兢兢地睡着了。
今天经历了太多,二十三睡得不踏实,一个劲儿做梦。

“小七!”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儿悄声叫着另一个更小的。
“六姐姐。”听到自己姐姐的呼唤,小七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了,赶紧扔下扫帚向六姐姐跑了过去。
春气天,正是刮大风的时候,漫天黄沙吹得人都变黄了。小七抖抖头上的沙子,呸呸着向六姐看去。
六妞献宝似的将双手捧在小七面前打开,小七看清了六妞手里的东西之后,眼睛立时放出了光:“六姐姐,是给我的吗?”
“给你的。”六妞直接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小七的嘴里,竟是块儿糖。
等小七舔舔嘴巴回味够了的时候,才问道:“姐姐哪里来的?我还想要。”小七在这个家里能吃到的唯一的零食就是六姐拿回来的糖了。
“你每次都问,见我哪次告诉过你?”六妞瞥她一眼,将小七的手伸进手盆里洗洗刷刷。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小七跟屁虫一样,跟在六妞身后使劲问来问去。
“告诉你了,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粘着我了呀!”六妞踩着小凳子拿锅刷刷锅。
小七才不管这些,没有思考的继续说:“不会呀,我会粘着你的!”
“你就是现在说说,告诉你了你才不管以前自己说过什么。”
“不会的,我记得的。”小七继续说服六妞。
“会的!”
“不会。”
……
“六姐姐我还冷。”寒冬腊月,六妞和小七缩在柴房里,小小薄薄的毯子连两个小孩子都遮不住。
“没事,我带你偷偷去厨房。”六妞说着搂着小七裹着毯子就要移动。
“姐姐我冷,我不饿呀?”不久之前,两人摸进了老母鸡的窝偷了两颗蛋生吃了。
“跟我来就行,嘘——”六妞给小七比了个食指,万一被发现污蔑她俩偷饭吃,又免不了一顿打。真偷了还要躲,总不能没偷反而被打骂。
小七被冻得不行,也不管姐姐说啥,跟着就去了。
偷偷摸摸进了厨房,六妞把小七夹在自己和灶台中间,引得小七一阵惊呼:“哈!好暖和啊!”
“嘘!”六妞又比了个食指,“别说话!赶快睡觉,明天趁早咱们还得回柴房呢。”
“昂昂!”
……
黎明天,借着月光,两个小影子手拉着手贴墙边往房后走去。
“六姐姐,我好困,要去哪呀?”
六妞只是拉着小七走,没说话,只是速度快了些,小七顾不上说话了。
不一会儿,两人到了房后,小七这才发现房后的秘密。
小七家,正房西面是柴房,东面是厨房,一间挨着一间。房后面又不一样,在柴房和正房的连接处,赫然有一处一米宽的锥形缝隙,两间房子连接没有了紧密,是当初盖房子的时候就造成的。
“哇,六姐姐!”小七兴奋极了:“你太厉害了,这里以后就是咱们的秘密基地了!好不好?”
六妞点头道:“当然。不过你不能告诉别人,这里只有咱俩能知道,不然的话,咱们以后就不能来这里了。”
小七连连保证。还好她本来就不是多嘴的人,不然六妞宁可空着也绝不敢把人领来这里。她就觉得房子几面墙都是方方正正,怎么会有一面墙歪成那样?这才叫她发现这里。
另一个人儿早乐的连自己困都忘了,兴奋的在新有的秘密基地里抑制不住地撒欢儿。
“小声点,别被发现。”六妞警告着。
“嗯嗯!”
……
大早起,六七俩小人还窝在柴房里睡觉,一个男人声就咆哮起来:“六妞,过来!”
是她俩的爸。
大嗓门直接把两个都吼起来了,不过男人不在乎。边吼边走过来,话说间就到了俩人面前,直接一手拦腰抱起六妞就走。
这一下两人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尤其是被提走的六妞,急忙要自己下来:“大,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凡是和这家人牵扯的,就没有好事,不怪六妞紧张。
“乖乖的!”说着男人直接在六妞背上拍了一拳,当下六妞就再没说出话。让男人顺利带走了。
旁边小七惊吓连连,听到打肉的闷声后心跳的控制不住,见六妞要被带走了,才慌忙回神起身拽住六妞的衣角:“六姐姐——六姐姐别走!哇——”
登时,小院儿里全是小七的哭喊声,底气十足,嚎的止不住。
“放开!”男人也是来了气,小丫头片子手上劲儿还挺大,硬是拽着六妞的衣角被男人一起拖出了柴房。
嘭的一脚。男人又把小七踹回柴房,胳膊夹着六妞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黄昏才回来的男人放下手里的东西。第一件事就是把小七关进柴房饿了三天。
之后小七再也没见过六妞,秘密基地只剩下了一个人。
……
二十三睡着,很不安稳,黑暗里额头皱着,眼睛闭得死紧,怎么都睁不开。
“小七——来看看我啊——你为什么不来看我?”
“啊!”
猛一起身,二十三双眼发蒙,耳边一阵嗡名声。
呼哧呼哧喘着气,借着照进屋子的月光,二十三看着点点的光明,驱散着自己内心的恐惧。
炕上另一头,朱雀还昏睡着,一动不动。缓过来的二十三见着,也不敢往过靠,只能往另一头蹭去,挨着墙边边勉强又进入了梦乡。只是今天二十三注定难眠。
没多久,二十三呼吸又急促了起来,头上都是汗,被子和衣服紧紧地包裹着她,让她呼吸都很困难。
“净瓶!你为什么不告诉夫人,为我报仇?”说着,朱雀一步步逼近二十三,手里拿着自己头上的绷带,仿佛下一刻那绷带就要套在二十三的脖子上一样。
“不怪我,是夫人让我们散的,不是我不告诉夫人……”但二十三的辩解没有使朱雀信服,仍旧拿着绷带往二十三头上绕去。
“啊——”二十三终于跑了,出了门便猛跑,又砰的一声撞得被反弹到了地上。
“净瓶,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二十三抬头一看,直怪自己运气不好,刚逃脱了朱雀,这回又撞见了金桃。
金桃又道:“知道了我的秘密,你就不能活了。说罢,我可以让你自己选一个死法。你想怎么死?”
“啊——我不想死!”说着二十三起身就要推开金桃继续跑,结果双手却穿身而过。二十三一惊,身体便轻盈起来,所有画面都在瞬间消失不见。
这时候,二十三什么情绪都随着画面没了。看着自己身处一片黑暗,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二十三才感到了些微安心。
慢慢的,二十三感觉四周的寂静被轻轻打破,嘈杂声逐渐清晰起来,脑袋一凉,她醒了。
外面还是黑的,还有点明,这一点明还在慢慢变大,渐渐将黑暗全部驱走,东西两街的动静渐渐传遍整个城镇。
二十三自从惊醒后再没睡着,将自己蜷缩在一起,看着太阳渐渐升起,听着声音逐渐变大,四周又变回了自己所熟悉的地方。
早上丫鬟们来观察朱雀的状况时,发现二十三居然还在睡觉。或许是昨天共患难的原因,来的丫鬟顺手推了推二十三,没想到入手一片柔软,二十三就好似一团发酵过了头的面一样,吓得丫鬟心肝儿一颤。定了定神,丫鬟才又上去探了探二十三的鼻息,还好是有气的。丫鬟出了口气,但随即又发现不对,这气息未免太滚烫了!
继昨天之后,又一顿手忙脚乱,医生确诊二十三生病了。




南抒 有话要说:机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