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卷一:庙堂之高 第六章:夜潜静安寺

  北辰一觉醒来,发现阁主不知所踪。慕蔼尘行踪不定已是常事,可如今北安县衙内都快乱成一锅粥。北辰这才迫不得已踏上寻找阁主之路,当他在一个早点铺前发现慕蔼尘时,竟有些不敢相信。他的阁主大人正在路边铺子吃早点,而且还和别人一起吃。

  慕蔼尘的性子如何,北辰不敢保证全部摸透。可跟随他已经两年有余,他的喜好与秉性也大致了解。独来独往,性情冷淡,寡言少语,重度洁癖,这样的他此刻正与人共进早餐。北辰揉揉眼睛,可那一袭白衣,俊美无比的男子不是阁主有是谁呢?旁边短发的男子着实有些奇怪,北辰一时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阁主,情况紧急,在下有事禀报”北辰观望已久,北安县内的状况不容他继续停留,这才一个跃身到慕蔼尘面前。

  北辰看了看楚天阔,犹犹豫豫不知该不该说。

  “但说无妨”慕蔼尘看出北辰神情闪烁,这才下令。

  “阁主,停尸间有一具女尸被盗走了,想必是昨天夜里所为。因昨夜无人看守,盗贼盗取尸体也是轻而易举。”北辰如实禀报。

  “被盗取的是哪一具?”慕蔼尘听罢询问道。

  “身份不明,无人认领的那一具。”

  “走,回县衙。”

  “小木木,我也跟你一起去。”楚天阔听到关于连环女尸案有新的发展,当然不能错过蛛丝马迹,这才要求跟着一同前往。

  “闲杂人等……”北辰刚刚要说闲杂人等不要添乱,自认为他家阁主当然也不会同意。没想到尚未说完,慕蔼尘便点头同意。

  北辰心想一晚上不见,这还是我家阁主吗?小木木,小木木难不成是叫阁主?北辰想到此不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不是平常的阁主,这绝对不是平常的阁主!

  三人极速赶回县衙,癞蛤蟆县令正在训斥衙役们失职行为。看到慕蔼尘等人回来“慕大人你可算回来了,尸体被盗,在下管教不严,难辞其咎,还请慕大人网开一面,今后我定会严加管教。”

  “不必责罚他们,尸体被盗虽是疏忽,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要说责任,我责无旁贷。”

  听到慕蔼尘如此说,胡县令方才松了一口气。他发现楚天阔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禁问道“慕大人,他怎么会在此处?”说着望向楚天阔。

  “他名曰楚天阔,前来助我查案,若今后他想出入县衙,你们不必阻拦。”慕蔼尘三人说完便向停尸房走去。

  胡澈听到慕蔼尘发令,只得遵守,便没有多问。可想到那日此人出言不逊,气就不打一处来,奈何有慕蔼尘相护,也不敢发作。

  三人推门而入,尸臭扑鼻而来,三人忙拿衣袖遮挡。

  “阁主,其余四具尸体皆在,可唯独那具身份不明的女尸不知所踪。”北辰指向左侧,示意此处缺失一具尸体。

  楚天阔依次查看剩余的四具女尸,死亡时间不同,尸体腐化程度也不一致,但能看出相隔时间应该不大。苍蝇在屋内飞来飞去,时不时停留在尸体上。孵化出的蛆虫动来动去,散发出阵阵恶臭。

  前世身为刑警的楚天阔,对此已司空见惯。“仵作验尸后,是怎么说的?”楚天阔询问二人。

  北辰抢先一步答道:“仵作称这几具尸体年芳18-20,脖颈处的勒痕是致死原因,另外查验到这几具女尸皆不是处子之身。被杀时间依次间隔1-2月,最先被杀的应该是那具失踪的女尸。”

  “凶手将尸体藏于破庙之中,摆放整齐,很大程度上是用来炫耀且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他在欣赏这些尸体时,心理的欲望不断满足,可他的杀人欲望是不断增长的,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便会犯案。”楚天阔从凶手心理层次分析道“凶手应该有着一副容易迷惑少女的外表,这才让受害者放松警惕,从而实施自己的犯罪行为。”

  楚天阔分析完毕,二人虽有些地方不太明白。不过大致上还是比较赞同。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种特别的味道?”慕蔼尘向二人询问着。

  “这里除了臭味,还能有什么味道啊!小木木你肯定是被熏坏了,嗅觉出现异常。”楚天阔一脸不相信的反驳道。

  “仔细闻闻。”慕蔼尘的确感觉到一种很淡很淡的香味,似乎还有些熟悉。

  “再仔细闻也没有什么……好像……好像真的有一丝淡淡的香味。”楚天阔使劲吸吸鼻子,不过那丝味道很快被尸臭覆盖,楚天阔忙捂住鼻子。

  北辰提议道:“阁主,我们不妨先出去,这里也没有什么发现。”

  “嗯”慕蔼尘点头示意,三人跨门而出。

  “这种类型的凶手一般在选择目标时,都会选择相应特征之人。比如长相、衣服颜色、出现的地方等等。这几具尸体除了年龄上相差不多,暂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之处。”楚天阔接着补充道。

  “你怎么会对此类事如此清楚?”北辰眉毛轻挑,一脸的怀疑。

  “不管怎么说我之前都是一名刑警,虽然菜鸟了一些,但也抵挡不住我的聪明才智。我有着一颗找寻真相,替受害者申冤的炽热之心。这份热爱与勇气才成就如今的我。”楚天阔言说志向与抱负,神采飞扬。

  “刑警,刑警是什么?你又在说些奇怪的话。”在北辰看来,楚天阔此人行为怪异,穿着更为怪异,就连言语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北辰一拍脑袋,突然想起一事“当日,我曾询问过,几位失踪之人皆是未出阁的貌美小姐。平时几乎闭门不出,要说出门也只是去寺庙祈福烧香。”

  “静安寺,刚刚的味道也来源于那里。”慕蔼尘淡淡说道。

  “你怀疑这起案件与静安寺的人有关”楚天阔一脸认真的问道。

  慕蔼尘垂眸道“仅是怀疑”。

  “阁主,属下这就前往静安寺一探究竟。”北辰斗志满满,说完便要前往静安寺。

  楚天阔立刻拦住了他“年轻人,做事不要这么冲动。咱们应该想一个完美的计划。”

  “什么计划?你想怎么办?”北辰被楚天阔拦住,稍有不满的反问道。

  “白天行动容易打草惊蛇,不如晚上我们来个引蛇出洞?”楚天阔歪着脑袋,杵着下巴,眼珠一转,一看就是想到主意的样子。“还得是小爷我牺牲一下美色,谁让我长得如此招人稀罕呢!”

  楚天阔示意二人靠近一些,神秘兮兮的分享着自己计划。

  “不妥,你一人行动太危险”慕蔼尘听完计划立刻持反对态度。

  北辰听到楚天阔主动提议穿女装,脑海中浮现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笑,当然他也没有忍着。“哈哈哈哈哈哈,居然还有人要求自己扮女子。楚天阔你这牺牲还挺大!不过你这声音和身高也太不合适了,一眼就会被识破。”

  楚天阔却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种程度的凶手一定禁不住引诱,他们一段时间不作案就会感觉心里痒痒的。我扮作女子让他露出狐狸尾巴,简直是完美的计划。有你们在暗中保护,我不会有危险的。”

  “拿着,它的药效只能维持一晚,我会在暗中跟你一起行动。”慕蔼尘拿出一瓶药丸,扔给楚天阔。

  “这是什么?”楚天阔接过药瓶在手里打量着。

  “异幻散,它可以改变声音,体型,易容时更神似女子。”

  “这么神奇的药,谢啦!”楚天阔觉得古代奇奇怪怪的药可真多。“那我们先去准备准备,晚上行动。”

  是夜,月光下的树影婆娑随风而舞,依稀听得几声蛐蛐在歌唱。几缕微风吹走夏季的燥热,送来淡淡清凉,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嘭嘭嘭!急促的敲门声传开,小虫子像是受到惊吓,停止了鸣叫。”“咔”的一声响,静安寺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小和尚探出脑袋打量着眼前之人。

  楚天阔一身朴素衣裙,裙子上沾染些许泥渍,被树枝勾划的已经破烂不堪。面容倦怠,脸上脏兮兮已经分辨不出原本的样子,唯有那颗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着惊恐与祈求。

  “小师父,小女子名叫哈尼,是从东边的村子来的。只因家中贫寒,尚无余粮,为求吃一顿饱饭,特来西边青柳村投奔亲戚。小女子一人,在外已有三日,身上携带干粮已尽,今天色已晚,小女子恳请小师父收留一晚。”楚天阔入戏太深,眼神中闪烁着泪光,让人垂怜。

  “阿弥陀佛,哈...哈姑娘。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姑娘此番遭遇,贫僧如何视而不见。待贫僧禀告主持,姑娘请稍等片刻。”小和尚天真善良,哪能经得住楚天阔上演催泪大戏。不一会儿,便请楚天阔进入院内。

  楚天阔看到计划成功,朝黑暗中笑着眨眨眼睛。就是不知漆黑一片,慕蔼尘是否能看到。

  慕蔼尘紧盯着楚天阔一举一动,没有放过任何细节。得知楚天阔已经成功潜进静安寺,一个晃影,飞身而入。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