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他回来了


  冬旻朝一百六十九年,寒露,申时,易心山庄:

  十八岁的易云秋正在灶房里煎着药,忽然听到外面天井传来了细碎的说话声——

  “这一大股的药味,是不是那云秋哥儿又在煎药了呢?”

  “是啊,这孩子也是命苦,不仅是个哥儿命,还患有心疾,得靠这药吊着……”

  “唉,谁的命不苦呢?照我说啊,之前那昔燃哥儿的命更苦呢……听说当年不知怎么的,本来是和庄主他们一起出去玩的,结果却掉落了悬崖,连尸体都没找到……这个云秋啊也是运气好,遇到了我们庄主,把他救了回来,他和昔燃都是哥儿,不过啊,我觉得他可比不上昔燃哥儿,我记得,昔燃哥儿左耳垂上的那颗红痣,颜色可鲜艳了,好生养,而且昔燃那孩子啊乖巧,招人喜爱,不像这个云秋,整天都低着头……”

  那说话的声音渐渐远去了,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劝慰着自己不要去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十年都这样过来了,何必如此敏感呢?想到这,他苦涩地笑了笑,然后动作娴熟地把两罐不同的药,分别倒进了一黑一白的两只碗里,他把火扑灭后便端起托盘走出了灶房,沿着回廊往自己的厢房走回去。

  “吱呀”一声,他小心地用脚踢开了房门,刚想走进去,却发现厢房窗前立着一个高大的背影,顿时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着那个背影。

  那人听到了开门声,慢慢地转过身来了——长发随意地用黑色发带绑着,一身藏青色的劲装英姿飒爽,手中提着一把长剑,剑鞘上的青龙纹饰栩栩如生,一抹白底藏青龙纹护额下,眉如利剑,目若星辰。

  只是,此刻,那人看着他的目光却如寒潭般冷冷的,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重生的他前世是见过此人的,所以他知道此人正是他师伯的独子易青恒。不过,易青恒十年前就离开了山庄,十年来对山庄之事不闻不问,不知为何,如今却忽然回来了,而且,还出现在了他的厢房里。

  “请问,你是……”虽然他知道这是易青恒,但是毕竟十年没见了,而且易青恒离开时还是个十岁的孩子,如今却已经是个容貌出众的高大男子了,所以他还是得演一下,装作不认识似的问了一句。

  “这厢房,可是你在住?”易青恒不答反问,声音低沉有力,只是,那声线中带着一股让人战栗的寒意。

  他怯怯地看了眼易青恒,点了点头,然后赶紧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把药端进了房里,他把白色的那碗药放在了桌子上,之后又端着托盘,低着头往门外走。

  易青恒在他的双脚已经踏出了房门时又问道:“你可是当年那个……云秋?”

  他停下了脚步,有点惊讶易青恒居然能认出他,他不知道,其实易青恒在他进来前,无意中看到了他床边挂着的一个荷包,上面就绣着“云秋”二字。他转过身来,抬眸看了眼易青恒,点了点头,答道:“是的,我正是云秋。你……可是青恒哥哥?”

  “没错,我正是易青恒,你还记得我?”易青恒有点惊讶,他居然还认得出自己。

  易云秋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似的答道:“自然记得,云秋刚刚看到您时就觉得您身上有几分师伯和师伯母的影子,所以便猜测您应该就是青恒哥哥了。”

  易青恒点了点头,心想怪不得他看到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自己的厢房里居然没有把人赶出去,反而还打算就这样离开了,他这是在害怕自己?但是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易青恒看着他,继续问道:“你的心脏……可还好?”问这话之时,易青恒声线里的那股寒意收敛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不易察觉的一丝柔情。

  他一愣,没想到易青恒居然会关心他的心脏,但是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内心有点苦涩地答道:“青恒哥哥请放心,云秋每日都会按时喝药,心脏并无大碍。”只是身子还是很羸弱罢了。

  易青恒再次点了点头,然后把视线移到了他的心脏处,像是魔怔了般盯着那里看,仿佛再多看几眼,就会有奇迹发生似的。

  易云秋低着头等了片刻,见他还不说话,便继续说:“青恒哥哥,我先去送药了。”说着便转身准备离开了。

  “我要娶你。”易青恒冷不防地说到。

  “哐啷”一声,他被易青恒的这句话给吓到了,脚下一不小心打了个趔趄,托盘上的那碗药就滑到了房外的回廊上,黑色的碎瓷片尖锐地躺在地面上,苦涩的药汁把地面染得有点斑驳。

  “我……我去重新熬药。”说完,他便有点慌不择路地离开了。

  易青恒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然后又看了看回廊上的那一片狼藉,动作讯速地找来扫帚把地面打扫干净了。

  他回到厢房里,端起那碗药闻了闻之后又放回了桌子上,他再次打量了一番这间厢房,在心里轻轻地唤了声“昔燃弟弟”,然后就关上房门离开了。

  +++

  易云秋在重新煎药期间又回了一趟自己的厢房,发现易青恒已经走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想,自己刚刚是听错了吧?就算易青恒说的是真的,自己又为何要逃呢?难道是因为两世都只顾着血海深仇,一直以来都忽略了这感情上的问题,所以忽然听到有个人说要娶自己的时候就吓傻了?想到这,他自嘲地笑了笑,把桌上的那碗药端了起来,皱了皱眉,然后逼着自己全部喝了下去。

  当他把碗拿回了灶房的时候,瓦罐里的药也煎好了,他把药倒进了另一只碗里,然后端起托盘送到了他师伯易鑫年的卧房外,他刚抬手准备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易青恒的声音。他赶紧把手缩了回来,端着托盘打算离开,但是他又忍不住想要听听易青恒会说些什么,于是便端着托盘站在门外偷听着——

  “父亲,母亲,青恒知道,当年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是我不对……这些年,辛苦你们了,青恒对不起你们,不论你们要怎么罚我,我都会心甘情愿地受罚。”

  “好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都是一家人,这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人平安地回来了就好。”易鑫年有点吃力地说到。

  易母田敏叹了口气说:“希望你这次回来后,能静下心来,好好地帮你父亲打理山庄的事务。因为你父亲这病,你舅舅五年前成亲的时候我都没能出席,不过,你舅舅当时有给我来信,说你拜师了,但是他也没说究竟是拜谁为师,我后来有写信问他,还问你究竟在哪,他后来也来过山庄探望你父亲,但是他都没告诉我们,只是让我们不必太担心你,说是等你回来了就知道了。后来啊,我又一直忙着照顾你父亲,就没时间顾及那么多了……所以,你那位师父究竟是谁呢?”

  “父亲,母亲,我十五岁那年随舅舅到了南方,机缘巧合下,李修霆前辈就收我为徒了,那时候之所以没让舅舅告诉你们,一是因为我那时候确实还不想让你们知道我在哪,二是因为师父对我要求很严格,他曾经说过,如果五年内我学无所成,就会把我逐出师门,所以那时候还不宜声张我是他的徒弟。”

  听到“李修霆”三个字的时候,易云秋的手一抖,差点又把药给洒了,幸好这回他反应迅速,及时稳住了托盘。他暗暗松了口气,继续偷听着——

  “哦?这李修霆,可是弈龙帮帮主,也就是如今的武林盟主?”易鑫年问到。

  “正是这位李前辈,我拜师后,舅舅就离开了,我跟着师父习武五年,师父也教了我不少为人处世之道,我如今能放下心结回来,也是多得师父提点。”

  “嗯,李修霆似乎比我还年长几岁,他能当上武林盟主,除了声望之外,在武学上的造诣肯定也不在我之下,他愿意收你为徒,实属难得。唉,只可惜,我如今顽疾缠身,也无法继续把我们易家的武学传授给你了。”易鑫年有点遗憾地说到。

  “父亲,您不必难过,我既然回来了,就暂时不打算再出去了,我会留在山庄里,继续潜心学习武艺和医术。只是,我记得当年离开时,父亲的身体并无恙,父亲这病究竟是因何而起呢?还有,为何不见纪枫和卫岚两位师兄?”

  田敏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卫岚去追查烈云刀的下落了,烈云刀是你云师叔家祖传的兵器,这刀在你云师叔被杀那夜就不见了,你父亲希望能找到这刀的下落,然后找出杀害你云师叔的真凶。纪枫则去追查易家族符的下落了,你不知道,当年你走后不久,就有人来偷走了易家的族符——血易符。你父亲当时去追那人,和那人打了起来,但是没能抓到那人,那人轻功很好,跑得快,你父亲想继续追,但是却忽然晕倒了,醒来后,这病就开始了……我就在你父亲的指点下,开始慢慢地研究药方,十年来,这方子都不知道换了多少回了,好不容易才保住了你父亲的命,但是啊,他这病根却始终去不了,他还是时不时地就吐血,也无法运功动用内力……”

  田敏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抽泣起来了,哽咽着继续说:“你父亲这一病,就没办法出诊了,慢慢地,江湖上的人也都快忘了曾经的‘易心神医’了,山庄里的境况啊,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这些年,可以说都是靠着你父亲以前的积蓄还有我的嫁妆在撑着……唉,都说‘父子不记隔夜仇’,你说你这孩子啊,怎么就那么狠心呢?十年都不愿意回来看一眼,只是让你舅舅写了几封信回来,我们想给你写信吧,又不知道你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你会在哪个地方停留多久……

  我知道,当年,你父亲为了救云秋,牺牲了昔燃,你心里不满,你还怨着你父亲……但其实,云秋也是个好孩子啊,这些年来,也多亏了他,虽然他干不了什么重活,但是他帮忙煎个药什么的,也帮我减轻了不少负担。当年,我们带着你和昔燃一起去探望你师叔,原本是想带你们出去散散心的,我们也没料到昔燃会被砸伤,之后还一直昏迷不醒。我们更没料到,去到云家的时候,会看到那样的惨剧……

  唉,其实,当时确实是云秋活下去的希望要比昔燃大,那时候,昔燃都已经奄奄一息了,但是云秋的求生意志还很强……你父亲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其实也是很痛苦的,你以为他就不难受吗?”说完,田敏抬手擦了擦眼泪,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是在抑制住自己的眼泪。

  “好了好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说这些做什么呢?”易鑫年插话道,然后又对易青恒说,“云秋确实是个好孩子,你要是真的决定要娶他,那就要好好地待他,不能辜负了他,知道吗?”

  “父亲,母亲,请放心,我会好好待他的。”易青恒心想,这其实也算是他对浅昔燃的承诺,他是不会食言的。

  易鑫年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在外这些年,没对谁泄露过云秋的真实身份吧?”

  易青恒摇了摇头,“父亲请放心,这事我连舅舅都没说过。当年,我是发了誓不会把此事说出去的,男子汉大丈夫,决不食言。”

  “嗯,那就好。但是,这婚事啊,我们还得问问云秋的意见,毕竟,当年我说要给你们定亲的时候,你一气之下就走了,如今一回来就忽然说要娶人家,我们总不能说娶就娶,要是云秋不愿意,我们也不能勉强,是吧?”易鑫年说到。

  易青恒没说话,卧房内的气氛安静得有点诡异,门外的易云秋咬了咬唇,趁着现在抬手敲了敲门,然后又把手收回来端着托盘,乖乖地站在门外。

  “是云秋吗?进来吧。”房内,田敏声音有点沙哑地说到。

  “师伯,师伯母,是我。”说着,他轻轻地把门踢开了,然后低着头把药端了进去,“师伯,您的药煎好了,现在应该不烫了,您趁热喝了吧。”

  说着,他已经快走到床边了,他这才发现易青恒是跪在地上的,赶紧绕了个弯把目光别开了,然后把药端到田敏跟前,“师伯母,我特意把药晾好了才送来的。”

  田敏笑了笑,把那碗药端了起来,对他说,“辛苦你了,你先把托盘放下吧,刚好我们正想找你来着。”说着,她把易鑫年扶坐起来,然后让易鑫年慢慢地把药喝下去。

  易云秋轻轻地把托盘放在了桌子上,等易鑫年把药喝完了,又主动把碗接了过来,拿回托盘上放着。

  “云秋,这是你青恒哥哥,还记得不?”易鑫年忽然问到。

  易云秋匆匆地瞥了眼跪在地上的易青恒,发现易青恒也正在看他,他赶紧把目光别开了,然后对易鑫年说:“师伯,云秋记得的。”说着,他又看了眼易青恒,轻轻地唤了声“青恒哥哥。”

  田敏笑着站了起身,拉着易云秋一起在桌子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云秋,是这样的,青恒刚刚跟我们说,他想娶你。当年,你们还小的时候,我们就想让你们定亲了,但是那时候他忽然就离家出走了……所以,我们的意思是,这事就由你来决定,如果你愿意嫁给他,那是他的福分,不过,你要是不愿意……”

  易云秋赶紧摇了摇头,然后跪了下来,田敏赶紧把他扶起来,“你这孩子,怎么跪下来了呢?快起来说话。”

  易云秋摇了摇头,仍然跪在地上说:“谢谢师伯和师伯母,其实,”说到这,他匆匆地瞥了眼同样跪在地上的易青恒,脸上闪现了两抹红晕,他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刚刚云秋送药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意中听到了师伯说的那番话,不过,云秋并不是有意要偷听的,还请师伯和师伯母莫要怪云秋。”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呢?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迟早也是要告诉你的,我们怎么会怪你呢?快起来吧。”躺在床上的易鑫年说到。

  “谢谢师伯,”易云秋依然跪着,有点害羞似的说,“其实,云秋是愿意……嫁给青恒哥哥的。”后面那句话他说的很小声,但是易鑫年他们都听到了。

  “云秋,这可是婚姻大事,你可想好了,可千万不要为了报恩就答应下来了,知道吗?”田敏虽然也挺喜欢易云秋的,但是她不想他为了报恩就傻乎乎地嫁了,所以特意提醒他想清楚点。

  易云秋赶紧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师伯,师伯母,我想好了。我是心甘情愿的,与报恩无关,而且,我还得多谢师伯和师伯母不嫌弃我是个哥儿,青恒哥哥一表人才,气宇非凡,能嫁给他,是我云秋这辈子最大的福分。”说到这,他有点紧张地把双手攥在了一起,不好意思地把脸埋了起来。

  “好,那就好,那我们明天就找个道长来帮忙挑个好日子,快起来吧。”

  说着,田敏又伸手去扶他,他赶紧自己站了起来,然后拿起桌上的托盘和碗,匆匆地看了眼易青恒,低着头赶紧离开了。

  易青恒皱眉,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这人之前听到自己说要娶他时,明明还吓得慌不择路的,这会怎么就主动跟自己的父母说能嫁给他是最大的福分了?

  “呵呵,这孩子是害羞了吧?”易鑫年笑道。

  “云秋这孩子啊,本来就容易害羞,而且他心思细腻,其实也是有点敏感,毕竟他当年可是亲眼看着双亲被人杀了的……唉,当年,要不是我们刚好在那时候赶到了,说不定云秋他就没命了……”田敏又叹了口气,对易青恒说到,“你以后可要好好待他,别在这跪着了,到祠堂那边吧,跪到明天的酉时结束。”

  “是。”

  说着,易青恒便站了起身,自觉地到祠堂里继续跪着。

  第二天,田敏便找来了一位老道长,帮易青恒和易云秋看了生辰八字,最后把成亲的日子定在了十一月初一。

  田敏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很快就准备好了喜帖,距离近的亲朋好友就亲自送了过去,距离远的亲友还有江湖门派,则派人快马加鞭送了过去。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十月廿八,收到消息的纪枫、卫岚夫夫俩也赶了回来,同为哥儿的卫岚一回来就到易云秋的厢房里向易云秋表示祝贺。

  易云秋笑了笑,没有继续和他谈论这个话题,而是问道:“卫岚哥,你追查的事情有什么进展了吗?”

  听了他的话,卫岚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有点抱歉地说:“云秋,实在不好意思,这么多年了,我也没能找到烈云刀的下落,唉,说来,还是我的能力问题……”

  易云秋赶紧摇了摇头,“卫岚哥,您可千万别这样说,这本来就不是你的责任,要不是我这身子过于羸弱了,我应该自己出去查这件事的,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才对。你莫要自责,我只是问问而已。”

  易云秋在山庄的这十年,卫岚夫夫俩一直很照顾他,他是很感激这夫夫二人的,其实他并没有责怪卫岚的意思。只是,十年了,他不知道是不是李修霆隐藏得太好了还是怎么样,卫岚竟然什么都查不到。

  卫岚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也别想太多了,你这心脏不好,得把心放宽点,知道吗?而且你和少庄主的大喜日子就快到了,开心点,好吧?”

  他点了点头,“嗯,卫岚哥,你放心,我会的。”

  “那就好,我也不打扰你了,我和纪枫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好吧?”

  他点了点头,把卫岚送了出去,等卫岚走远后便关上了房门,走到床边把床底下的一个陈旧的木箱拉了出来,又从床边挂着的荷包里拿了一把钥匙出来,把箱子打开了。

  箱子里面放着一把弯弓,三支箭,一把匕首,一个白色的小瓶子还有一套黑色的衣服,他看着箱子里这些简陋的装备,鼻子忽然酸酸的——

  爹,娘,十年了,我终于有机会为你们报仇了,这十年来,因为这羸弱的身子,我一直被困在这山庄里,也无法习武。不过,再过几天,就是我和易青恒大婚的日子了,到时候,身为易青恒师父的李修霆一定会出席吧?我到时候就找机会下手,如果这次的行动失败了,只要易青恒还和我在一起,那我肯定还可以找到其他机会接近李修霆的,虽然我不会武功,但是我一定要亲手把李修霆杀了,为你们报仇雪恨!

  想到这,一行清泪沿着他瘦削的脸颊滑落在箱子的边缘,屋顶上,偷偷地看着这一切的易青恒皱了皱眉,然后轻轻地把那片瓦放好,施展轻功离开了。

  十月末的晚风轻吹,夜色中,有萧索的清秋凉意在徘徊着。



蓮塘雪 有话要说:各位看官晚上好啊~开新文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这是一篇虐文(但是也会有糖的)~攻年少时曾经叛逆,回来后就开始慢慢沉淀然后变得稳重起来,受的话,由于他身世的缘故,所以设定是敏感多疑+有点小心机的,我会努力不写歪的!尽量日更,喜欢的亲们点个小心心吧,谢谢大家哦(●—●)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 随便。

    随便。

    太古混沌

    十一月初一
    • 随便。 回复: 我生日(˙▽˙)   2020-10-09 10:30:25
    • 蓮塘雪 回复: 这么巧!预祝小可爱生日快乐哦(^_^)同时感谢小可爱关注这篇文哦\^O^/   2020-10-09 11:59:19
    • 蓮塘雪 回复: 作者 赠送了 [随便。] 5个阅读币奖励,感谢你的用心评论~   2020-11-10 08:17:49
    2020-10-09 10:29:32/查看(56)所有回复(3)/顶(0)踩(0)
  • 江遂风

    江遂风

    寒武迷虫

    喜欢江湖呢(评分:10分)
    • 蓮塘雪 回复: 哈哈,我也喜欢\^O^/   2020-10-03 19:39:52
    2020-10-03 18:11:27/查看(55)所有回复(1)/顶(0)踩(0)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