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护心丹

  

  翌日寅时末,易心山庄的书斋里:

  易青恒对纪枫夫夫俩作了个揖,“纪枫师兄,卫岚师兄,这些年,辛苦你们了。”

  纪枫笑着摇了摇头,“青恒,你不必跟我们客气,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再说了,我们也不是一直都在外面追查族符和烈云刀的事情,有时候还是会回山庄这边休息一下的,所以并不算辛苦。”

  易青恒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只是,不知道二位师兄,族符和烈云刀的事追查得如何了?”

  纪枫叹了一口气道:“青恒,实不相瞒,这么多年了,这两件事情可以说是毫无进展,卫岚只查到一些零碎的关于烈云刀的消息,但是每当我们去到对应的地方时,又什么都查不到了。不过,我猜测,杀害了云大侠并抢走烈云刀的人,和偷走易家族符之人,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或者是一伙人。

  因为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太接近了,而且,据庄主所说,那俩人的轻功应该都属上乘。当年你们去到云家时,庄主发现云秋身上的伤口还是刚造成的,那人应该是在你们快要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才离开的,但是他居然能走得悄无声息、毫无踪影,再者,当年庄主想要追回族符时,发现那人的轻功也不简单。”

  “这江湖之中,能有多少人的轻功会比我父亲还厉害呢?”

  “十年前,轻功在庄主之上的,有天芸门门主,也就是你外公,田绍东老前辈,还有游云帮帮主游子安,茵霖派现任掌门人茵婉,霖门寺方丈凉一大师,以及其师弟丈一法师,冥泉教现任教主泉雅,南云派掌门人鹤凌真人以及其两位师弟,伍琨成道长和秦思杨道长。

  这些都是江湖上所熟知的轻功上乘的人物,我们一开始的时候也有从这方面着手去查。但是,庄主说,那人的轻功身法与这些人都不一样,而且我们在其他方面也毫无发现,再者,我们也查不到他们有何动机要去抢烈云刀或者偷走易家族符。”

  易青恒点了点头,“确实,江湖之大,也许还有许多隐世高手的轻功是在我父亲之上的。”

  说到他父亲,易青恒叹了一口气,“因为我父亲顽疾缠身,我暂时无法与你们一同到外面去追查烈云刀与族符之事,我打算先留在山庄里潜心研习医术,看能不能找到法子把我父亲的病治好,然后一边修习易家的独门武学,再慢慢地改善山庄的境况。所以,可能还有两三年的时间,需要麻烦两位师兄继续在外奔波。”

  “青恒,都说了,与我们夫夫二人不必客气,山庄的境况我们也了解,我们也希望你能像师父一样,不仅有高强的武艺,还有高明的医术,把易心山庄悬壶济世的精神发扬光大。”纪枫说完便牵起了卫岚的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准备出发了。”

  “青恒,”一直没说话的卫岚忽然插话道,“好好地待云秋。”

  易青恒点了点头,“两位师兄慢走。”

  于是,纪枫和卫岚便离开了书斋,易青恒则把书架上的一本医书取了下来,专心地看了起来。

  +++

  易云秋醒来时已经是卯时末了,他赶紧起床洗漱了一番,然后在换衣服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特意挑了一套浅蓝色的衣衫,再把绾起的发髻放了下来,拿了根发带,把一部分的长发束在脑后绑了起来,长长的发丝披散下来,铺在他瘦削的背部。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努力地挤出了一抹浅笑——他记得,他前世见到过的浅昔燃,最喜欢这样打扮了,浅昔燃年幼时开始,似乎就很喜欢穿素色的衣服,不知道易青恒看到他这样的装束,会不会喜欢呢?

  他赶紧到灶房里忙活起来,蒸了几个馒头,煮了粥,先给田敏和易鑫年送了过去,然后端着托盘往书斋走去。

  但是他推开书斋的门却没看见易青恒,他皱眉想了想,然后又往药房走了过去。果然,易青恒正站在药房的百子柜前,背对着门,似乎在查看着柜子里的药物。

  他笑了笑,对正在忙碌的易青恒说:“青恒哥哥,先过来吃早饭吧。”说着,便把粥和馒头放在了药房右上角的桌子上。

  听到话音的易青恒转过了身来,看到这样打扮的他时顿时愣住了,眼神有点复杂地看着他。

  他不明所以地看了眼易青恒,然后走到易青恒跟前,笑着说:“怎么啦?我们先吃早饭吧。”

  说着就要往桌子那边走回去,但是易青恒却忽然抓住了他的双手,魔怔了般看着他左耳垂上的那颗红痣,喃喃地唤了声“昔燃”。

  “青恒哥哥……”他有点害怕地看着易青恒,往后缩了缩身子。

  但是易青恒猛地就把他拉进了怀里,然后把他的脸抬了起来,易青恒的脸在他的眼前慢慢地放大了,他顿时紧张得屏住了呼吸,心脏犹如小鹿般乱撞起来。

  他的心跳一乱,呼吸也就跟着乱了,心脏处顿时又传来了一阵刺痛,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这一声闷哼在此时的药房里、在这样的气氛下,显得特别清晰,易青恒马上就回过神来了,这才发现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原来不是浅昔燃的。

  “抱歉。”

  易青恒松开了他,看到他的脸红扑扑的,又担心地问:“心脏,可还好?”

  他抚着胸口缓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似是有点害羞地说:“嗯,没事,我们吃早饭吧。”

  于是,俩人便在桌子旁坐了下来,安安静静地吃着早饭。

  就这样,易云秋开始有意地去模仿浅昔燃的穿着打扮,试图吸引易青恒的注意力然后慢慢俘获易青恒的“芳心”。不过,他似乎低估了浅昔燃在易青恒心目中的地位,因为易青恒虽然有时候会恍恍惚惚地盯着他耳垂的那颗红痣,然后把他误认为是浅昔燃,但是每到关键时刻,易青恒总会及时反应过来。

  不过他觉得这些并不重要,反正来日方长……最重要的是,在他的努力下,易青恒对他的态度渐渐改观了,夫夫俩的日常相处还算融洽。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易青恒正冒着雪在山庄的后山上习武,大冷天的,他就穿着一套单薄的劲装坐在雪地上,闭着双眼,默念心诀修炼内功。

  易云秋披着斗篷来到了山上,在雪地上艰难地行走着,“青恒哥哥!午饭时间到了!”

  易青恒睁开了双眼,猛地就跃了起身,闪到了他跟前扶住了他,“不是说了不用上山来找我吗?山上风雪大,对心脏不好。”

  他笑了笑,对易青恒说:“没事,活动一下也挺好的,而且,”他低下了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而且,我喜欢看青恒哥哥专心习武时的样子。”

  易青恒一愣,眼神有点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扶着他,一起往山下走回去。

  路上,他忽然开口说道:“青恒哥哥,这段日子以来,我的身体感觉比之前好多了,你能不能教我练一些内功心法呢?这样的话,我也可以修炼内力了,虽然可能无法修炼到很厉害的地步,但是,我要是能学几招来防身也挺好的,这样一来,我们以后一起出门了,我就不会是你的累赘了……”

  “出门?你想去哪?”易青恒抓住了关键词问到。

  他顿时紧张起来,大脑快速地转了一圈,说道:“就是,比如说,春节的时候,我们要一起去天芸门探望外公外婆他们啊,要是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我希望自己也能抵挡一下,而不是只能靠你们……”说到这,他有点失落地垂下了眸子。

  易青恒点了点头,“好。不过,一般的内功心法并不适合你的体质,待我研究出了合适的心法后再教你,可好?”

  “真的吗?!”他喜出望外,高兴地抬起了脸看向易青恒。

  看到他笑得跟个小孩子似的,易青恒顿时一愣——在易青恒的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那么纯粹、那么开心。

  易青恒笑了笑,“自然是真的。”

  “青恒哥哥,要是我学会了武功,你会不会带我一起出去看看这江湖啊?”他似是不经意地问到。

  “最近这两三年我暂时不打算出门,我想先在山庄里好好地研究药方,希望能尽快把父亲的病治好,同时,我还要把我们易家的武学都学成。等父亲的病痊愈了,我也学成了易家的独门武学了,而你的身体也好转了,我就带你出去走走。”

  他内心有点失落,但是表面上还是很高兴地说:“那太好了!谢谢青恒哥哥!”他心想,那得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去弈龙帮查找证据呢?

  不过,让他感动的是,易青恒并没有食言,几天后就根据他的身体状况研究出了一套十六句的简短内功心法。

  此时,易青恒正和他一起站在北院的回廊上,耐心地对他说:“我先教你一遍,你先闭上双眼,我念一句心诀,你就在心里跟着默念一句,可好?”

  他点了点头,然后赶紧闭上了双眼,易青恒很快就念了起来,“护心之源,少海极泉,郄门天泉;养心之道,通里如桥,灵道如涛;厥阴俞中,心俞似虹,旭阳游龙;上脘居中,任脉承重,百会一通,督脉如松;涌泉上星,气如泉涌,息如星炯。”

  他在心里默默地跟着念了起来,片刻后,易青恒又跟他解释了起来,“由于你心脏的原因,前面三句,是让你先把心脉护住,之后三句是让气息运行到相关的穴位,开始慢慢地养心,也就是滋养心田,接着,感受气息,如游龙般通过双俞,再到任脉、督脉,再由脚下的涌泉,冲天而上,直达上星,气如泉涌,息如星炯。慢慢地去感受体内气息的变化,最后,汇气聚息于丹田,如泉之气渐渐涌起,如星之息渐渐亮起,内力,便随之慢慢形成生长。”

  过了片刻,易青恒又问道:“可有不懂的地方?”

  他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摇了摇头,“青恒哥哥讲得很清楚,云秋都明白了。”

  说完,他对易青恒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易青恒一愣,有点恍惚地看着他,但片刻后,易青恒的眼神又恢复了清明,对他浅浅地笑了笑。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冬旻一百七十年的春节前夕。这段日子以来,易云秋一直有根据易青恒教的心诀潜心修炼,所以到了春节前夕,他感觉到自己体内已经有了一点点的内力了。他又缠着易青恒,让易青恒教他轻功,易青恒很有耐心地教了,但是不知是不是因为他长期缺乏运动的原因,他的轻功学得并不好,不过他依然很高兴,因为这总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他要好多了。

  除夕很快就到了,因为纪枫夫夫没能赶回来,山庄里的短工也都回家过节去了,所以偌大的山庄里就只有他们四个人一起过节。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易青恒回来了,即便人不算多,山庄里也显得比往年春节热闹了点。

  吃年夜饭之前,田敏还特意提到,希望她和易鑫年在年底的时候就能抱上孙子,俩人在席间匆匆地对望了一眼,然后赶紧把目光移开了。

  晚上,沐浴之后,易云秋回到北院卧房内,脱了外衣盖好被子在床上躺下了,他回想着田敏的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易青恒对他的态度改观了,平常也和他相处得不错,但其实,易青恒似乎一直没有要碰他的意思。他有时候会假装心脏不舒服,易青恒就会留在卧房里看着他,但是绝对不会和他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

  除此之外,易青恒平时都是到东院的厢房里过夜的——这也是他后来无意中发现的,他知道,那间厢房,原本是浅昔燃住的,只是后来浅昔燃不在了,他来了,就变成了他的厢房而已。他想,易青恒真的很爱浅昔燃吧?连睡觉都要到有浅昔燃影子的地方去睡。

  其实,如果易青恒想要孩子,他是无所谓的,反正他欠易家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帮他们生个孩子又何妨呢?只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自己对易青恒动情的。他觉得,只要不动心不动情,以后应该就不会太难堪了吧?但问题是,易青恒不愿意碰他,他有什么办法呢?

  他正想着,卧房的门就被推开了,他赶紧闭上了双眼,假装睡着了。

  易青恒走到床边,看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没有睡着似的说道:“新年快乐,这是新年礼物。”

  他自然而然地就睁开了双眼,然后就看到易青恒把一个白色的小瓶子递到了他面前。

  “这是……”他接过瓶子坐了起身。

  “我看你每天早晚都要煎药,太麻烦了,这是我研制的燃心丹,就是一种护心丹,每天早中晚各吃一颗就好,你明天开始可以先试着吃这个丹药,三天后,看一下效果如何,不行的话我再把方子改一下。”

  听到这话,他心里顿时暖暖的,但是他又赶紧把这种触动掐灭了,笑看着易青恒说道:“谢谢青恒哥哥!”

  易青恒笑了笑,“不必客气,就是给我父亲研制药方的时候顺便做的。我母亲说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我说了,不会强迫你,我也暂时不会碰你,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说完,易青恒又转身就走了。

  “青……”他话还没说完,易青恒就已经闪了出去并把门关上了。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抱着那个小瓶子缩回被窝里躺下了,他抓着那个小瓶子,内心忽然又有一把小火苗跃了起来,但是他忽然想起了易青恒刚刚说的这个丹药的名字——燃心丹。是浅昔燃的燃吧?

  他一愣,顿时自嘲地笑了笑——傻瓜,感动什么呢?人家担心的只是你身上的那颗心脏,又不是你这个人。

  他叹了一口气,把那瓶丹药扔到了一旁,然后就抱着被子睡了。

  其实,如果没有了自己原来的那颗心脏,即使是药效再好的燃心丹,也无法把心房点燃烘暖吧?

  



蓮塘雪 有话要说:各位看官大家好啊~谢谢大家的支持哦,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