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章  埋伏射击


  月黑风高的一个秋夜,某座荒山上的一个小院子里:

  “哗——”的一声,一片腥血洒在了斑驳的石子路上。

  “爹!娘!”

  一个小男孩跪在地上,痛苦地看着这一幕,然后愤怒地瞪向那个蒙面黑衣人,那黑衣人的脸侧有两道寒光一闪而过,“嗖”的一声就闪到了他面前。

  “嚓”的一声,利刃扎进了他的胸膛,一阵锥心的刺痛顿时从他的胸口处开始蔓延,那窒息的闷痛压抑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

  十一月初二,寅时,易心山庄,北院的新房里:

  “爹!娘!”

  易云秋猛地睁开了双眼,双手捂住心脏的位置,试图把那压抑的阵痛控制住。

  过了好一会,他才缓了过来,他掀开身上的被子坐了起身,这才发现烛台上的蜡烛还在燃着。他看了眼角落里的滴漏,发现就快到卯时了,不过外面的天还没亮。

  他动作迅速地起身梳洗了一番,然后回到了东院的厢房里,把床底下的那个木箱子拉了出来。他把那套黑衣拿了出来,快速地换上了,戴上头巾,再把脸蒙住,拿起箱子里的弓箭就离开了厢房。

  他知道离开山庄有一条必经之路,从山庄的后门出去,可以绕近路去到那条路旁边的一座山上,他的想法很简单——他打算在山上埋伏着,等到李修霆经过的时候就射箭攻击。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只是,等到东方的天空出现了一片红霞的时候,他终于爬到了山上。他把蒙脸的布巾扯了下来,大口地喘着气,等气息平缓后再把布巾蒙上。

  这山坡上树木丛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他找到了一片茂密的杂草丛,然后趴了下来,把弓和箭搭好,等着李修霆出现。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麻木得就要失去知觉了,他才终于听到了一阵马蹄声。他赶紧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搭着弓箭瞄准山下小路上的目标,不过,那路过的人并不是李修霆,他叹了一口气,但是并没有气馁,继续耐心地等待着。

  在好几队人马经过之后,他再次听到了一阵“嘀嗒嘀嗒”的马蹄声,与之前那些匆匆的马蹄声不同,这回的马蹄声节奏很慢,骑马的人似乎并不急着赶路。

  很快,他就看到了两个中年男人骑着马出现在了山脚下,其中一人,他记得似乎是游云帮的帮主游子安,而另外一人正是他的仇人李修霆!

  他紧张得屏住了呼吸,双手止不住地抖了起来,手心里很快就浸满了冷汗,弓箭都有点抓不稳了。但是,他不断地在心里告诫着自己要冷静,然后有点吃力地拉开了弓弦,瞄准了山坡下的目标。

  “嗖”的一声,那支箭飞了出去。

  但是,山下的俩人很快就察觉到了山坡上的异常,同时勒住了缰绳,游子安迅速把一枚飞镖投了出去。

  “啪”的一声,那支气势本来就不强的飞箭很快就被打了下来,掉在了半山腰上。

  “谁?!”

  游子安大喝一声,他吓了一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跳开始紊乱起来,呼吸也跟着变乱了,一阵刺痛由心脏处腾升而起,他赶紧抬手捂住了心脏,阻止着那股刺痛的蔓延。

  游子安见没人回应,马上又投出了一枚飞镖,那飞镖“嗖”的一声就往他藏身的地方飞了过来,他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眼,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那飞镖快要飞到他跟前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臂猛地从身后把他抱了起来,然后把他搂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并快速闪进了密林深处,离开了那片山坡。

  山脚下的李修霆和游子安,因为角度的问题,并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是他们能看到那片草丛似乎动了动。游子安皱眉,马上就要一跃而起,想要追上去看看,但是李修霆却拦住了他。

  “子安,算了,我们走吧。”

  游子安皱眉,“李兄,你不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李修霆笑了笑,说道:“那人应该不是江湖中人,你看刚刚那支箭,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打下来的,我猜那可能是附近村民的孩子,在这山上玩耍罢了,再说了,你我并无大碍,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游子安笑了笑,赞叹道:“李兄不愧是武林盟主,这胸怀就是不一样,行吧,那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于是,俩人继续骑着马,“嘀嗒嘀嗒”地在这山路上行走着。

  +++

  另一边的山坡上:

  那人把易云秋带到了后山那边后,马上把他打横抱了起来,他这才看清楚,这人竟是易青恒。

  易青恒看到他痛苦地捂着心脏,马上把他脸上的布巾扯了下来,这才发现他的脸色苍白如雪,顿时紧张地皱了皱眉。

  易青恒轻轻地把他放在了草地上,然后马上运起内力在他的胸口处点了几处穴位,他这才稍微感觉好了点。

  易青恒黑着一张脸,再次把他抱了起来,然后施展轻功往山庄赶了回去。

  一回到山庄,易青恒就把他以趴着的姿势放到了新房的床上,然后在房里的书架上把药箱拿了下来,把针灸袋打开,一把把他的上衣扯了下来,露出了背部,马上取了几根银针,用烛火炼过后,便分别扎进了他的厥阴俞、肺俞、心俞几个穴位,接着又在他左手边的内关和灵道两个穴位上扎了针。

  扎完了针后,易青恒才稍微松了口气,开始慢慢地帮他行针,大概一刻钟后才问道:“感觉如何?”

  “嗯,好多了,谢谢。”他小声地答道。

  易青恒帮他拔了针,然后把他的衣服拉好,让他转过身来躺着,再帮他盖好了被子。

  “我去煎药。”

  说完,易青恒便匆匆地离开了卧房,他看着那抹青色的背影,内心的某个角落里像是有把小火苗跃了起来,把他的心房烘得暖暖的,但是他很快就把那小火苗给掐灭了。

  易青恒把药熬好后,便赶紧给他送了过来,他喝了药之后便睡下了,等他醒来时,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他赶紧起来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和易青恒一起到了正厅里,这时候,田敏已经在厅里等着他们了——易鑫年由于身体原因,平常都是在卧房里用餐。

  席间,田敏时不时就瞄他几眼,最后忍不住对易青恒说:“恒儿,云秋这身子骨不是很好,这心脏也得注意着点,所以啊,你别折腾得太厉害了,得照顾着云秋的身体。”

  听了这番话后,俩人都一愣,易青恒比他先反应过来了,只淡淡地“嗯”了一声。他明白过来后,脸上顿时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烫得都快要融化了。

  吃完饭之后,他就跟往常一样,把碗筷收拾好,拿到灶房里洗干净,然后就往新房走回去,打算把那套黑衣还有弓箭收拾好。

  他刚推开卧房的门,就看到易青恒黑着脸站在卧房中间,他怔了一下,然后赶紧低下了头,走进了房里把房门关上。

  “我不是让你安分点吗?为何不听话?”

  易青恒走到他跟前,居高临下地质问道,其实易青恒很想对他发脾气,但是又怕他的心脏被吓到了会受不了,所以只能压抑着那股怒火,尽量温柔地质问他。

  他咬了咬唇,没有说话,然后想绕过易青恒往里面走,但是易青恒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把他的脸抬了起来,再次质问道:“为何不说话?”

  他眨了眨眼,眼里顿时盛满了委屈的泪水,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易青恒说道:“我说了,我想报仇!”

  易青恒叹了一口气,松开了他的胳膊和下巴,“你无凭无据,为何就一口咬定我师父就是凶手呢?”

  他别开了脸,避开了易青恒逼问的目光,因为他如今确实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李修霆就是真凶,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才好。

  “为何又不说话了?”易青恒眸中带着怒火,再次把他的脸抬了起来。

  他看着易青恒的那双眸子,像是在内心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我说,我是重生回来的,你信吗?我上辈子就知道李修霆就是凶手了,只是我报仇失败了,然后重生回我八岁那年了,可是不知为何,这一世,我的心脏被挖走了,然后……”

  “上辈子?重生?”易青恒讽刺地说到,“你倒不如说你是从仙界下凡的神仙,有能力窥探到常人无法窥探的秘密。”

  他苦涩地笑了笑,心想果然,这话说出来是没人会信的。其实,他当年被易鑫年救了之后,刚醒来的时候他就跟易鑫年说过这事了,但是易鑫年同样不相信他说的话。只以为他是因为刚刚醒来,再加上换了心脏,所以神志一时有点不清晰了,然后就开始胡言乱语了。他那时候就只好装作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后就变得乖乖的了,不再提这些“胡言乱语”。

  而现在,面对易青恒的冷嘲热讽,他苦涩地笑了笑,“那你就当我是那下凡的神仙吧。”说着便再次想要绕过易青恒往里面走。

  但是易青恒却再次拽住了他的胳膊,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云之秋,我是跟你说认真的,你不要不把这当一回事,你有没有想过,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你就这样无缘无故地把武林盟主给杀了,会在当今武林掀起一场怎样的轩然大波?如今,你的真实身份,只有我父母,我,还有纪枫夫夫知晓,为了救你,我父亲不仅牺牲了……”

  易青恒深吸了一口气,有点艰难地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我父亲,不仅牺牲了昔燃,还特意让你改名为易云秋,对外说你是我们在路上遇到的被人卖了的一个患有心疾的可怜哥儿……我父亲这样做,就是为了保护你,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可是你呢?你贸然行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行为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我师父真的就这样被你杀了,武林中的人会怎么想?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你觉得他们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相信我师父就是杀害你父母的真凶吗?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可能会怀疑这是我父亲指使你做的?你知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连累到多少人?这些,你都想过吗?”

  他愣愣地看着易青恒,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那时候一心只想着报仇,确实没考虑到这么多,易青恒说得对,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要是就这样把李修霆杀了,这江湖中又得掀起另一番腥风血雨吧?

  易青恒看着他,继续说道:“我不知你为何会如此肯定我师父就是真凶,但是,以我对我师父的了解,我相信他不是这样的人,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了。当然,如果你有真凭实据能证明我师父就是真凶,那我也无话可说,我也绝对不会阻拦你去报仇,如果有需要,我还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只是,”易青恒叹了一口气,有点累地说到,“既然如今你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我师父就是真凶,那就不要再胡闹了,好吗?”

  说到这,易青恒轻轻地把手覆在了他的心脏上,“你的命,是用昔燃的命换回来的,好好地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再随意折腾自己的身体了。有时候,你的命,不仅仅是你自己的,你不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关心你的人负责,就算你不想活了……我希望,你不要那么自私,不要白白地就把他的牺牲浪费掉了,所以就算你不想活了,也请你代替他,好好地活下去。”

  说完,易青恒便松开了他,转身就离开了卧房。

  他站在原地,苦涩地笑了笑,笑着笑着就哭了——代替他活下去吗?呵呵呵,可是,明明,我自己都还活不明白这一生,我又该如何去代替别人活下去呢?

  +++

  此时,冬旻朝中南部的某条山路上,李修霆和游子安仍然同行着。

  “李兄,此处应当就是烈云山吧?”

  李修霆点了点头,“正是此地,这座山,之前似乎是叫‘屏风山’,之后为了纪念云战云大侠,江湖中的侠客就把此地命名为‘烈云山’了。”

  游子安点了点头,“既然路过了,我们不如去云大侠的坟前看看?据说当年,易鑫年就把他们一家三口葬在了云大侠自建的院子里。”

  “嗯,也好,云大侠年轻时也曾是名闻天下的侠客,只是,可惜了啊。”

  俩人一边感慨一边策马往山上赶去,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破落的院子里,那院子内果然有三座坟,只是许久未曾有人来过此地了,那坟地上都已经长满了草。

  游子安下了马,拔出腰间的长刀,“嗖嗖嗖”几下,很快就把那堆杂草砍掉了,然后看着三座孤坟,再次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当年,云大侠的烈云刀刀法,可以说是天下第一刀法了,我原本还想着,有机会了就和云大侠较量一番,却不料,云家居然遭此惨剧……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有一天,那凶手会遭到报应的。”

  李修霆点了点头,然后默默地看着唯一的一块墓碑上那模糊的字迹,墓碑上没有刻名字,只刻了一句话——“云开天晴终有时,恶人终有天道治。”

  他看着这句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俩人又在此地停留了一会,便策马离开了,又走了一段路之后,俩人就分道扬镳了。

  +++

  是夜,一座昏暗的破庙里,有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影在说着什么——

  “卦象你也看到了,这意思就是云战一家人已经无人存活在这世上了,你看到的那个人也许只是长得像罢了,天下那么多人,有一两个长得像的有什么出奇呢?可以把解药给我了吧?!”矮个子愤懑地说到。

  “你可别忘了,易鑫年可是被称为‘易心神医’的人。”

  “呵呵,那又如何呢?他当年只是帮人做了个心脏移植的手术,然后那个人又侥幸活了下来而已,他后来不也做过几次失败的手术吗?所以啊,我看不是他医术高明,而是那个人命大。”

  高个子冷哼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扔给了矮个子,“这是半年的分量。”说完便施展轻功离开了破庙。

  矮个子接住了那个小瓶子,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脸上绽放了重获新生般的笑容。

  +++

  亥时,易心山庄东院:

  易云秋在自己的厢房里,把那套黑衣还有弓箭放回了那个木箱里,然后又把箱子锁好并推回了床底下。

  他在床上躺了下来,在心里回想着易青恒下午时对他说的那番话,他也意识到自己确实过于鲁莽了,甚至有点自私,没有想过这样做会连累到易鑫年他们。但是,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找到李修霆就是真凶的证据呢?

  上一世,其实也是易鑫年把他救了回来的,只是,上一世他的心脏并没有被挖走,他那时候的身体还是很健康很结实的,他的武艺也不错。所以他十七岁那年就在易鑫年的鼓励下离开了山庄,和卫岚他们一起去查找烈云刀的下落,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在弈龙帮的某个角落里,发现了残留的烈云灰屑——这是只有烈云刀才会产生的独有的灰屑,他们便循着这条线继续查下去,最后才知道原来李修霆就是真凶。

  而这一世,他也曾委婉地提醒过卫岚可以从这方面着手去查,但是卫岚一直没能在弈龙帮查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他在想,难道是因为重生了一世,有些人有些事也跟着改变了吗?可是,他还是觉得,李修霆的嫌疑是最大的,只是不知为何,这个李修霆,似乎比他上一世遇到的李修霆,把事情处理得更小心更隐秘了。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很久,最后觉得,他还是得依靠易青恒去查找证据。不然的话,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易鑫年他们是不可能让他跟着卫岚他们跑出去的,就算去了,他也会成为卫岚他们的累赘。如果他自己一个人跑出去,用不了几天,他的心脏可能就承受不住然后丧命了……

  于是,他又开始在心里琢磨着,该如何与易青恒建立和谐的夫夫关系,然后找个借口一起去弈龙帮那里住一段时间,这样,他就有机会慢慢地查找证据了。

  但是,他今天下午和易青恒闹成那样,易青恒还会理会他吗?他叹了一口气,胸口忽然又闷闷地痛了起来……他顿时心生一计,猛地就从床上跃了起来,然后捂着心脏往北院的新房走了回去。

  +++

  北院新房里:

  易青恒沐浴后回到房里,看着空无一人的卧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候,房门“啪”的一声就被推开了,他皱眉,转过身来,然后就看到易云秋痛苦地捂着心脏倚在门边。

  “青恒……哥哥……”易云秋喘着气,抬起脸来看向易青恒。

  易青恒发现他脸色煞白得可怕,赶紧上前把他抱了起来,然后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易青恒没有说话,而是皱着眉给他把了把脉,接着又把药箱拿了过来,取出针灸袋,把两根银针放在烛火中炼了一会,然后扯开他的上衣,把胳膊露了出来,把其中一根针扎在了他的天泉穴上,另一根则扎在了他的郄门穴处。

  行针片刻后,易青恒发现他的脸色好转了,气息也稳了之后便拔了针,然后把药箱放好,之后又回到床边帮他把衣服拉好,盖好被子就要离开了。

  他赶紧一把抓住了易青恒的左手,双眸蒙着一层水雾看向易青恒,弱弱地说:“青恒哥哥,你能留下来吗?”

  易青恒皱眉,想要把手抽回去,他赶紧闷哼了一声,易青恒紧张地在床边坐了下来,运行内力于右手掌心,把掌心轻轻地覆在他的心脏上,用内力散发的热量烘着他心脏附近的穴位,让气血更通畅地流动起来。

  他小声地说:“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好……可我心里真的好难受……”

  “睡吧,”易青恒忽然反握住了他的手,“莫要思虑太多了,对心脏不好,我不走。”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就抱着易青恒的手,蜷缩在被窝里,闭上双眼睡了。

  易青恒等到他的气息平稳了之后就把内力收了起来,然后看着他的睡容,再次把手覆在了他的心脏上,在心里轻轻地唤了声“昔燃弟弟”。

  屋外,秋寒席卷着山庄,屋里,却有星星点点的温暖在蔓延着,只是这温暖,又能否敌得过那漫山的寒气呢?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