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6章 你喜欢他吗

  

  沈云修在另一侧躺下来,却根本睡不着。转头去看商聿,却发现人已经闭上眼睛呼吸平稳,显然是睡着了。

  本以为第一次睡一起,就算不像他一样紧张,也会心猿意马,结果……

  不过也是,在医院陪着自己忙前忙后,又赶了一晚上通告,忙得脚不沾地,累是肯定的。

  可是,都这么累了,为什么还要大半夜冒着风雨过来呢?

  其实是早就看出来了吧?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心甘情愿往坑里跳?

  沈云修伸手,虚空描摹着商聿英俊深邃的眉眼,心里五味杂陈。

  真是个傻子……

  沈云修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而他……整个趴伏在商聿身上,被对方双臂紧紧的搂在怀里。

  抬头看到线条硬朗的下巴还好,沈云修仅仅是愣了下神,可一动蹭到腰腹以下,就整个不好了。

  男人嘛,早上难免会那什么,不可避免的***。本来也没什么,都是男人谁不知道谁,可前提是别这么面贴面的压着叠在一起,稍微一蹭,硬碰硬的触感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看了看商聿,发现他还睡着,沈云修松了口气,刚准备拿掉腰上的胳膊起来,就突然一个天旋地转,被闭着眼睛的商聿翻身***。

  “你……”沈云修看着身上似笑非笑的商聿,惊讶地瞪大了眼:“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在我身上乱蹭的时候。”商聿眼底一片清明,半点不像刚醒来的样子,捏着沈云修的下巴,笑容温柔中竟带着几分令人心慌的邪气:“着急了?”

  配合着动作,商聿挺了挺腰,让两人某个部位不可避免的,遭受了二次硬碰硬的撞击摩擦,暗示意味十足。

  沈云修被蹭得呼吸一滞,抬手就把人推开了:“大清早的耍什么流氓?”

  起床把商聿已经晾干的衣服取来一股脑扔给他,沈云修转身就进了卫生间,那背影,怎么看着都有点落荒而逃。

  两人下楼的时候沈耀还没有去公司,餐桌上摆好了早餐却没动,拿着份财经报纸坐沙发上看着,像是故意在那等着什么。

  事实证明,确实是那样,两人过去,沈耀撩起眼皮看了商聿一眼,眼里没有半点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他昨晚睡在这里。

  比起昨天,沈耀今天对商聿的态度可不算友好。招呼都没打,就坐到桌前用起了早餐。

  看这架势,一起吃饭肯定消化不良。

  沈云修不打算在家用早餐,刚拉着商聿准备离开,就被沈耀给叫住了。

  “有什么事,吃过早餐再去吧。”沈耀这话虽然是对沈云修说的,双眼看向的却是商聿。

  沈云修讷讷:“哥……”

  “坐下,先吃饭。”打断沈云修,沈耀冷肃着一张脸,态度不容置喙。

  商聿笑了笑,安抚地看了沈云修一眼,拉着人走了过去,在一侧的位置坐了下来。

  “打扰了。”

  沈耀哼了一声。

  气氛尴尬。

  好在余婉带着孩子下楼,才得以缓和。

  早餐过后,余婉让保姆送孩子去幼儿园,把沈云修叫去了厨房帮忙。而商聿,则被留在了客厅。

  “你别怪你哥管的严,他只是不放心你。”余婉劝道:“不管你跟简樾发生了什么,都别儿戏婚姻来赌气,在意你的人怎么都在意,不在意的,你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看你一眼,不值得。”

  “我知道的嫂子。”沈云修将碗筷放进洗碗机里,闻言目光微闪,脸上却平静的看不出异样。

  余婉一看他这样,就知道压根儿没听进心,也不好多说什么,叹了口气便不说了。

  沈云修洗了手从厨房出来,还没到客厅,听到商聿跟沈耀的谈话,就停下了脚步。

  “原以为经过昨天那番谈话,尚先生应该会明白。”没了沈云修跟余婉在,面对商聿,沈耀脸色彻底冷了下来:“现在看来,昨天的话,都白说了,半夜不回家,跑别人家楼下表演苦肉计爬床,真不愧是干演员这一行的。”

  “昨晚……”商聿理亏气却壮,面对沈耀的挖苦,面色不改:“确实失礼,不过我会负责的,这一点,大哥请放心。”

  “谁是你哥?”沈耀差点一口水喷出来,简直被商聿的厚脸皮惊呆了。

  商聿抬手看了眼腕表时间:“民政局九点上班,不差这点时间。”

  沈耀:“……”

  亏得他昨天还觉得是他弟把人诓了,现在看这家伙油盐不进的厚脸皮样,谁诓谁还不一定呢!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见沈耀脸色难看,商聿总算开始说人话:“云修未必是因为喜欢才跟我结婚,我并不觉得这是阻碍,感情的事,可以慢慢培养。”

  听到这里,沈云修神色一怔,却并不意外。果然是这样,商聿什么都明白。

  抿了抿嘴角,沈云修正要出去,就见沈耀起身朝这边走了过来。

  “你执意要跟他结婚,哥不拦你。”沈耀在沈云修面前站定,严肃的脸微微透着无奈:“可是云修,婚姻不可儿戏,哥希望你是深思熟虑做下的决定,而非意气用事,拿这个赌气不值得,也太幼稚。”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是我欠商聿的。”沈云修半是玩笑半是认真:“你就放心吧,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让我堵上一辈子幸福来报复,简樾还不配。”

  沈耀嘴角抽了抽,只当他是胡说八道:“你喜欢他吗?”

  喜欢吗?

  沈云修说不上来,脑子里闪现的,是车祸发生时,商聿不顾一切扑向自己的瞬间,黏腻的鲜血,还有耳边虚弱呢喃的那句别怕。黑暗袭来时,淹没他的不是死亡的恐惧,而是商聿死前的那一眼,沉痛、隐忍、绝望,以及释然。

  那一眼,如烙印一般,比车祸本身还要深刻的打进他记忆里。

  沈云修被抢救醒来后,每日每夜的都在做着同一个噩梦,而比车祸留下的恐惧更让他深入骨髓的,是商聿给他的震撼。他是迟钝,却不是傻子,他知道商聿最后那个复杂的眼神代表什么,也因此一度无法面对简樾。

  直到被绑去墓园。

  当得知一切不过是人心扭曲的一场荒谬算计,沈云修震惊愤恨的同时,又觉得释然。

  沈云修说不清楚对商聿的感觉,他只知道,余生很长,余生也很短,这一辈子,他只想珍惜对的人,更不想再辜负亏欠。欠下的,他用余生偿还,而欠他的,他也会一分不落的讨回来!

  想到这里,沈云修敛了敛眸:“我会用尽一生去爱他。”

  听到这话,沈耀叹了口气,看出对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劝不了,也就不再劝了。有些路毕竟要自己走了才知道各种滋味,有些坎,也只有自己摔过才知道疼。

  “随你。”捏了捏眉心,沈耀扔下这句就离开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