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章  成亲


  婚宴前一天,易家住得远的亲友以及部分江湖侠客都已经到了易心山庄,田敏和卫岚有序地把客人们安排到了山庄西院的客房里住了下来,沉寂了多年的山庄顿时热闹起来。

  晚上的时候,田敏把田鹰祺,也就是易青恒他舅舅叫到了山庄的书斋里再次训斥了一顿。

  “姐,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呢?”田鹰祺说着倒了一杯茶给田敏,“来,喝杯茶,消消气啊。”

  田敏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计较,这是做父母的担心,你懂不懂?你说你当年怎么就不把他带回山庄来呢?偏偏把他带到外面去,他这一走就是十年,十年啊,你说这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呢?”

  “唉,这事我确实也有错,我对不起你和姐夫,我当时之所以没把他带回山庄,主要是因为那时候我正好也在逃避老爹的逼婚,我知道他出走的原因后,就觉得他和我是同病相怜的,所以就带着他出去闯荡了……

  后来,我和他经过弈龙帮时,那弈龙帮帮主很欣赏他的武学天赋,于是就收他为徒了,这事我之前没跟你说,主要是因为我答应了他还有李帮主暂时不会把此事告诉其他人的……不过,他如今也平安归来了,而且,我看他跟那李修霆学得还挺好的,他现在也把心收回来了,你就别想太多了,好吧?”

  田敏点了点头,“那李修霆确实是个德高望重的好师父,恒儿回来后,也确实是比以前踏实了点。唉,不说这事了,爹娘还有颖兰他们还好吧?”

  “都挺好的,您放心,只是颖兰快要生了,不宜长途奔波,所以我就自己一个人过来了。姐,山庄这边要是有什么困难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告诉我,虽然我们隔得远,但我就你一个亲姐,我肯定会尽我所能去帮你的。”

  其实,田鹰祺心里对田敏夫妇还是挺内疚的,他那时候写了一封信给田敏,就带着易青恒一起去闯荡了,让他们和自己唯一的孩子分开了这么多年……不过,幸好,易青恒的武学天赋高,还成为了李修霆的徒弟。易青恒这几年来在武学上也算是小有成就,人也比以前踏实了,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放下了心结,还自愿回到了山庄里。

  “山庄目前的境况还好,我们还能撑几年,要是实在撑不住了,我也不会跟你客气。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于是,姐弟二人便离开了书斋,各自回卧房休息去了。

  片刻后,书斋的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一身下人装束打扮的易云秋走了进来,他抖着手点亮了一根蜡烛,然后在书斋里翻找着来宾的入住名册。很快,他就在书桌上找到了那本册子,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了李修霆的名字——武林盟主(弈龙帮帮主)宿于西院壹字客房。

  他把那名册放好,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书斋。他刚走,易青恒就从书斋的横梁上跳了下来,易青恒皱着眉看了看那本册子,然后把蜡烛吹灭了,继续跟了上去。

  易云秋脚步匆匆地到了灶房那边,四处观察了一番,发现没人后便进了灶房里,在袖中掏出了一包粉末,然后用袖子遮挡着,迅速把粉末倒进了之前就准备好的一壶茶里,接着就把那张纸塞回了袖中,又随便捡了根看似干净的柴枝搅了搅壶里的茶。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再次把腹稿过了一遍——李盟主,我是山庄的短工小秋,深夜打扰,实在抱歉,只是山庄夜里寒气重,我们夫人特意让我们在夜里给客人们都送上一壶安神茶,不仅可以宁神,还可以驱寒保暖。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就拎起茶壶,尽量气定神闲地往西院走了过去。很快,他就进了西院,然后往壹字号客房走过去。这时候,一抹青色的身影忽然一晃,易青恒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顿时吓了一跳,往后一个趔趄,手中的茶壶差点就要掉下来了。易青恒迅速接过他手中的茶壶,然后揽住了他的腰,施展轻功,带着他离开了西院。

  很快,易青恒就把他带回了东院的厢房里,然后把门窗都关上了。易青恒点了一根蜡烛,猛地就把那壶茶放到了桌子上,发出了一声巨响,他再次吓了一跳,低着头,怯怯地往后缩了缩身子。

  易青恒皱眉看着他,沉声问道:“你往壶里放了什么?”

  他咬了咬唇,双手紧紧地攥着上衣下摆,紧张地说:“那……那是安神茶来的……”

  “安神茶?”

  易青恒冷着脸向他走了过去,快速从他的袖中把那张纸抽了出来,然后放到鼻端闻了闻,片刻后,易青恒缓缓地说道:“断红垩,梧子姜,铜末,齑渊……这些本是寻常的药物,但是,按照一定分量混在一起后,就会变成杀人于无形的利器……这是你自己做的?”

  他抿着唇不说话,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易青恒猛地捏住了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抬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道:“为何不说话?”

  他嗫嚅着双唇,鼻子一酸,双眸中顿时有泪光闪烁着,目光氤氲着雾气,委屈地看着易青恒,易青恒看到他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顿时一愣,松开了他的下巴,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壶茶,你可是要送到我师父那里?”

  他低着头吸了吸鼻子,犹豫了一瞬,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为何?”

  易青恒又向他靠近了几分,高大的身影顿时把他笼罩住了,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抬起脸来,带着委屈倔强地说:“因为我想报仇!”

  易青恒一愣,有点愕然地看着他,但很快又皱了皱眉,继续质问他:“你怀疑是我师父杀了师叔他们?”

  “不是怀疑,就是他杀的!”他情绪激动得把这句话脱口而出,说完后方觉不妥,但是话已出口,他只能继续一脸倔强地与易青恒对视着。

  “可有证据?”

  他一愣,顿时被噎住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继续满脸倔强地看着易青恒。

  易青恒看着他眼中委屈的泪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理解你的心情,血海深仇固然要报,但是,我们也不能冤枉了好人,既然你无凭无据,你又如何知道我师父就是真凶呢?”

  他再次吸了吸鼻子,眼泪委屈地流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别哭,对心脏不好。”易青恒有点紧张地说到,然后走了上前,想要伸手覆在他的心脏上,但又觉不妥,便赶紧把手收了回来,满眼担心地看着他的心脏处。

  他愣了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易青恒是在担心浅昔燃的心脏吧?

  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抹了一把眼泪,对易青恒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

  易青恒皱眉,觉得他有点不可理喻了,黑着脸说道:“我不知你为何会这样认为,但是,明天就是我们成亲的日子了,我希望你能安分点。你这样做,不仅害人还害己,你的命……”说到这,易青恒顿了顿,片刻后才继续说,“你的命,是昔燃的命换回来的,我希望你不要让昔燃白白牺牲了。”

  说完,易青恒便离开了厢房,徒留他一个人在冷冷的烛光中颤抖着双肩。

  +++

  十一月初一,一阵喜庆的鞭炮声在易心山庄内响了起来,拉开了一场盛大喜宴的序幕。

  山庄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就连长年卧病在床的易鑫年也在纪枫的搀扶下拄着一根拐杖走出了卧房,看到这热闹的场面,易鑫年欣慰地笑了——师弟,云秋,就是之秋,要嫁给青恒了,没想到,我们师兄弟最后还成了亲家了,你放心吧,我们易家一定会好好地对待云秋的。

  此时,易云秋正待在自己的厢房里,披上了一身红色的嫁衣,长发披散在身后,卫岚正拿着梳子帮他打理着这一头柔顺的青丝。

  很快,卫岚就帮他绾了一个高高的发髻,然后用一根红色的发带绑住了,卫岚打量着他,不由得赞叹道:“云秋,你长得可真好看啊,就是平时脸色和唇色都太苍白了,你看,现在画了点淡妆,整个人看上去都精神多了。”

  他笑了笑,然后走到铜镜前看了眼镜中的自己,他觉得,他的脸型和眉目都挺像他娘的,然后鼻子和唇形则像他爹的……想到这,他鼻子又酸酸的了——十年岁月,摩挲了他的容颜,却抹不去血海深仇的烙印,今天是他成婚的日子,可是他身边,却连一个血缘亲人都没有。

  吉时很快就到了,在冬旻朝,哥儿成亲是无需盖头盖的,所以他赶紧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在脸上挂上了一抹似是描摹上去的浅笑。

  因为他身边没有亲人陪伴,所以婚礼的形式都尽量缩减了,他在卫岚的陪伴下,推开了房门,然后就看到了一身红衣的易青恒气宇轩昂地站在门外——易青恒没有戴护额,光洁饱满的额头露了出来,长发在身后绾了个发髻,把他的脸部轮廓映衬得更加明朗刚毅。

  俩人都愣了一下,目光相撞的刹那,冥冥中,似是有一根无形的丝线,把什么东西连在了一起。

  不过,俩人都想起了昨晚的事,马上就把目光移开了,卫岚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催促道:“青恒,还不快点过来把你的新夫郎背起来?就快要到拜堂的时辰了。”

  易青恒这才走了上前,但是并没有背他,而是一把把他抱了起来,他的心顿时一跳,双手自然而然地就圈在了易青恒的脖子上。

  易青恒顿了一下,低头看了眼他左耳垂上的那颗红痣,然后把视线收了回来,抱着他往前走。此时,他的头就靠在易青恒的心脏附近,他听着那铿锵有力的心跳声,抬眸看了眼易青恒那硬朗的下颌线,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他赶紧闭上了双眼,让黑暗淹没掉自己所有的非分之想——他只是想利用易青恒去复仇而已,动了情,这计划就变质了,他是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至于成亲,是替身也好,报恩也罢,只要能报仇,他的婚姻大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很快,易青恒就抱着他来到了厅堂里,然后在一片喧闹声中把他放了下来,他睁开了双眼,然后有点紧张地把头埋了起来——他听到有很多人在夸赞他的容貌,但是,其实他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甚至很害怕待在人多的地方,所以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些喧闹的赞赏。

  易云秋不知道,在这喧闹的人群中,有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在看到他的容貌时惊得瞪大了双眼,但是现场的人太多太吵了,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男子的表情变化,这人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和周围的人一起乐呵呵地看着厅堂中的这对新人。

  这时候,易青恒和易云秋已经拜完了天地和高堂了,随着司仪的一声“夫夫对拜”,面对面地跪着的两个人,同时弯下了腰,对对方拜了一拜。俩人同时直起了身子,目光再次相撞时,俩人都再次把目光移开了。

  晚上,沐浴之后的易云秋有点紧张地坐在新房里,片刻后,房门被推开了,然后又被关上了,他听到易青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那脚步声很快就停了下来,易青恒冷冷地说道:“过来喝合卺酒吧。”

  他赶紧站了起身,走到桌边,端起了桌上的酒杯,手臂与易青恒的钩在了一起,然后把那杯酒一饮而尽。

  俩人纷纷放下了酒杯,从没喝过酒的他忍不住咳嗽起来,易青恒皱眉,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他也没客气,说了句“谢谢”就接过来喝了。

  “心脏可有难受?”易青恒难得温柔地问到。

  他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笑了笑,答道:“青恒哥哥放心,心脏,很好。”说着,他便回到了床边,有点拘束地坐在床沿上。

  易青恒皱眉,走过去对他说:“你放心,如若你不情愿,我不会强迫你,我也暂时不会碰你。”

  说完,易青恒便转身离开了新房,他听到关门的声音后顿时松了口气,但不知为何,内心的某个角落却忽然变得空落落的。

  他自嘲地笑了笑,把一些有的没的思绪抛开了,然后脱了外衣,又把发带解了下来,在床上躺下了。他在心里琢磨着,明天李修霆就要离开了,自己要不要在半路上埋伏?如果行动再次失败了,自己又能否脱身呢?如果脱身了,自己又该如何去查找证据呢?

  想着想着,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然后又跌入了那个冰冷而血腥的梦魇里,怎么都逃不出来,只能蜷缩着身子,把自己抱紧一点。

  一抹红色的身影忽然闪到了床边,易青恒低头,看着他紧蹙的双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愁思如此之多,心脏又如何能好呢?

  易青恒把被子抖开盖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把手轻轻地覆在了他的心脏上,在心里温柔地唤了一声“昔燃弟弟”,之后又悄悄地离开了。

  新房里的烛火还在闪烁着,就像是梦境里的画面般,恍恍惚惚,摇摇曳曳,斑斑驳驳。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