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六章  易符剑法

  

  冬旻一百七十年春末,某座荒山的破庙里,两个人影正在黑暗中说着什么——

  “怎么解药的分量越来越少了?!”

  “解药的提炼是需要时间的,以后我们还是尽量少点接触,我会定期把解药放在某个地方,然后再通知你去拿。”

  “你!”

  “哼,别忘了,你的命,掌握在我手中。”

  说完,那人便离开了破庙,另外一人只能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

  +++

  两年后,即冬旻一百七十二年,立秋,易心山庄的后山上:

  易青恒在心里默念着易家独门武学《易符剑法》的心诀,并跟着心诀,挥剑把整套剑法行云流水地打了一遍下来——

  第一层,血落乾坤墨如霜——“嗡——”的一声长鸣,易青恒举着长剑翻旋着跃到了半空。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顿时犹如波涛般翻涌而起,随着内力的爆发,一片嫣红的剑气犹如鲜血般洒落在这片天地间,如墨如霜。只是,片刻后,那片霜墨便在他旋身降落的时候慢慢地消失了。

  第二层,易血换墨冰符转——易青恒刚旋身落到地上,便仆步把手中长剑一挥,他体内的血液正如云海般再次翻涌而起,一股强劲的内力融入了剑身,在剑身上形成了一个冰莹的“易”字,这正是易家血易符的标志。这字符随着长剑的挥出,“唰啦”一声,化为一片夹着碎冰的剑气覆在了周围的绿植上。

  第三层,符心映剑飞影狂——易青恒把剑柄一转,手腕灵活地转动起来,然后转着长剑快速旋身,最后那速度快得只能看见一片飞影狂傲地在空气中一刹而过。“轰”的一声,一片血色的剑气随着那片飞影忽然横扫而起,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炸起了一片绚烂的血花,但是那血花落地后便渐渐消失了。

  第四层,剑沉乾坤风雪乱——“咔嚓”一声,易青恒把长剑插进了一片乱石中,而后撑着剑柄屹立而起,然后又马上把长剑拔了出来,“噌——”的一声锐响,他已经跃到了半空中,而后双手握剑,纵身翻旋而下。一片呜呼的风雪声卷着剑气缠绕在他的身边,落地时,他顺势把长剑深深地扎进了泥地里,接着又是“轰轰”的几声巨响,一片风雪忽然拔地而起,犹如绚烂的烟花般在地面上绽放着。

  “嚓”的一声,他把长剑拔了起来,那片风雪烟花顿时消失不见了,他看着泛着寒光的剑身,不由得皱了皱眉——由于易家的族符被偷走了,其实他还没能把这套剑法的真正威力发挥出来。

  “青恒哥哥!”

  这时候,易云秋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斜坡上,正吃力地向他这边跑过来,他把长剑扔回了挂在树上的剑鞘里,然后飞身跃到了树上把剑鞘取了下来,再一个翻身就来到了易云秋身旁。

  “别跑!”易青恒紧张地扶住了易云秋,生怕他心脏又出了什么问题。

  易云秋笑了笑,说道:“青恒哥哥,卫岚哥还有纪枫大哥他们回来了。”

  易青恒点了点头,然后扶着他一起往山下走,他偷偷地瞄了眼易青恒冷峻的面容,似是不经意地说:“青恒哥哥,我刚刚在山脚下看到山上一片绚烂的剑影,青恒哥哥是不是已经把易家的独门武学学成了呢?”

  “嗯。”

  他在心里斟酌了一番字句,继续说:“青恒哥哥,这两年来,你的医术已经有所长进了,山庄的境况也日渐好转了,师伯的病情也算稳定,而如今你又把这武学学成了,我们何不到外面江湖去走一趟,一边行侠仗义,一边悬壶济世,把易家的医术发扬光大呢?”

  易青恒停下了脚步,看了他一眼,他赶紧有点心虚地垂下了眸子,易青恒默默地叹了口气,“回去再说吧。”

  他点了点头,然后和易青恒往山下走回去,俩人回到山庄时,纪枫夫夫正在书斋里等着他们,而且田敏也在。

  “唉,师母,青恒,还有云秋,对不起,我们还是没能查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纪枫抱歉地说到。

  田敏笑了笑说:“纪枫,卫岚,你们莫要如此认为,这两件事原是我们易家和云家的事,与你们二人本就不相干,这十多年来,你们夫夫二人不遗余力地帮我们追查这两件事,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能怪你们呢?这些年啊,真是辛苦你们了,如今既然卫岚有了身孕,你们就先留在山庄里歇一段时间吧。”

  “卫岚哥,你有身孕啦?!”易云秋惊喜地说到,然后跑过去好奇地看了看卫岚的腹部,卫岚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低头笑了笑。

  田敏看着易云秋笑了笑,“云秋怎么这么高兴呢?你是不是也快有了呢?”

  听到这话,易云秋顿时讪讪地笑了笑,然后偷偷地瞄了一眼易青恒,易青恒瞥了他一眼,他赶紧闪到卫岚身后乖乖地站着。

  易青恒赶紧转移了话题,对纪枫卫岚他们说:“母亲刚刚说得对,这十多年来,确实辛苦两位师兄了。这两年来,我从父亲的病症中也发现了一些端倪,我正打算和母亲还有两位师兄商量之后的事。”

  “青恒可是有什么新的计划?”纪枫问到。

  易青恒缓缓说道:“计划倒说不上,只是,这两年来,我发现,父亲的病症甚是怪异。例如,父亲吐的血在不同的时辰颜色是不一样的,当然,乍一看上去,不是黑就是红,似乎没什么区别,所以之前我们就都忽略了,但是我后来仔细查看了一番,就发现,寅时到辰时,血色是偏墨绿的黑色,巳时到未时则偏向紫黑,申时到戌时则偏向紫红,亥时到丑时则偏向浅红。再者,父亲一直无法使用内力,一运功,心脏就会绞痛,但亥时到丑时稍微好点,还有就是胃口不好,饮食以清淡为主。所以,我猜测,我父亲其实不是生病了,而是中蛊或者中毒了。”

  “中蛊?!中毒?!”纪枫惊讶道。

  “嗯,没错。”易青恒继续说到,“只是,我尚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蛊或者毒,说来,还是我见识浅薄了。我之前虽然也曾跟着舅舅在外闯荡,但那时候我和舅舅主要是在西北那边行走,之后,我又留在了弈龙帮跟随师父习武,因而见识也不算多。如今,我已经把易家的独门武学学成了,所以,我打算,再过段时日,待我研究出一份更可靠的方子,稳住了父亲的病情后,我就到外面去走一趟,看能不能追查到相关的药物资料以研制解药,一路上,再顺便追查族符与烈云刀的下落。”

  听到易青恒的这番话,易云秋的双眼顿时一亮,有点雀跃地抬起脸来看了易青恒一眼,而易青恒的视线也刚好落在了他身上,他赶紧又把头埋了起来。

  纪枫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田敏接着说:“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定下来吧,等到恒儿把新的药方研究出来了,就让恒儿到外面去,一边查找解药的事情,一边追查这两件事。卫岚和纪枫,你们俩赶路回来也累了,就先回去歇会吧。”

  纪枫和卫岚点了点头,便转身要离开书斋了,易云秋也跟着卫岚准备离开了,但是田敏却让他留了下来。最后,书斋里就只剩下他和田敏还有易青恒三人了。

  田敏看着他们,语重心长地说:“恒儿,云秋,本来这事啊,我是不想催你们的,但是啊,你们俩成亲也有三年了吧?你们和卫岚夫夫不一样,人家夫夫俩一年到头在外奔波,他们通常是分开行动的,聚少离多,再加上卫岚是哥儿体质,他过了三十岁才有了身孕也不奇怪。但是啊,你们俩这三年来可是几乎天天都呆在一起的,虽然说云秋也是哥儿,身子骨也弱了点,但是啊,我也看到了,云秋这两年的气色可比之前好多了……”

  说到这,田敏瞄了他们一眼,然后笑了笑,继续说,“你们也不用不好意思,反正都成亲了,这都是早晚的事,是吧?我就想问问你们,你们这是还不打算要小孩子还是怎样呢?唉,我和你父亲年纪也不小了,我们俩可都是盼望着能早日抱孙子呢。”

  “母亲,”易青恒悄悄地瞥了眼正低着头捏手指的易云秋,对田敏说,“云秋的身体虽说比之前稍有起色,但是,他如今还不适宜怀孕生子。不过母亲请放心,此事,我和云秋自有分寸,您不必担心。”

  “是吗?”田敏有点失落地说到,“那好吧,我也不催你们,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我得去看看你父亲了,你们要是累了也先歇会吧。”

  说完,田敏便先行离开了,书斋里顿时只剩下他们二人,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易青恒匆匆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去药房了。”说完便要走了。

  “青恒哥哥!”易云秋叫住了他,他停下了脚步,但是并没有转过身来,易云秋看着他的后背说到,“如果你想要孩子的话,我可以……”

  “我说过,”易青恒依然背对着他说到,“不会强迫你……”

  “那要是我自愿的呢?”说着,他向易青恒走了过去,然后从身后环住了易青恒的腰,把头靠在了易青恒的后背上。

  易青恒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抓住了他的双手,用力地把他的手掰开了,“莫要如此。”说完便马上离开了书斋,心情复杂地往药房走过去。

  在易青恒看来,他之所以会娶易云秋,是因为他觉得浅昔燃的生命在易云秋的身上延续下去了,他之前曾说过要娶浅昔燃的,他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在履行对浅昔燃的承诺。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想好好地守护浅昔燃的那颗心脏,让浅昔燃的生命好好地延续下去。除此之外,他并不打算要和易云秋圆房,因为他觉得这样做,不论是对浅昔燃还是对易云秋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只是,不知为何,他有时候还是会恍恍惚惚地看着易云秋的那颗红痣,然后把易云秋错认作浅昔燃……这样一来,他就更不允许自己去碰易云秋了。他觉得,如果他就这样碰了易云秋,那他又怎么对得起浅昔燃呢?所以他一直努力克制着自己,告诫自己,他的目的主要是守护易云秋体内那颗原本属于浅昔燃的心脏,除此之外,他不允许自己萌生任何其他的念头。

  易云秋愣愣地站在原地,扯了扯嘴角——他只是不想自己欠易家太多了而已,而且,既然自己需要利用易青恒去复仇,那总该做点什么去回报一下吧?

  不过,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易青恒还是没有要碰他的打算,他还能怎么办呢?他似是无所谓地笑了笑,只是不知为何,他内心的某个角落里,似乎有一股小小的失落感在徘徊着——他觉得,那应该是浅昔燃的那颗心脏又在作祟了吧?

  +++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秋末,易青恒终于研究出了一份新的药方,得以有效地稳住了易鑫年的病情。

  药方的事解决了之后,易青恒便准备离开山庄了,他让纪枫和卫岚夫夫继续留在山庄里,麻烦他们帮忙打理山庄的大小事务,然后他就带着易云秋,一起出发了。

  易云秋没想到易青恒真的愿意带着他一起出去行走江湖,心里可开心了。俩人这次也是同骑一匹马上路,但是不知为何,易青恒这次只是让他坐在了身后。

  此时,不知为何,易青恒让白褐放慢了速度,在山路上“嘀嗒嘀嗒”地慢慢走着——他不知道,易青恒当年就是在此地初遇浅昔燃的。

  “青恒哥哥,”他轻轻地把头趴在了易青恒的背上,小声地问到,“你为什么愿意带我一起出去啊?”他们出发的时候,田敏可是极力反对他一起同行的,但是易青恒居然很坚持要带着他一起出去,田敏无奈,只好随他们去了。

  他感觉到易青恒的身体再次僵了一下,不过声音依然平静地说:“因为之前答应过你。”其实,易青恒是希望自己可以时时刻刻都守护着浅昔燃的心脏,所以便把他带在了身边。

  他这才想起,易青恒确实说过,等易鑫年的病治好了,易青恒也学成了易家的独门武学了,而他的身体也好转了,就带他出去走走。

  不过,目前的情况是,易鑫年的病并没有痊愈。只是,易青恒知道了易鑫年是中毒或者中蛊了,所以需要出去查找导致病症出现的药物并研制解药。除此之外,其他条件似乎都符合了——这两年来,他在易青恒的指导下,体内的内力又涨了几分,虽然他的轻功和武功还是很烂,但是他的身体状况确实比之前好多了。

  他心想,不论是什么原因都好吧,最重要的是他终于有机会出来查找真相了。

  所以,他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趴在易青恒身上,然后又像之前那般开始贪恋着这份温暖。但是,他很快又想到,这也许又是浅昔燃的那颗心脏在作祟了吧?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又默默地松开了搂在易青恒腰上的双手,让自己赶紧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掐灭。

  这时候,易青恒踢了踢马腹,白褐快速地跑了起来,不知为何,他还是忍不住再次搂住了易青恒,贪婪地感受着这一份温暖。

  秋末白驹映夕阳,苍山平原风飞雁。此时此境,本该是夫夫二人携手走江湖的美好画面。只是,这时候的易云秋还不知道,这一趟出行,将会使他和易青恒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