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不死不休

  

  凌晨两点,雷电交加大雨覆盖了整座城市,一辆无牌黑色轿车驶入东城墓园,在一块较大的空地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青年被五花大绑的踢踹着从车里滚出,重重摔倒在地。

  紧接着车上又下来两个高壮男人,拖拽起浑身泥浆的青年,押跪在了其中一座新起不久的墓碑前。

  下一秒,青年就被抓着头发强行仰抬起头,动手的却不是那两个壮汉,而是随后撑伞下车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黑西装,胸口别着一朵白色蔷薇花,一向温文尔雅的脸此刻满是狠戾,一双布满血丝的眼里,是彻骨的恨意。

  一把扯掉青年眼前的黑布,欣赏着青年瞠目惊震的表情,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

  “简樾?”

  “是我,很意外吗?”

  沈云修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合法伴侣。他做梦也没想到,把他从医院绑架到这里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爱人。

  雨太大,雷声响,车祸后重伤未愈的沈云修浑身疼得跟要散架一样,沈云修想笑,张嘴却被雨水灌得呛咳不已:“为什么?”

  “因为……”简樾抓着沈云修头发的手蓦然用力,疼得沈云修一声闷哼:“我喜欢商聿,可他喜欢的是你呀。”

  简樾的手指自上而下拂过沈云修精致漂亮的脸颊,如附骨毒蛇划过皮肤,让人不寒而栗。

  “你以为结婚这么久我为什么不碰你?”简樾将沈云修掼倒在地,起身一脚狠狠碾在他脸上:“明明是我先认识他,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他爱的人就是我,是你让一切变得乱七八糟!”

  沈云修耳朵被那一脚碾得嗡嗡直响,然而他却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只能任人践踏。浑身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疼,却分不清是身体的疼还是心上的疼。

  不过最让沈云修震惊的,还是简樾那些话。

  商聿喜欢的是他?

  沈云修从不知道,在他眼里,那是个处处都优秀于他,让人自惭形秽,又羡慕又嫉妒的情敌,至于简樾因为这个就跟他结婚……

  “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简樾狠戾的声音拉回了沈云修涣散的意识:“他爱你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跟我结婚?”

  “简樾你这个疯子!”沈云修忍无可忍:“我真是瞎了眼,才爱上你这种疯子!”

  “是,我是个疯子,在我被一群混混堵巷子,打电话求救,他却跑去找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

  “你永远也无法明白我的痛。”简樾收脚,弯腰提起沈云修狠狠掼在墓碑上:“我爱他,可我更恨他!但我再恨,也没想过他死!如果不是因为你,他根本不用遭遇车祸!如今他死了,你也不用活着了。”

  简樾最后看了一眼墓碑上商聿的黑白遗照,冷漠地退后两步。

  两名壮汉会意上前,揪起沈云修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沈云修被绑着,别说反抗,连逃跑都做不到,只能死狗一样任人踢踹着在泥浆里打滚,嘴角流出的血越来越多,那么大的雨水都冲淋不尽。

  在这之前,沈云修想过他跟简樾的婚姻会以失败收场,却从没想过两年的婚姻从头到尾就是一个荒诞滑稽到极致的笑话!

  “别让他死在这里,我不想他的血脏了商聿的墓,弄到车里,沉河吧。”

  意识弥留之际,沈云修恍惚听见简樾这么说,心中竟奇异的平静,哀莫大于心死不过如此。

  被人抬起来时,沈云修费力觑睁着眼睛想要看一眼墓碑上的照片,眼前却黑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沈云修忽然想起那天车祸发生的瞬间,商聿猛甩车头后,扑过来将他牢牢护在身下的情景,满眼血色就像一个触点,记忆开始走马观灯在脑子里一帧帧回放起来,才发现,原来他这短暂一生,有大半时间都被商聿占据,每每看过来的眼神,复杂又温柔,而他以前,从来没有看懂过……

  密闭的车厢内,晕眩过去,眼前终于能看清东西。

  沈云修瘫靠在驾驶座,眼看着车子因无人驾驶而笔直冲破护栏,没有恐慌,只有死亡来临前的平静,世间颜色,在这一刻都成了灰白,一如那墓碑上的照片。

  沈云修嘴唇翕动,气音无力:“对不起……”

  轰——

  轿车落水即爆,冲他火光闪过,沈云修来不及感受痛苦,就彻底失去了意识,堕入无边黑暗。

  “快快!有人落水啦!”

  “我送他去医院!”

  杂乱的脚步声,喘息声,引擎声不绝于耳,伴随着耳鸣,吵得沈云修直皱眉头。

  好吵……

  怎么这么吵?

  不是死了吗?

  他想睁开眼看看,然而眼皮如压了千斤重,根本不听使唤,消毒水的味道充斥鼻息间,他便再次失去了意识。

  沈云修醒来,人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恍惚间,他还以为自己没死得救了,直到看到推门而入的商聿,他才发现不对。

  商聿,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沈云修一脸震惊地瞪着来人,想说话,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为了确定眼前的人不是鬼魂,沈云修特地看了看对方脚下。

  没飘……

  商聿没死!

  不对……

  沈云修刚震惊完就反应过来了,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什么时候发生过。

  什么时候……

  对了,他想起来了,有一次小侄子嚷着要跟小伙伴去游泳馆,他不放心跟着去,结果有个小孩儿趁人不注意跑深水区溺水了,他发现去救人,不想赶上腿抽筋,差点给溺死,就是正好也在的商聿救的他。

  不过,那是沈云修跟简樾结婚之前的事了。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

  沈云修有点懵,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又想会不会是人死之际的记忆返照,偷偷掐了一把大腿,感受到痛感,这才确定那想法。

  他重生了。

  商聿走到近前,才发现沈云修已经醒了,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不禁一笑。

  “醒了?”伸手摸了摸沈云修额头,商聿关切问:“可算是退烧了,还难受吗?”

  



匪君 有话要说:之前的写的不满意,跟编辑商量后决定大修一下,在这之前看过的宝贝儿们说声抱歉,么么哒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