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捧场
  •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试炼开始

  听到名字,单昀寒下意识地转移了目光,并不想让对方看出他心中的震惊和愤恨。不知是高兴还是紧张,单昀寒的身子竟开始发抖,左手不自觉地摸上了剑柄,像是准备着随时刺向风忆雪。

  是说怎么有如此熟悉的感觉,原来是他日思夜想的仇人。

  可这混蛋把自己变成少年模样不说,还一直围着他转悠,莫不是已经识破他的身份了?若早就看穿了他,为何还不动手灭口,现在还毫不顾忌地告知名字。

  莫非,这小崽子是看上自己现在的面容了?!好家伙,居然好这一口?放着貌美女子不要,独独喜欢平凡少年啊。

  既然如此,将计就计?

  于是单昀寒学着他人装出崇拜的样子,一脸痴笑对着风忆雪,“什么?是掌门的那个关门弟子?!那你可以做我师父吗?”

  呕。

  撒谎一向是他的死穴,更别提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差点鸡皮疙瘩掉一地。

  风忆雪眯着眼望着单昀寒许久,似乎怎么都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句话。

  噗。

  眼尾的上扬早已遮不住他内心泛起的涟漪,可背身过去干呕的单昀寒并未看见风忆雪脸上的喜悦,却只听见那人一句油腔滑调:“想当我徒弟?那可是要合生辰八字的!”

  我呸。

  糊弄谁呢?选弟子还是选媳妇啊?要个鬼的生辰八字!

  单昀寒实在是忍无可忍,刚想拔剑砍了此人,只见对方右手一抬,掌上泛着白光,光中有些许文字,似是接到了什么信息,匆忙一句便告别了单昀寒:“等下见,好徒儿。”

  ???

  突然想起来,自己的东西还没要回来呢!

  “老弟,可以啊,跟外门弟子混的这么熟”

  厉鬼的声音又在单昀寒身后响起,他本不想解释,可突然想起厉鬼之前对风忆雪这个名字的态度,便心生一计。

  “那不是普通的弟子,是风忆雪。”

  刚想与单昀寒嘻嘻哈哈的厉鬼,脸色一沉。果然,触碰到此人的逆鳞了。

  “殷寒,你可知我为何来修仙啊?”

  话正说着,厉鬼拉着他找了个离人群较远的石阶上坐着。一抬眼,远处苍茫雪山连片,孤寂清冷,似是透过轩辕派结界感染着单昀寒,让他终于静下心聆听着身边人的诉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兄长以前也是这第一大派的弟子,虽然是个小小的外门弟子,但也总是偷着给我来信,讲着里面发生的事。我小时候可憧憬了,住在那鸟不拉屎的荒漠中,就一直想什么时候长大了,来这跟兄长团聚呢。”

  单昀寒本想问问厉鬼的兄长姓甚名谁,可想起自己好像跟所谓的师兄弟没什么交情,居然都没有人给他的记忆留下过印象。更何况外门弟子众多,报上名字都不一定查的到此人。

  “你可知我兄长师承何人,现在何处吗?”

  厉鬼语气冰冷,与之前欢快的腔调截然相反。

  “与那风忆雪同门,却与他不同命。”

  这句话听起来平淡无奇,但厉鬼是咬牙切齿说出口的。

  单昀寒一头雾水,却知道此人说的是他没有当上关门弟子之前的事。

  每个弟子入派后,无论内门外门,都会有一个师父带着,厉鬼所说的同门,恐怕就是这个时期了。

  碰巧的是,他不记得了。可能是被那臭小子伤的,多年不减的恨意让他的记忆停留在十年前的那一天,日夜折磨着他的神识。

  可,真的是恨吗...

  刚才面对面的时候,哪有什么杀之而后快的恨意?甚至在风忆雪走的时候,还有点不爽……

  疯了。

  “失去兄长音信已数月有余,为了打听兄长下落,我用光了所有的钱财,可是这里的弟子告诉我,我兄长欺师灭祖,勾结魔族,已经被处刑了。”

  说完这句话,厉鬼像是被抽空了灵魂,傻笑起来,笑了一会后,看起来像是笑累了,便双手捂脸,身体微微颤抖,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但石阶上滴落的泪珠和一阵阵的抽泣声将此人的心情暴露无遗。

  毕竟二人认识才不久,对方就把最脆弱的一面都展现了出来,旁边的单昀寒恰巧走了神,只听了个大半,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干脆就伸出手拍拍厉鬼的后背,不言一语。

  双方沉默了一阵过后,刚才还在凝噎的哭泣男子两手一抹,擦掉了脸上的泪痕,却遮不住哭红的双眼。但是他又表现出一副自信阳光的样子,说着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

  “反正我信兄长无辜,等我修炼到关门弟子的水平,定要将此事调查个水落石出,还他清白!”

  拍着他肩头的单昀寒觉得此事过于蹊跷,但眼下还是想问:

  “那你如何得知十年前风忆雪勾结魔族的事?”

  厉鬼本以为结交的小兄弟想帮助他,却发现此人似乎在质疑他兄长说的话,难免有些不爽。

  “自然是兄长来信告知于我,虽然他们有规定,修仙之人要摈弃凡间事,不可再与家人亲友来往,可兄长的字迹我还不认识吗?我兄长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肯定就是风忆雪那叛徒杀人灭口!”

  厉鬼像是咬死了风忆雪就是害他哥的罪魁祸首一样,这也不奇怪,毕竟人家兄长信中偏偏就提了风忆雪这个名字。

  不对,既然轩辕派处处森严,怎么可能还会让本派的机密泄露出去,很明显就是有人故意让厉鬼知道此事的。

  是谁?

  目的又是什么……

  此时一记闷重的集合钟声响起,众人纷纷聚集到刚才那场闹剧的发生地,两个仙风道骨的挺拔男子立于在场弟子之前,静待不语。

  其中一位仙君身着华贵青衣,头戴玉冠,玉冠上系着的帛带垂落跟着青丝下垂,身姿绰绰。他微笑着扫视了一遍人群,温文儒雅,看似随和却有种说不出的高洁高贵,仿佛天生就与众不同。而他旁边的肃穆男子内里一身雪白,外披玄色大氅,并没有那种君子如玉的仙气,墨发高高竖起,不苟言笑,仿佛被他看一眼就能让那锋利的寒气直逼心间,折寿三年。

  “诸位久等了,出了这样的事,实属不该,我公孙旭先向诸位道歉。此时,若各位还有意向入我派,随后便可参加试炼了。我已加派了人手,定保证各位的安全。”

  公孙旭的声音过于温柔,如一枚定心丸,一下就消除了人们的不安,随之而来的是对他仰慕和信任,毕竟以后若有机会,他们也可以拜入这少掌门的名下,做他的弟子。

  而公孙旭身旁那名男子一直平视着远方,余光像是在找着什么,但突然眼眸一垂,望到他想要的人。

  那男子自知本不该展现情绪,却就是情不自禁。为了不破坏装出来的高冷形象,他干脆就走到一旁,不再正对人群站着,但眼睛离不开人群的某一处。

  众人一脸:????

  发现身旁之人不正常的公孙旭,赶紧给众人解释了下:“我师弟刚出关,不太适应人多的地方,望大家海涵啊。”

  一听说是少掌门的师弟,人群开始议论纷纷,怎么都安静不下来。毕竟这可是传说中凭着筑基修为成为掌门关门弟子的人,还是连破几层到了大乘期的宗师级人物,大家又纷纷把仰慕的目标转移到风忆雪身上。

  后知后觉的单昀寒在听到前面的人讨论风忆雪在此,气的牙痒痒。

  那臭小子又出来招摇撞骗了?

  “老弟你听见没,风忆雪啊!他在这?!”厉鬼显得十分兴奋,像是马上就能手刃仇人一样。

  单昀寒知道自己能克制捅人的心,却怕劝不住厉鬼,万一这人冲过去,那怕是命都没了:“冷静点,万一你兄长失踪真跟他有关,你可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想被灭口吗?”

  刚才还在兴奋跳脚的厉鬼像是满腔烈火被浇熄了一样,瞬间蔫了下来,只能跟着单昀寒往人群里面挤。

  可不一会,人们就散开了,大家开始为接下来的试炼做着最后的准备。刚才东躲西藏的两个人四处张望,确定此地没有危险人物后,长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没想到的是,让他们又恨又怕的“仇人”正御着通白灵剑,在空中望着二人。

  “这就是你选中的徒弟吗?”公孙旭在风忆雪身旁悬停着,朝着他所望的方向看去。

  “是啊。”

  他毫不避讳地说出自己就是想要这个徒弟,倒是让公孙旭有些好奇这人到底是谁。

  风忆雪一出关就提出要化身外门弟子潜伏进人群中,观察着每个人的品行举止,以此选出各方面优良的弟子。可眼下试炼还没开始,师弟怎么这么快就定好了人选?

  罢了,随他去吧。

  公孙旭是真的不想管理门派,他不是这块料,要不是几年前父亲重病,现在的他还在外面游历呢。幸好,有着一身本事的师弟出关了,他便想甩了这包袱,回到原本自在的生活去。

  “师弟,其他人也不差,你多看看,我先回去了。”

  毕竟这只是最基础的试炼,要不是出了事,他们也不会亲自下山查看,所以,这位十分忙碌的少掌门说完便离开了。而风忆雪点头一应,却不曾分一刻来目送自己的师兄,而是直直地望着下面等待考验的单昀寒,无奈地笑道: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下面的人群不再议论,而是安静地等待自己的名字被叫到。单昀寒也不再是第一个,看来重新打乱了名册顺序,再或者是随意排号。

  渐渐地,单昀寒旁边的人在减少,就连身旁的厉鬼也走了,最后他又成了孤身一人,竟有些不适应。其实这么多年的独处,自己更应该习惯寂静无声,而不是方才嘈杂的喧嚣。

  “殷寒?殷寒在不在啊?!”上面叫名字的弟子有些不耐烦,叫名字半天没人回应,若是再不应便当此人弃权处置了。

  “哎,叫你呢,你怎么不答啊?”有人轻弹了单昀寒低下的脑门,把这个不知道在神游何方的少年给招回了魂。

  那人力道并不大,单昀寒不觉着痛,但还是恶狠狠地瞪了过去。

  谁啊,敢弹他?

  呵,又来了?

  不知何时,风忆雪又变回了黄衣少年的样子,蹦哒着出现在单昀寒的面前。

  “叫你呢,就你一个人了。”

  单昀寒不愿与他纠缠,礼貌性地点头回应对方,便头也不回地向玄镜走去。

  但进去前,风忆雪的密音还是传入他耳中,像在叮嘱,又更像是在威胁:“小心点,好徒儿。”

  



章节审核记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捧场 目录