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卷一:庙堂之高 第四章:乌龙闹剧

  “这么说来,那日在县衙,他们正在处理的应该就是这宗案子。有那么糊涂的癞蛤蟆县令,想查出真相都难啊!”楚天阔细细回忆着刚到此地的情景还有那位白衣男子。

  “碧玉,县衙中有没有一位长得很帅,穿着白衣服的男子啊?楚天阔比较在意那位白衣男子不禁问道。“当然,跟我比还差点”。

  “北安县中没有公子说的此人,不过,公子说的应该是天澜阁的慕大人”碧玉想了想回答道。

  “这天澜阁是什么地方?很厉害吗?”

  “我也只是听闻,相传镜水国建国之初,多方势力尚有未平之心,为维护统治,一保江山社稷,特设立天澜阁。天澜阁,独立于朝中各个机构之外,仅听命于皇帝一人。其职责较不为人所知,各类案件与机密均有涉及。”

  楚天阔听完若有所思说道:“听起来这天澜阁不简单啊,权力挺大。”

  “天澜阁阁主由慕蔼尘担任,此人常常喜怒不行于色,甚少与人来往,孤风清影,尚于此乎。天澜阁成员皆非无用之辈,相反,想要入阁必有过人之处。短短两年,天澜阁名声在外,立于朝中,盛处武林。”

  “慕蔼尘,他叫慕蔼尘啊!望中庭之蔼蔼兮,若季秋之降霜!月光下的尘土,片刻即封,一切皆不过尘归尘,土归土。确实让人捉摸不透呀!人如其名,人如其名啊!”楚天阔不知为何,深情感慨了一番,这番感慨从何而来,他自己都不知道。

  碧玉杯子里的果汁已经见底“我去拿一杯新的给你”楚天阔说完便去准备果汁。“咱们接着说”。

  “嗯”碧玉小尝一口,还是之前带有淡淡苹果味道的水,甜甜的味道很是让人着迷。她甚至感觉自己没有那么紧张。“公子有所不知,我家小姐昨日收到一封来信,信中说我家小姐便是下一个目标,等到月圆之夜就要将我家小姐带走。今天晚上便是月圆之夜,求公子想想办法救救我家小姐。”

  “哈?凶手的作案手法难不成升级了,还整个杀人预告。而且说什么月圆之夜,他以为自己是狼人还会变身咋滴。”楚天阔对凶手的做法嗤之以鼻,尽是嫌弃。“你放心,有我在,凶手不会得逞的。”

  有了此番保证,碧玉感动的痛哭流涕,对楚天阔连连道谢。

  “不过碧玉,你们家老爷难道没有报官吗?”楚天阔问道。

  “报官了,只不过胡县令声称人手不够,无法派人来保护我家小姐,让我们自己想办法”。

  “枉他为北安县令,身为百姓的父母官,却不为百姓的安危着想,可恨至极。”楚天阔愤怒的撰着拳头,奋力一拳砸在桌子上,拳头碰撞桌子所发出的响声着实把碧玉吓了一跳。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发。”楚天阔简单收拾一番,护身的匕首必不可少。

  “去...去哪儿啊?”碧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是卢府,你不是要救你家小姐吗?还等什么,去晚了你家小姐可要被人拐走喽!”楚天阔的语气虽带着几分戏弄,却也明白此去责任重大。“作为楚.福尔摩天.阔侦探社开张的第一案,凶手,哪里跑!”

  两人步行约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来到一处宅院旁。门口的古树看样子已有百年的历史,高耸如云带来阵阵阴凉。“卢府”两字的牌匾位于大门正上方,以示府邸主人的身份。

  碧玉上前敲门,看门的家丁在问清身份后上报卢员外,后带领楚天阔来到厅堂。

  青灰色的石路曲折蜿蜒,蔷薇花争鲜放艳。左右两旁的假山半隐在树丛中,水池中点点睡莲叶上半凝着水珠,几条锦鲤游来游去。楚天阔流连在这条小道上,不禁赞叹这府宅主人的闲情雅致。

  卢员外与夫人二人在门口迎接多时,看到楚天阔来到抑制不住的亲切。卢员外正值不惑之年,身上带有一种读书人的儒雅,倒是让人觉得亲近。

  “在下楚天阔,是楚.福尔摩天.阔侦探社社长,今日特意为卢小姐之事前来,这是我的名片,卢伯父请过目”。楚天阔将写有侦探社字样的名片递给卢员外。

  拿到所谓的名片,卢员外与夫人四目相对,不知这是何物。

  “这...这是...楚公子名片为何物?”

  “哎呀,伯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救卢小姐并且抓住凶手”。楚天阔心想一时不会也解释不清名片是什么,所幸一笔带过,还是办正事要紧。

  “卢某就宛若这一个女儿,楚公子若能救她,您让我做什么卢某都在所不辞。”说到此处,卢员外显得十分激动。“公子有所不知,这半年来,北安县陆续有女子失踪,人们皆是惶恐不安。我府昨日收到的来信,凶手指明了小女就是下一个,唉,我家宛若吓坏了,至今滴水未进。我看她这个样子...让我这个做爹爹的很是心疼啊!”

  “卢员外,不要担心,有我在定会护小姐周全。”楚天阔安慰着员外与夫人。

  “碧玉,我有事要麻烦你。”楚天阔在碧玉耳边小声说着。只见碧玉的表情很是惊吓“这...”。

  “没事的,去准备吧!”楚天阔肯定的对她说道。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用它来形容此时的楚天阔尚不为过。

  如墨的长发倾洒腰间,眉如墨黛,眼含秋水望川佳人。一身淡粉色纱裙,纤纤细腰虽不及女子却也别有一番韵味。待花瓣唇轻启:“碧玉,你家小姐我美吗?”未语人先羞,楚天阔手翘兰花指,纱质手绢微遮面。这娇滴滴的声音让人鸡皮疙瘩起一身。

  “楚公子,你...你确定要这个样子?”卢员外看到楚天阔如此打扮愣是吓了一跳。

  “卢伯父...哦!不对...爹爹,女儿给爹爹请安。”楚天阔踩着轻盈的步伐,走向卢员外。

  卢员外听着这个声音不知如何是好。“碧玉,你带楚公子到小姐房间安顿好,我先行一步。”不等说完卢员外快速走出了厅堂。

  “楚公子,你这打扮美是美,就是这声音...”碧玉看着女装打扮的楚天阔,好看是好看,可是...总感觉很奇怪。

  “咳咳”楚天阔清清嗓子,恢复正常的声音。

  “不闹了,太阳已经落山,带我去你家小姐房间,你家小姐暂且搬到其他房内吧!”

  “小姐早已搬走。楚公子,今天晚上你要小心。”碧玉有些担心的叮嘱到。

  “嗯嗯,我会的。你早些去休息吧!”楚天阔送走了碧玉,推开卢小姐的闺房。顺势扑倒床前,呈大大的“人”字形躺着。“舒服啊!”楚天阔感觉有些疲惫,眼皮也渐渐闭合。

  过了几分钟。“不对,还不能睡”。楚天阔坐了起来,把头饰很是粗鲁的拆解下来,及腰的假发垂在身后。接着脱下纱裙,只穿着里面白色的衬衣。

  屋内静悄悄的。楚天阔走到桌前,拿起一块精致的糕点吃起来。一块、两块、三块......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今天他是不会来了,睡觉睡觉。”楚天阔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钻进被窝准备睡觉。月色如水,透过雕花的窗户斜洒进来,清冷而梦幻。望着皎洁的月光,楚天阔睡意全无,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都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了睡意,楚天阔侧躺在床上。突然,他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身边站着一个身影。顿时,楚天阔清醒过来,只是他不敢轻举妄动,依然保持着这个姿势,装作睡着的样子。

  楚天阔半眯着眼睛观察着人影的一举一动,可人影愣是没有动作。他不禁好奇,这个人真的是凶手?人影转了个身,背向着楚天阔。说时迟那时快,楚天阔拿起枕头下的匕首架在那人的脖子上。

  “别动,我的刀子可没长眼。转过身来。”楚天阔手拿匕首缠着人影的脖子,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人影没有轻举妄动,他慢慢的转过身。借着月光,俊美的脸庞,精致的五官渐渐浮现。

  “怎么是你?”楚天阔一脸的诧异。眼前之人竟是当日在县衙遇到的白衣男子。

  还没来得及询问,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让两人都警觉起来。一个黑影在门前停了下来,似乎要破门而入。楚天阔一把拉过慕蔼尘,将他推到床上,食指放在唇前“嘘,别出声。”

  楚天阔刚要躺下,不料脚下被什么一绊,重心无法控制,硬生生的摔在床上。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只是这唇好像碰触到什么软绵绵冰凉凉的东西。

  楚天阔忽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楚天阔帅的无与伦比的脸。方才软绵绵的东西竟然是慕蔼尘的嘴唇。楚天阔不知所措的瞪大了双眼,连忙起身。

  我...我居然亲了慕蔼尘,那可是我的初吻,我的初吻居然给了一个男人!天哪!楚天阔心里里大声呼喊着,咆哮着。伴随着一阵声响,房门慢慢被打开。慕蔼尘迅速把楚天阔***,将被子盖在身上,连同脸一起蒙上。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慕蔼尘近在咫尺的脸,连同呼吸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加上刚刚那一吻,楚天阔居然感觉脸在发烫,他不敢出声,甚至不敢大声喘气,只好将脸侧向一旁,不与慕蔼尘对视。

  “宛若,你在吗?”推门而进的身影鬼鬼祟祟的走向床边。在他马上接近床边之时,慕蔼尘腾空而起,一掌将黑影打出几米的距离。桌子被撞翻,上面的物品更是洒了一地。

  慕蔼尘点燃蜡烛,房间顿时亮了起来。方才被打之人捂着胸口,低声***。楚天阔跳下床,连连鼓掌“你这一掌也太厉害了吧!”

  夸奖完毕,楚天阔来到那人身边。“长得这么清秀,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文弱书生啊!啧啧啧,这一掌很疼吧!你说你三更半夜鬼鬼祟祟到卢小姐闺房到底干嘛?”

  “我...我是...是来找...宛若的。你...你们...把她带...到...到何处?”

  房间的吵闹声惊醒了卢府内的人。卢员外、夫人、小姐带着众多家丁赶来。一进门便看到这番混乱的场景。卢小姐看到受伤的年轻人,赶忙扑了过去。“俊生,你怎么样,你怎么这么傻。”卢小姐哭的悲伤不已,众人却是一脸茫然。

  “唉,怎么会是他呢!”卢员外轻叹一口气。

  楚天阔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出闹剧“卢员外想必认识此人吧?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卢小姐的男朋友吧!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情郎,待我穿上衣服,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说说此事如何?”楚天阔问道。

  卢员外遣散了家丁和丫鬟,屋子里只留下员外和夫人、卢小姐和俊生、楚天阔和慕蔼尘。

  “我的朋友下手有些重,你没事吧?”楚天阔瞅瞅慕蔼尘,小声私语道“你怎么下手这么重,看把他打的。”

  “我仅用一层功力”慕蔼尘云淡风轻的回答道。

  楚天阔:……

  “没...我没事”卢小姐搀扶着俊生坐到椅子上,状态比方才好了很多。

  “卢员外,在下很是抱歉,让小姐和大家受惊了。”

  卢员外沉默着,没有回应。

  “那封信是你写的对吧?”楚天阔虽是疑问却十分肯定。

  “是的,我写这封信,就是想和宛若一起离开。如此一来,众人都会以为宛若是被劫走的,而不是私奔。宛若的名声也不会被人诋毁。”俊生握着小姐的手,温柔的看着她。“我出身贫寒,至今也只是个穷秀才而已,我知道我配不上宛若,卢员外不同意这门亲事也是应该的。可是......可是我是真的爱宛若,卢员外要把宛若许配给李大人家的公子,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想到私奔。

  “你明目张胆的写那封信,难道就不怕卢员外告官,到时埋伏起来,你们想走也走不了。”楚天阔带着一丝不解。

  “北安县县令胆小怕事,人尽皆知。他定不会冒这个险,肯定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将此事压下去。只是没想到......”

  “只是没想到我和他会出现在这里对不对?”楚天阔指了指旁边的慕蔼尘。

  俊生回答说:“嗯嗯,我们本来计划从地道逃走,就在宛若的闺房里。不料,房内之人竟然不是宛若。”

  “所以呀!卢小姐滴水未进并不是因为害怕,她舍不得你们,当然也不愿意嫁给那个李公子。卢员外,你又何必棒打鸳鸯呢?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我看俊生此人颇有胆识,也是真心喜欢小姐。卢员外...你看......”楚天阔试图劝卢员外。

  “宛若,爹爹是担心你会受苦啊!没想到你这孩子竟然如此执着。也罢也罢,随你们去吧”卢员外轻捏眉心,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

  “爹爹,我和俊生是真心相爱,谢爹爹成全”。听到卢员外的话,卢小姐和俊生紧握双手,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既然此事也算完美,我们也回去了。”楚天阔拉着慕蔼尘打算一起离开。

  “楚公子,卢府的家事给您添麻烦了,此次的费用,明天我差人送至府上。”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哈哈,卢员外不用客气,我们先走了。各位拜拜啦!”楚天阔朝众人摆摆手,此时外边天色已渐亮。

  “虽是是成人之美,可是也没有找到关于连环杀人凶手的一点点线索。”楚天阔有些惋惜的自言自语。

  “你到底是什么人?”慕蔼尘一把拉住楚天阔,眼神凛冽。

  楚天阔笑着靠近慕蔼尘“噢!还没正式的自我介绍。楚.福尔摩天.阔侦探社社长就是在下——楚天阔。侦探社呢就是一个找寻真相的地方,和天...天澜阁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楚天阔眼神坚定“这起连环凶手案我管定了!”

  “对此案你有何看法?”慕蔼尘望着楚天阔坚定的深情,一时间对他充满了好奇。

  他一向不喜与人打交道,每次行动也都独来独往,或许是他习惯了这份孤独。可唯独楚天阔,他的奇怪举动如此引人注目,使得他忍不住想要去了解。

  “案子固然重要,可是这饭也得吃。我如今饿的大脑短路,已经没有办法思考。”楚天阔露出十分可怜的表情,捂着饿扁了的肚子。“我知道有个早餐铺非常好吃,走走走,咱们去吃早饭!”

  “我...”不等慕蔼尘同意,便拉起他的袖子一角向漫长大街上走去。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 FRAN

    FRAN

    奥陶珊瑚

    感觉楚天阔好欢脱呀!他之前是不是就已经和暮霭尘认识呀!(评分:10分)
    • 绿依林 回复: 沙雕一个哈哈!也不算认识,之前在县衙见过一面。   2020-09-23 23:23:10
    • FRAN 回复: 我知道这个,我是觉得在这之前会不会就认识呢?可能是某种巧合他们忘记对方了?看文的时候总有这种感觉~   2020-09-23 23:29:53
    • 绿依林 回复: 哈哈哈哈哈哈。没准是上辈子认识的。不过你咋这么厉害,把我之后的剧情设定都猜出来了(我是不是透露了什么哈哈)   2020-09-23 23:35:37
    2020-09-23 23:21:22/查看(109)所有回复(3)/顶(0)踩(0)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