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4章 回家拿户口本

  

  明明该是对方理亏,然而对上商聿平静幽深的眼,简樾却不自觉短了气势。手被对方抓着,心更是不受控制地狠狠一跳,瞬间就忘了要说什么。

  感受着手腕传来的温度,简樾一动没动,近乎贪婪的希望商聿能抓的久一点,再久一点。然而这样的想法终究是奢望,不过眨眼,商聿就松开了,犹如兜头一盆凉水,简樾被妒火烧热的大脑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回想刚撞见的,和沈云修说的话,简樾越想越不对。

  分手么?

  看看商聿又看看沈云修,简樾心里发狠。

  不,他决不同意分手!

  “我不同意。”简樾深吸口气收起不该有的情绪,转头看向沈云修:“给人定罪还得有个子丑寅卯,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跟我分手?”

  沈云修没作声,目光扫过简樾刚被商聿抓过的手腕,眼底的嘲讽一闪而过。

  他的反应,简樾看得清清楚楚,顿时眉心一蹙。

  “云修……”

  “你走吧,都是成年人,别纠纠缠缠闹的那么难看,简总想必也是要脸的。”

  这话让简樾心头咯噔一跳。

  难道是……

  看着沈云修脸上的决绝,简樾隐隐有种事情即将脱离掌控的烦躁感。

  “为什么?”

  沈云修没有回答,态度却坚决的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简樾看得出来,他是真的铁了心要分手。

  “液体快输完了。”这时,商聿突然出声打破了诡异的静默,状似无意地挤开简樾,伸手按铃。

  护士很快来给沈云修拔了针。

  商聿一直用棉签按着沈云修手背的针孔,确定不出血了才问:“走吗?”

  “嗯。”沈云修下地穿鞋,随即便跟商聿一起离开了。

  两人谁也没有看简樾,像是忘了这个人的存在,全然当成了空气。

  看着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简樾瞳孔骤缩,面色冰冷。

  来之前,简樾确实是因为看到热搜,但什么出轨绿帽的纯属扯淡,他是不信的。

  会过来,主要是因为商聿在,也是不想商聿有机会跟沈云修独处,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一来会撞见那样的画面。

  当时乍然撞见两人抱一起,他确实气炸了,可是以前又不是没有因为这样发过脾气,沈云修哪一次不是因为自己吃醋暗喜讨好,怎么这次就闹着要分手?

  简樾跟在两人后头走出医院,眼看着沈云修坐进商聿的车,眯了眯眼,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

  沈云修目光沉沉地望着车窗外,直到简樾的身影看不见了,这才收回视线。嘴角勾了勾,转头刚想说话,就撞上商聿没来及转开的视线,不禁一怔。

  “商聿,我……”

  “去哪?”商聿若无其事转过脸去,目视前方。

  沈云修看着他默了默:“我得回家拿户口本。”

  说到回家,沈云修想起商聿说的他哥会来,忙拿手机给他哥发了条消息,告诉他已经出院的事,免得他哥不知道再给白跑一趟。

  发完消息,沈云修才发现商聿一直没说话,看了他一眼:“你……”

  “我们婚后住哪?”商聿却打断了沈云修。

  “啊?”沈云修被这堪比脑筋急转弯的跳跃话题问得一愣。

  “你那公寓虽然不错,但进进出出的人员纷杂,不够隐秘。”商聿顿了顿:“我那边倒是还行,就是太偏,平时出行可能不太方便。”

  “就你那边吧。”沈云修知道,商聿这是故意避开谈及简樾的话题,便顺着他的话接:“咱们毕竟是隐婚,你名气大,时刻被媒体私生的盯着,住偏静一点挺好。”

  车在沈家别墅门外停了下来,沈云修解了安全带下车,转身正准备叮嘱商聿开车小心,却见他跟着下了车。

  将沈云修的惊讶看在眼里,商聿坦然道:“过门不入太失礼,况且结婚这么大的事,也该给家里知会一声。”

  商聿话音刚落,一辆黑色商务车就停在了商聿的车旁边,沈云修看过去,就见他哥沈耀从车上下来。

  看到沈耀那张跟自己有五六分像的脸,沈云修鼻子一酸,眼前就模糊了。

  他哥最是疼他,父母去世后几乎又当爹又当妈,可前世却因为他,落得顾家寡人的下场。嫂子跟侄子意外身亡,公司遭遇危机几近破产,他哥丧妻丧子醉生梦死,最后在他被绑架那天死于车祸。

  在他跟商聿车祸后不到一个星期,他哥也同样惨死车祸。

  刚车祸醒来,沈云修得知沈耀惨死的噩耗犹如晴天霹雳,根本回不过神来,紧接着就被带去了墓园。当时的他根本来不及多想,如今回想起来,这一切未免太过巧合,巧合得人后背发凉。

  是简樾!

  是简樾的报复!

  意识到这个的瞬间,沈云修狠狠攥紧了拳头。

  “刚到医院就收到你消息……”沈耀话到一半,看到沈云修赤红的双眼顿时一怔,好笑道:“怎么了这是?”

  话音未落,就被冲过来的沈云修一把抱住。感受到他的颤抖,沈耀抬手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却是抬眼朝商聿看去。

  商聿想了想:“简樾去过医院。”

  这么说,是因为简樾?

  沈耀蹙起眉头,揉了揉沈云修的后脑勺:“多大的人了,受委屈就哭鼻子,怎么,跟吵架了?”

  沈云修摇头,抱了沈耀好一会儿才松开,不仅眼睛红,鼻头也红彤彤的。

  “鬼门关走一遭,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哥了。”

  以为沈云修是说溺水昏迷的事,沈耀好笑又有点心疼。他当然不会真相信沈云修是因为溺水吓的,但沈云修不说,他就不问。

  拍了拍沈云修的肩膀,沈耀走向商聿,伸手:“给商先生添麻烦了。”

  商聿笑看沈耀,伸手:“应该的。”

  听到这话,沈耀微不可查地挑了挑眉。

  “哥,我们先进去吧,我们有事要给你说。”沈云修揉了揉鼻头,已经平复下翻涌的情绪,就是眼圈依旧红着。

  沈耀注意到他说的‘我们’,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先进去了。

  沈云修跟商聿对视一眼,随后跟了进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