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5

  朱雀和二十三作为李家小少爷的屋里丫鬟,寝屋就在小少爷的隔壁,平时照顾也比较方便。这回照顾小少爷的两个人一个病一个伤,李夫人直接把剩下的丫鬟按照寝屋两两分组,打算重新选一组伺候小少爷。
打这个消息出来,李家所有的丫鬟都兴奋坏了,人人都想将朱雀和二十三顶下来,甚至连两人还没确定下来的新身份也一并抢了去。
两人的地位瞬间一落千丈,如此一来,朱雀的伤势迅速恶化了。
另一个二十三因为只是生了病,李夫人还打着认她当女儿的主意,便给安排了一个单间,每日吃着医生给开的药,其他便也不管了。不论如何,生病了总是不祥的,李夫人不愿意二十三距离李家人太近,关注也比从前少了。
这日,二十三依旧待在李夫人给安排的单间里发呆。眼里终于有了不同于五岁孩子的复杂,她现在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二十三和朱雀是李家丫鬟里关系最好的。两人分别养身体后,她曾偷偷去看过朱雀。只是没想到朱雀竟是那般境地。
“我和你说过,我这辈子算是毁了。”朱雀躺在床上,看着还有人能来看自己,哭得不成样子。好容易止住了哭,眼里全是淡然。
“朱雀姐姐你怎么成了这样?”见了朱雀,二十三简直难以置信。
“那有什么?他们没把我直接扔大街上,我已经是感念他们留给我的最后一点体面了。”朱雀仿佛真的很感谢一样,若不是眼里没有掩饰的不甘和愤恨。
二十三仅仅是几天没见,花容月貌的朱雀姐姐竟是大变模样。那天的那盆油是滚烫浇下来的,朱雀完全没有防备,从头顶直接淋到了脚。幸亏冬天穿得多,肩膀以下烫伤还好。只是害人的人也没想伤她其他,单单是脸就能让朱雀断了生机。
朱雀的脸烫伤最严重。头皮因为有发髻遮挡,伤的还不算严重,只是头皮边缘燎泡密集。脸上则不同,细嫩的皮肤连掐一下都会留疤,一盆热油兜头浇下来能保住眼睛就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但李家最不缺的就是花容月貌的丫鬟,少一个朱雀,还会有另一个补上。
夫人不是有给你请医生吗?我明明听到的!
二十三很想这样询问,但短短两天经历的太多,让二十三终于学会了思考,而不再是单纯的询问。不是所有人都是她的六姐姐,还有金桃这样的黑心人存在;还有李夫人这样言行不一的存在;还有胆子小却敢聚众害人的丫鬟们存在。
“看到我的脸了吗?”突然,朱雀欺身上前,一把抓住二十三的肩膀,强迫她直视自己狰狞可怖的伤脸。
二十三入目的就是满是燎泡、黄水的脸,还带着一股食物变质腐坏的味道。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二十三惊叫起来,却又被朱雀喝止住:“闭嘴!听我说!”
“你想不想变成这样?”朱雀问她。
“不想!我不想!”二十三摇着头,“金桃已经被夫人弄走了,不会再次发生的。”
“呵!”朱雀眼睛不屑的一瞥:“那又如何?走了金桃,还有别人。只要你足够的招人嫉妒,总有些人,她就会忍不住的朝你出手。”说着,又躺了下去,刚刚的暴起已经让她失去了太多力气,“总觉得,除掉了比自己好的,那自己就是最好的了!”
“呵呵!”朱雀笑着留出了眼泪:“如果时间回到之前,如果我知道了金桃的丧心病狂,我一定不会再因为夫人的消息高兴地忘乎所以了,我一定会更加仔细的检查我周围的事物……”
二十三看着朱雀疯疯癫癫的样子,害怕地退了出去。屋里的朱雀立刻发出了尖叫:“净瓶!”
“别走!回来!”朱雀的声音里满是绝望,却又不甘放弃:“求求你,净瓶!我有事和你说,你回来,别走……”
屋外已经跑走两步的二十三听着朱雀无助的哭泣声,终于还是没忍住,蹑步回门口,抬头看见朱雀半截身子耷拉在炕沿,头低着,地上还有一两滴泪水。
听见门口的动静,朱雀赶忙抬头一看,见真是二十三,又呜呜哭起来,看着二十三慢慢挪了进来,却不敢催促。
“净瓶,姐姐有事求你。”平静下来的朱雀如同行将就木,看着没有什么生气。
“你瞧,我活成这样,肯定是没有将来的。主家定也是在等我死,就把我扔在外头。现在外头天灾不断,每天都有人在死,我死后说不得连个席子都没有……姐姐就是想求你,等我死了,如果主家没给我个遮挡物,你能不能给我盖上个席子?”之前二十三的反应让朱雀不敢再大动作,只能哀哀着乞求。
二十三听着朱雀姐姐的话,心里难受,和朱雀一起掉了两滴泪:“朱雀姐姐说什么话?你不会死的!”
见二十三认真听后,重新冷静下来的朱雀也不急着解释,重新拉起了二十三的手:“净瓶,我是真的有事要和你说。”
二十三没有防备,仍旧掉着金豆豆:“姐姐说,我听着。”
“李府太危险了,你必须逃跑。”朱雀悄声说着让二十三脸色大变的话,而朱雀还在继续说着。
“李夫人要认你当干女儿这件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你和我一向是在一起的,如今我遭了金桃的计,大了那些丫头片子们的胆。”说着啐了一口又道:“这样一来,你也不安全了许多。”
朱雀的话让二十三惊颤连连:“朱雀姐姐,我该怎么办?”
“不怕,听我的。”朱雀略微安抚了二十三一些,继续说道:“你要想办法逃跑,我这里有个计划,能……”
但没等朱雀说完,二十三打断她道:“可是李夫人不是要认我当干女儿吗?李夫人会帮我的,她不会让我随意被人害了的!”
二十三终究不想将人往恶了想去,朱雀却不会。
“哼!你以为夫人认你当干女儿是真心实意的吗?无非是为了利益罢了。”
“她看上的,无非是你好看的脸蛋罢了。”说完又看了她好看的脸蛋一眼:“还有你的年纪。”
“夫人自己没有女儿吗?非要认你当。你们又无亲无故,如今你病了,她也没有来看你,反而把你隔开,安的什么心?也就你年纪小好乖哄。除了你,李家每一个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既然如此,她们又为什么看上我的身份?”二十三坚守着。
朱雀突然有些不忍心,在李家待了这么久,见惯了不安好心,再见到单纯的二十三,就不想破坏了。
“因为她们堕落了。”说着朱雀嗤笑起来,自己不也是吗?有什么资格评说别人?
朱雀突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但二十三还在思考着。她不知道什么是堕落,但肯定不是好词,想到自己以后会变得不好,就有种未知的恐惧,下意识的二十三不想这样的事发生,而朱雀接下来的话也让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如果你当了夫人的干女儿,以后夫人就会逼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让你只听她的话,就连现在的自在都没有了。以后你不能出府,只能在李家。你愿意吗?”
朱雀想方设法将二十三以后的日子描绘的可怕一些,小小的二十三实在不能理解以后的嫁人生子,朱雀感觉有心无力。
不过令人庆幸的是,二十三对自由格外的向往。
“我不愿意,从我大把我卖了,我就不想再这样了。朱雀姐姐,我不愿意,我该怎么办?”二十三六神无主,只知道寻求朱雀的帮助。
“你跑吧!”
这是朱雀给二十三的办法。
……
早已回了住所的二十三坐在床上,怔怔地看着窗外,大脑一片空白。
等回过神来才发觉已经夜晚了,肚子咕噜咕噜地响,二十三这回觉得夫人认自己当干女儿真的没什么好心。
真真实实地认识到后,二十三没忍住的眼泪,决堤了般冲刷着脸颊。
她开始想,自己到这世上以来,在家里的时候,奶奶对她的指使,妈妈对她的无视,她大对她的算计。除去六姐,还有一个见过的五姐,唯唯诺诺的样子,恨不得自己被世界遗忘。在五姐的眼里,二十三从没看到过自己。
在镇里尖嘴猴那儿,二十三见到了许许多多和自己一样的小孩,他们比自己的五姐有生气多了,却有两张脸。在教导妈妈面前,他们是最乖巧的,是妈妈最得意的教导作品;在私下相处时,他们又那么的冷酷。外来的自己是所有人仇视的目标。
来到李家,自己终于过上了想要的生活,却没想到拨开表皮,内里也是这么的肮脏。更是见识到了金桃的狠毒手段。金桃与朱雀没有恩怨,只因为一个身份,金桃就能狠下黑手,致朱雀于死地。
紧了紧自己的衣服,虽然没什么用,却让二十三咬牙做了一个决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